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重生之庶女不好惹莫冬雪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死人了
 
秘密?

众人都有些好奇,莫淮生道:“还请问张府尹问出了什么秘密?”

莫冬雪帮忙搬了把凳子过去,张守科拱手道谢然后坐下:“据那小太监招供他本是“昭华殿”内在端贵妃跟前侍奉的,后来端贵妃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失宠后他便和其他奴才一起被分配到“浣洗院”做些苦差事。”

听到“昭华殿”三个字宋睿神情似有些恍惚。

没想到事隔这么久还能听到那位端贵妃的名号,还真是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莫冬雪不知从哪里又抓了一把瓜子嗑的津津有味儿:这个倒是能理解,连主子都失宠了更别说她宫中的那些奴才们!虽然她并未在宫中居住但也知道那些出事的嫔妃一直是宫中大忌,若是谁稍有不慎提及也会“呸呸呸”上好半天以去晦气!而那些出事嫔妃宫中的奴才更会连带跟着遭殃,各宫娘娘最是忌讳这些不祥之人。所以这些奴才们大多数都会被打发到宫中最偏僻、差事最苦的地方。

“浣洗院”说白了就是洗衣服的地方,在那里的奴才做着宫中最烦累的工作却拿着最少的月响。此外还有专门的人看管着,稍有不慎便会招来一阵毒打。说他们是宫中最低贱的奴才也不为过。

莫冬雪想到这里就听到张守科继续道:“据那个小公公所说他之所以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跑出来全是为了要保住性命!因为他身边的好友接二连三莫名其妙的暴毙,而那些管事公公嬷嬷怕此事暴露出去会招来上头责罚,故意压着不报。他心里实在害怕的不行所以便趁着送菜马车出宫的时候偷悄悄跟了出来。”

“竟然还有这等事。”宋睿微微皱眉:“那小公公说的是真是假?会不会是他为了求可怜故意说的瞎话?”

“下官看着那小公公并不像说假话的样子,而且他还说他出来的前一天得知皇后娘娘宫中有两个奴才也是突然暴毙,死法和他那几位朋友一模一样…下官想着皇后娘娘宫中出事实在不太妙,若幕后真有什么阴谋皇后娘娘岂不是也会有危险…”

闻听此言宋楚烨和正舒舒服服窝在少将军怀中的小公主同时直起身子,珍月又惊又慌之下开口就喊:“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难道母后…”

莫淮生及时捂住小丫头的嘴。

莫冬雪见宋楚烨脸色挺不好看便伸手轻轻握住他的。

宋睿眼中也滑过担忧之色。他分别看了看坐在身侧的左膀右臂,三人眼神迅速交流一番,最后得出结论:“那个小公公现在在何处?还请张府尹即刻带我们去看看他。”

晌午时分,“圣女节”上的祈福活动进行正热闹的时候几辆马车停在松江城府衙大门口。

仅仅隔了半天的时间文都城一行人又跟着张守科来到衙门,用莫冬雪的话说他们和松江城衙门、和张守科是分外有缘。

张守科直接领着众人到了他住的后院儿,然后让两个衙役将之前偷东西的小公公带了进来。

如果这个小公公之前当真是在端贵妃的“昭华殿”当差定然见过宋睿,说不定连太子、王丞相以及莫大将军几人也都认识,为避免身份暴露宋楚烨让张守科带着两个衙役先退了出去。

院内只剩下文都城一行人和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瘦小身影。

莫向天对着自家儿子使了个眼色,莫淮生得到授意后上前几步沉声道:“地上所跪何人,自己报上名来。”

那人哆哆嗦嗦道:“奴才、奴才小文子。”

声音确实是小太监才会有的尖细,只听这声音便能判定这位确实是从宫中跑出来的。

“你且抬起头来。”

“奴才、奴才不敢…奴才也是走投无路才会去偷人钱袋,还请大人您高抬贵手放奴才一马吧!奴才来生做牛做马一定会好好报答您!”

看来此人还以为提审他的仍旧是张守科。

“我让你抬起头来回话,你若不肯那再继续审问下去也没有必要,直接关进大牢便是。”

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莫淮生是要边问话边查看这人的眼神和神情。

“不要不要,奴才听大人您的…”

那人急忙抬起头面向众人,那速度是真怕下一秒被扔进大牢。众人这才看清眼前跪着的小公公撑死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被抹的脏兮兮的脸上只能看清一双眼白哆哆嗦嗦地轻颤着。

看到审问他的并非方才那位大人小公公?明显愣怔了一下。

莫淮生仔细打量他一番,然后又道:“听说你之前是在昭华殿侍奉的奴才?”

小公公听他问这个身体又是一阵瑟缩:“奴才、奴才不…”

“从现在开始但凡你有一句假话直接关进大牢。”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奴才之前的确是“昭华殿”的宫人,端贵妃出事后被遣到“浣洗院”当差。”

因为莫淮生之前驻守边关甚少回城,而这个小公公又是在寻常人进不去的深宫内院当差,所以他并不知道现在问他话的人正是当朝那位赫赫有名的少将军。而宋睿几人刻意坐在后方并且全都穿着便装,再加上小公公此刻紧张无比,所以他愣是一个人都没认出来。

“听张府尹说你是从宫中偷跑出来的,抛开你当街偷人钱袋的罪过不说,你可知道作为奴才偷跑出宫可不仅仅只是你掉脑袋那么简单、就连你全家都要跟着问责!”少将军故意瞪眼吓唬人。

坐在后面的大将军伸出一根粗手指头戳戳一旁王丞相,大嘴快咧到了后脑勺:看看我儿,那眼珠子瞪的是不是很有老子的风范!

王丞相很是嫌弃的撇撇嘴,扭过头根本不搭理他那茬。

前方小公公哪里经得起少将军的瞪眼,当即吓的差点儿趴地上:“请大人饶命、若非情非得已奴才又岂会冒着生命危险跑出宫…和奴才在一起干活的那几个兄弟全都死于非命,若是再不跑下一个死的指定会是奴才!求求大人行行好饶奴才这一次吧!”

小公公又惊又怕之下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鼻涕眼泪眨眼间便流了一脸。

珍月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小鼻子:好膈应人啊…

莫淮生眼神一阵闪烁,沉声道:“饶你性命也不难,只要你将宫中发生的一切老老实实叙述一遍此事我便不会再追究,你表现好的话我会亲自让张府尹放了你。”

闻言小公公再次抬眼看向他,眼泪止住了,鼻涕也不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