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这位同学,我好想你 > 第183章 胃有点不舒服
 
  “是,我说我怎么追她都不搭理我呢!这几天我就拿我知道秋瑶的消息吊着她,她才和我说了这么一句,敢情是我兄弟把我情路给堵上的,唉……”李驰无奈的笑了笑,然后长叹了口气。

  “那你就换个人。”

  “你什么时候和她说的?”

  两个人同时开口,然后李驰和代勒对视,又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

  “你什么时候和她说的?”李驰问。

  “高三的事儿呢。”

  “高……高……高三……”李驰“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你可真是有先见之明!”

  “你都追了她大半年了吧,差不多得了,给自己积点德,别总嚯嚯好姑娘了。”代勒无所畏惧的盯着李驰看。

  “好姑娘我都是在认真的好好的谈的,我自始至终也没亏过谁。我什么时候像你说的,同时聊好几个了?我也就刚分手时候,空窗期里,那样打发打发时间,排解排解苦闷的情绪。我可不像你,我是主动往外走!”

  “……反正你就别打许言主意了。”代勒爱屋及乌,维护起了许言。

  “你不理解我。”李驰抬眼看向代勒,“我对待感情真的挺认真的,我认准了的人必须追到手。”

  “……哦……”代勒板着脸点点头,表示不想再理会他。

  “不行,我还得去找许言,秋瑶现在是我一个很好的谈判筹码。”李驰说着起了身,拿起桌子上的烟和手机,装进了一旁挂着的小背包里。

  “哎李驰。”代勒赶紧叫住了他。

  “怎么?还有事?”李驰拎着包看着代勒,一副有事就说,没事我就走了的样子。

  “你放弃吧,昨晚许言给我打电话了……”代勒点到为止,没有明说,李驰也立刻明白了,许言已经和秋瑶联系上了。

  “你可真是我好兄弟。”

  许言和董然约了秋瑶中午吃饭。

  两个人出发前气势汹汹的说要好好说说她,可见了面却只有关心。

  “你和代勒的事打算怎么办啊?”饭吃的差不多了,许言喝了口杯子里的饮料,吧嗒两下嘴,问着坐在她对面的秋瑶。

  “没什么打算啊,现在就只是合作关系,他不是要建庄园嘛,找到了我们公司,我负责,就是这样。”秋瑶夹了口菜塞进嘴里,低着头说到。

  “大学毕业之前,有次我们一起吃饭,代勒喝了点酒,就说他自上了大学开始,好像世界里就只剩下两个字。我们都以为他要说你,结果说的却是‘赚钱’。”董然放下了筷子,看着秋瑶说到。

  “啊,我记得那次。”那次聚会许言也去了,听董然提起这个事来,跟着附和到,“他说什么……他要经济独立,要话语权,要靠自己的能力撑起一片天。”

  “对对对,还吧啦吧啦的说了挺多呢。说实话,从你走了之后,代勒明显的就变了一个人,他说那一堆话时候,虽然没提你,但是我们都听明白了,他要这要那的,其实归根结底,就是想要在他父母面前说的算。”董然将话接了过来,继续说到。

  “……你们俩是不是被代勒派过来做说客的。”秋瑶笑了笑,试图结束话题。

  “可没有啊,真的没有,昨天我给代勒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回来了,他就把你电话号给我了,什么都没说。”许言回到。

  “我发誓,这么多年代勒就没跟我提起过你。”董然笑着边说边举起手来,做发誓状。

  “他倒是和我提过,就是那天聚会结束之后,我俩走在后面,他还问我是不是真的和你没有联系。”许言想起那天代勒落寞忧伤的表情,便不自觉替他俩着急起来。

  秋瑶坐在她俩对面,听着她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代勒这些年的事情,内心思绪万千,不禁从胃部泛出些酸水来,直至喉咙,有些焦灼着难受。

  “你怎么了?”许言见秋瑶皱起了眉头,关切的问到。

  “没事,胃有点不舒服。”秋瑶摇摇头。

  “刚吃这个菜吃的吧!都告诉你这个菜有点辣,你还非要吃!”许言指着饭桌上一道小炒肉劈头盖脸说了秋瑶一通。

  下午秋瑶还要继续上班,许言和董然便先离开了。

  秋瑶一到办公室,田一春告诉她与代勒的合同已经签完了,让秋瑶尽快出方案。

  第二天,秋瑶将方案又完善了一遍,便发给了代勒。

  晚上秋瑶到家后,胃部的不适感更加强烈,晚饭做好后就吃了两口,便忍不住跑去卫生间,连同中午吃的东西一起,吐了个精光。

  秋瑶放水洗了把脸,抬头看着镜子中脸色苍白的自己,觉得今天的胃部不适的感觉与以往不同,随即有一种莫名的念头闪过,瞬间脑袋空白一片,跑回屋里拿手机确认了下日期,发现她月经已经推迟三天了。

  然后换了鞋慌忙下了楼,到小区门口的药店买了两支验孕棒。

  到家后进入卫生间忐忑的测试,眼看着被尿液侵染过的地方出现了浅浅的两条红色杠。秋瑶不信,对着说明书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之后猛喝水,隔了一会儿又将另外一支验孕棒打开了,这才相信她怀孕了。

  秋瑶内心悲喜交加,百味杂陈,委屈又惊慌,最终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董然加了会儿班,下了班后便急匆匆下了楼,她今晚要和代勒李驰一起回北安,参加孔繁宇的婚礼。

  到楼下时,代勒和李驰已经等在那里了。

  “让两位高富帅等,简直我人生巅峰啊。”董然迟到了,为了避免被他俩说教,先开了个玩笑,将他俩夸了一番。

  “知道就好。”李驰坐在主驾驶位,戴着一副墨镜,单手把在方向盘上,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上了车的董然,说完后,启动了车踩了脚油门,上了路。

  代勒没说话,拿出手机点开了秋瑶的微信。

  董然上车之前,代勒和李驰就秋瑶的方案讨论了下,又有了些新的想法,此时点开她微信,将想法和她说了下。

  秋瑶:“知道了,我马上改。”

  代勒:“明天上班再改。”

  秋瑶盯着和代勒的聊天对话框看了会儿,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然后擦了擦眼泪,起身从卫生间里走了出去。

  做的晚饭没有一点食欲,又不能不吃,于是秋瑶进了厨房给自己熬了点小米粥。

  等粥熟的功夫,她便拿着笔记本电脑坐在了床上,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开始修改方案。

  然后手机“嘀嗒”一声响,代勒又发了一条信息。

  代勒:“我现在在回北安的路上,后天上午回。”

  秋瑶拿着手机盯着看,为代勒向她汇报自己的行踪这件事感到心底一暖。

  可随后代勒又发了一条。

  代勒:“方案后天下午给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