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悠仁,我开小号养你啊! > 第109章 番外《Doki心跳挑战!》
 
“又有任务了吗?”

扯着身上的定制高专校服, 虎杖悠仁不由得感叹一句‘完全不会脏诶’,他坐在教室的桌子上,扭头看着同窗:“昨天才祓除了一个咒灵, 咒术师的工作这么紧张吗?”

“哈?你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吗, ”钉崎野蔷薇梳理了下自己的头发, 随口解释一句, “进入夏季了,咒灵的产出速度更快,诅咒的等级也上涨了不少。”

伏黑惠点点头:“的确。”

“这么说, 难道完全没有假期吗……!”刚接触咒术师这个职业不久的虎杖悠仁震惊道,“暑假诶!那可是暑假!”

钉崎野蔷薇一拳头砸在他后脑勺,无语地撇嘴:“都说了很忙啊,你这个半吊子靠不靠谱啊!”

“啊——我还想去新开的电玩城去——噗咳!”

从天而降的游戏机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伏黑惠甚至能幻视到虎杖悠仁脑袋上颤颤悠悠飘起了【-100】的字体。

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被脑袋反弹跳起的手机,虎杖龇牙咧嘴的看着这玩意儿:“谁的游戏机啊?!”

“……”

他们现在不在户外, 是在学校的教室里面,以及头顶上是水泥封住的天花板。

“……既然有咒灵的存在了,那么鬼也不是不能存在吧?”虎杖吞了口口水, 灿灿一笑, 却发现两位朋友如临大敌般看着他手中的游戏机。

钉崎野蔷薇:“有很强烈的咒力气息。”

伏黑惠:“是咒具。”

但是这个咒具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两人面面相觑。

“嘛, 这种东西就交给老师来吧,”钉崎野蔷薇撑了个懒腰, 无聊的开口, “能进入高专内部,还无视地形砸在虎杖头上,怎么看都不是个普通的灵异事件。”

虎杖:“喂喂,钉崎你刚刚说的是灵异事件吧?绝对是吧?!”

“我已经给老师发了信息, ”伏黑惠顿了一下,“大概待会儿就过来了。”

说不定那家伙还在哪家甜品店吃下午茶呢。

被高层喊过去要他出差的五条悟:?

“总觉得有人在想我呢,”白毛教师嘴一咧,翻开了手机信息,“啊咧?”

“特级咒具?真假的?还是天降系。”

他想了下,愉快的决定去看看,抛下了瞪大眼睛大声嚷嚷的高层,利用术式的便利瞬间来到了高专的教室里。

刚到时,就看见虎杖那孩子正撅着屁股埋头研究着什么。

“哟~悠仁!”

虎杖悠仁瞬间回头:“五条老师!”

“乖狗……乖孩子乖孩子~”

钉崎野蔷薇手中的锤子上下抛动着,闻言歪头看了一眼伏黑惠,吐槽道:“这家伙绝对是想说乖狗狗吧。”

伏黑惠眼神漂移:“……”

“小惠说的特级咒具在哪里呢?”五条悟凑了过去,一眼就看见了被摆在桌面上的游戏机。

他唇角的笑容微微凝结。

‘这可真是不得了啊……’

六眼视角内的游戏机,不,被浓厚的咒力缠绕住的游戏机已经不能称之为普通的电子产品了。不仅如此,五条悟甚至能感受到这东西上面有着一种强烈的情感,这种情感孕育出了一种微弱的生命律动。

在机械死物上孕育出的咒胎?

“小惠,”他突然开口问道,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看着桌上的游戏机,“你们打开过了吗?”

伏黑惠眼睛一眯,严肃起来:“是突然从天而降打到了虎杖的脑袋,我们还没打开过。”

“诶,你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就算打开了,老师也能理解哦~”五条悟笑眯眯地说着这种不着调的话,一手却快速发出攻击力极强的咒力!

看不见的咒力顺遂着主人的心意,试图将那个游戏机扭曲消灭。然而,咒力在触碰到它的一瞬间就被吞噬得干干净净,连残秽都没有留存下来。

“……”

五条悟收回手,对着目瞪口呆的虎杖悠仁面露严肃:“悠仁,完蛋了。”

“诶?!”这是虎杖悠仁。

“不过还没完全完蛋啦~”白毛教师笑嘻嘻地补上下一句。

“这东西很危险,除了能吞噬咒力加速成长以外,体内还孕育了咒胎。”他摸着下巴,用着毫不在意的语气说话,“老师我也是第一次见呢。”

钉崎野蔷薇:“?为什么这么危险的东西能这么平淡的说出来啊我说!”

比起钉崎和虎杖,显然伏黑惠更了解他常年的监护人:“五条老师有办法对吧?”

“(o゜▽゜)o☆bingo!!”

三人:“……”

我说颜文字你是怎么能用口语表达出来的啊?!所以该说不愧是五条老师吗?!

“毕竟我是最强嘛,”五条悟重新戴好圆框墨镜,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各方面的。”

他随手拿起这个游戏机,交代道:“老师我被烂橘子们打发去了国外出差,我亲爱的学生们在这段时间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哦~”

钉崎野蔷薇:“那么就是说,有时间出去……”她眼睛发亮。

“可以哦~”

“好耶!商业街我来了!!”

游戏机。

一个被灌注了大量情感的电子玩具。

五条悟在东京的商业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动着,手上的游戏机被随意地抛动着。

墨镜后的六眼自然而然地汲取着从这东西上飘散出来的信息。

很杂很多,但又只有片面的信息,不打开的话根本不清楚前因后果。

人行横道上的红灯亮了起来,五条悟随之停住了脚步。

他个子很高,在日本人均170的身高里,190简直是鹤立鸡群了。

加上他的颜值在线,即便是带着墨镜也没人能抵挡住他的美颜直击,反倒不如说是戴上墨镜的他有一种难言的魅力,就好像是慵懒系的纯欲美人。

不过这家伙有自知之明,超清楚自己的帅气,不仅如此,还懂得在什么时候进行极致炫耀。

有人靠过来了。

大概又是来合照或者要电话的吧。

五条老师超级自信的想着待会摆个怎样帅气的pose。

“啊,您好,”胆怯的男声从身侧响起,一个背着黑色大背包的男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手中的游戏机,“请问,您的游戏机能卖给我吗?”

五条悟笑容一僵:“……嗯?”

“就是就是那个《dokidoki心跳挑战》的游戏!”男生说着声音便大了起来,甚至称得上是狂热地看着他手中的游戏机,“我看见了上面的印刷了,是《心跳挑战》的专属游戏机!!!”

“请务必卖给我,拜托了!!”

《心跳挑战》……?

“因为看您也不是很在意这个游戏机,但是我是真的很需要它,所以恳请您能忍痛割爱,卖给我吧!”男生激动地大喊,试图上手抓住五条悟的胳膊,“我会出一个您满意的价格!”

五条悟快速避开,扯出一个假笑:“不卖。”

“诶?!可是——”

“我是老玩家哦,怎么可能卖给你。”满嘴跑火车的五条老师大大咧咧地把游戏机拿高了点,看着男生贪婪的目光,眼神微凝。

贪婪、渴求、嫉妒……看来发明这个东西的人很了解人类的诅咒的力量啊。

是诅咒师吗?

绿灯亮起,五条悟迈开大长腿随着人群通过了人行横道。而那个男生,则被不知有意无意的人群阻拦在五条悟身后,逐渐看不见身影。

游戏机是很简洁的包装,蓝红两侧的操作台,以及中间纯黑色的液晶屏幕。如果他看不见咒力的话,应该也会认为这东西只是简单的游戏机吧。

逆行的人群从五条悟身侧擦肩而过。

今天的天气很好,刺眼的日光有一半隐没在薄薄的云层中,透下来模糊的柔光。

“……”

随手按下开机键,五条悟眨了眨眼。

反正我是最强的嘛~

他哼着不知道歌词的小曲,顺着商业街道向前走去,隐约可以嗅到的甜腻的气息让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新开的甜点店吗?去尝尝。’

满心想着好吃的甜点,五条悟自然没发现被他随手拿着的游戏机屏幕微光一闪,写着《dokidoki心跳挑战·异界限定版》的字样一闪而过。

“嗯?”

他突然看向手中的游戏机,依旧是黑色的屏幕,即便是按了开机键也依旧没有亮起来,就好像是坏掉一样。

但五条悟不会认为它坏掉了,刚刚从它身上可是发出了很可怕的咒力气息呢~

被拎到最强咒术师的面前,游戏机依旧坚强的装死机。

“听说拍一拍会修好哦?”五条悟笑眯眯地威胁起了这个可能有意识的暂未成形的咒胎。

游戏机:“……”

可能是他停在店外太久了,点心店里一个人推门而出,身上携带着暖呼呼又香甜的蛋糕香气的人开口道:“来了?”

五条悟:“嗯?”

来人的语气太过于熟稔,但五条悟确信自己是第一次来到这家店,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他微微瞪大了眼睛——

站在他面前的是点心店的员工吧,身上是淡淡橡子色的员工服,还绣了两个黄兜帽和方纸盒的小玩偶图案。

是一位女生,奶白色的披肩卷发让她看起来软乎乎的,像一只纯洁的绵羊。黑蓝色的眼眸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更像是混血儿,她的眼尾上挑让她看起来更为温柔。不过对比起脸上的表情,简直是极致的反差。

女生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不由分说地将怀里的包装好的蛋糕塞到了五条悟的手中。

五条悟:?

虽说他的魅力很大啦,但是一见面就送他蛋糕……果然很合理,因为他超帅啊!

五条猫猫暗自点头。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在意这个女生头顶上的东西啊。

【犬冢玲好感度:89】

这个像是攻略游戏的标注是什么东西?

女生过高的好感度在五条悟看来不算什么,毕竟人人都喜欢五条悟不是吗~?

“我们见过吗?”心情极好的他开口问道,“虽然小姐你长得很可爱啦,但是我更喜欢甜点哦~”

女生:“……?”

第一次玩攻略向游戏的五条悟看见了游戏界的宛如bug一般的令众多玩家的心碎现场。

【犬冢玲好感度:-10】

【犬冢玲好感度:-10】

【犬冢玲好感度:-10】

……

【犬冢玲好感度:9】

五条悟:“……?”

虽然他知道拒绝表白会让人心碎,但好感度没必要这么掉吧?!

这家伙原来这么脆弱吗?!

五条猫猫陷入了震惊。

“保险起见,我先问一句,”女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后缓缓吐出,她问道,“你是五条悟吗?”

“当然啦~”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叫五条悟的人?

开玩笑,他可是独一无二的!

五条猫猫不留痕迹地一挺胸。

【犬冢玲好感度:+1】

“那你还记得,今天要教师聚会吗?”

五条悟:??

“我记得东京高专的老师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没必要聚会吧?”

犬冢玲:“……”

【犬冢玲好感度:-1】

五条悟也:“……”

这东西是坏了吧,我刚刚那句话完全没有问题吧!

他又把游戏机滴溜在自己的眼前,很明显不论是对面的女生还是她头顶的好感度都是这家伙弄出来的。

犬冢玲也叹了口气。

‘大概是哪种新出来的奇异力量的恶作剧吧。’她很无奈地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寻找通讯录里面的夏油杰。

为什么不找悟?因为这两个家伙,明显还是杰更靠谱吧。

她十分熟练地翻到了通讯录里被标注的【黑色大猫猫】,拨打了过去。

在电话里接线的时候,她也不忘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五条悟’。

怎么说呢,和自己的好友悟是一模一样啦,所以一开始没分辨出来。但除开样貌,这家伙看起来更……怎么说呢?更疯一点?

就好像好久没休息好的大猫一样,只要稍微碰他一下就能全身炸毛来一套组合猫猫拳,打得贼痛的那种。

至少悟的身上没有这种感觉。

在她走神的时候,电话被接响了。

“喂,杰?”

五条悟耳朵一动。

熟悉的男声从电话另一头传了过来:“玲?”

“哟~玲酱!”

被特级咒灵占据的少年院内,穿着高专学生时期服装的五条悟一脸兴奋,脚底下被踩住脸动弹不得的咒灵发出断断续续的哀嚎。

“重返少年时期诶!”他抬起手臂,看着身上的熟悉的校服,忍不住咧嘴一笑,“就连杰也穿上了!”

dk夏油杰无奈抚额:“悟,你只是穿上了高一时候的衣服,不是智商也回到了高一。”

电话那头的犬冢玲面无表情:“所以说是什么情况,我这里还有一个五条悟。”

夏油杰一顿,想到十几分钟前的事情,语气有些咬牙切齿:“我们现在在西东京市的……”

在哪来着?直接降落在这个地方,还搞不清楚在哪个具体位置。

“阿喏,”站在对面,和他们穿着类似的高专校服的虎杖悠仁举手,大声道,“是英集少年院!”

夏油杰看了他一眼:“嗯,虎杖同学说是英集少年院。”

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我带你过去吧~玲酱,是吗~?”

这边原本踩着咒灵的悟脚下一用力,硬生生踩碎了特级假想咒灵的脑袋。他收回了腿,凑了过去,阴恻恻地开口:“玲酱~?”

“哟~是另一个我吗?”五条悟笑嘻嘻地凑到犬冢玲手上的手机,假意暧昧地说话,“我和玲酱马上就过来了哦~不要着急~”

犬冢玲:“……”

这是什么大白猫猫放话现场??

平行世界?还是说胡扯出来的假货?

五条悟难得没有瞬间瞬移过去,带着从里到外都透露着奇怪气息的女生慢慢朝着目的地移动过去。

听声音应该是过去的自己还有杰……那这个女生呢?平行世界还多了一个女生的存在?

“有事吗?”

犬冢玲侧头问道。

目光太明显,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有哦,”五条悟大大方方的承认,一副八卦的样子,“你叫犬冢玲对吧?你和那边的我是什么关系?”

情侣吗?喊得很亲密的样子,还有太过于熟练包容的态度。

虽然自己魅力的确很大啦。

犬冢玲有些讶异:“你知道我的名字?”

“关系嘛……”她有些犹豫,斟酌片刻后谨慎回答了一句,“普通朋友而已。”

普通朋友?

五条悟没想到这个答案,但还没等他说什么,不远处就传来了和他一模一样的声音。

“这么说也太伤我心了吧玲酱!!”

dk装扮的另一个自己欢快地冲了过来,甚至试图扑倒身旁的女生——直到犬冢玲熟练地用一套擒拿术按住了他不安分的爪子。

紧随其后的是自己有些狼狈的学生们,和dk装扮的挚友。

dk杰无奈地摇头叹气。

“我们可不是普通朋友!”悟大声嚷嚷,和五条悟一模一样的脸上是只有彼此明白的认真,“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敌意?

五条悟眨眨眼,然后愉快地邀住对方的脖颈:“别见外嘛~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啦~”

“我还记得你上次叫我26岁老阿姨呢。”奶白色卷发的女生冷静指出。

悟:“……啊哈哈,是杰说的。”

杰:“??悟??”

你是狗吧?

夏油杰震惊地望着他,再一次认识到了挚友间浓厚的互坑情谊。

犬冢玲微笑。

“好啦好啦,”五条悟笑眯眯地打断这一幕,提议道,“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吧?我想你们不会喜欢回高专的对吗?”

他没想到来自异世界的三人面色古怪了一瞬间。

“啊,”犬冢玲举手,“我知道一家安静的小店。”

这家小店还是犬冢玲在打工时期自发找到的,店主养了些花,自己会一些小型甜点和手作咖啡,按理说很受文艺青年的欢迎,但地址是在是太过于偏僻,就算在东京这个繁盛的地方也无法挽救它的人流量。

“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小店呢。”

犬冢玲说着,抬手推开了玻璃门,门上的风铃轻轻作响。

跟在身后的几人鱼贯而入。

“您好,请来一杯冰咖啡,和六杯香草奶昔。”

夏油杰:“悟就算了,怎么我也是?”

“吃糖心情好啦。”犬冢玲笑着回应了一句,“我们去二楼吧。”

二楼虽然有点小,但胜在温馨,有种午后阳光,清清爽爽的氛围。

五条悟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发出舒服的喟叹声。

“……”犬冢玲注视着他,又看了一眼和夏油杰平分双人沙发的悟,“怎么看都还是一只猫呢。”

被揪着刘海大肆嘲笑的夏油杰面无表情:“鸡掰猫吗?”

“悟,你再动我的刘海,我就把你的头发给剃光。”

悟:“!你好狠的心!”

说是这么说着,他依旧笑嘻嘻地逗弄着那措刘海。

夏油杰忍了又忍,突然对着犬冢玲说道:“玲。”

犬冢玲心领神会,把视线移开:“不听不看不说,你继续。”

不出一秒,那边传来了拳拳到肉的互殴声。

还伴随着“这个杰就是逊啦!”“有本事放开无下限!”等小学鸡吵架的声音。

五条悟瘫在沙发上,侧头看着沙发另一端的女生。

侧窗的阳光从朦胧的玻璃外透射进来,女生原本面无表情的侧颜稍许柔和,嘴角也牵起若有若无的笑意。她注视着过去的五条悟和夏油杰,就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一样,是那样的平和和愉快。

五条悟一时间看入了神。

“别看了,”看起来很软绵绵的女生说的话却很干脆利落,“我今年可有37岁。”

在隔壁小圆桌上偷听的三人:“!”

特别是钉崎野蔷薇,这个女孩子瞳孔地震地看着那位看起来就很甜美的女生:“37?!不是17吗?!”

五条悟也:“……?”

等等,不是说是26岁吗??

“我死的时候大概是26岁,后来复活已经过了十一年,所以现在是37岁。”她淡淡地说着这种惊世骇俗的话,眼睛都没眨一下。

“死?”五条悟眨眼,“看来平行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犬冢玲摸摸自己的蓬松柔软的卷发,有些苦恼:“我到不觉得像是平行世界,两个世界的差别太大了。”

“比如说东京高专和京都高专的老师学生都迁入了新的国际奇异力量学校,而这边的悟还在东京辛辛苦苦做社畜。”

五条悟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指了指自己:“社畜?”

“看起来你就没有休息好。”犬冢玲点头。

“对啊对啊,我超级惨的!”猫猫互殴的悟闻言,见缝插针地凑过来大声哔哔自己是多么多么惨,“理子妹妹也就算了,玲酱你也不心疼我!我不是你最爱的猫猫了吗!”

夏油杰肉痛地看着自己掌心的黑发,陷入了恐怖的沉默。

“那些年天天被高层奴役,都没有人来帮我,硝子自己黑眼圈重得都被当成华国国宝保护起来了,就没一个人心疼可怜的五条大人!”悟眨巴着他那双漂亮的,眼泪汪汪的六眼,惨兮兮地用衣袖擦着不存在的鳄鱼泪。

五条悟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

“悟,”夏油杰阴森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微笑着薅住了五条猫猫的脑袋,“给我对刘海道歉啊!!”

“刘海怪过几天就长出来了——不要薅老子的头发!!”装惨没几秒,他就破功了。

夏油杰愤怒大喊:“刘海是本体啊你个鸡掰猫!!”

犬冢玲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夏油杰和五条悟加起来年纪不超过三岁。”她缓慢又坚定地说道,“我打赌。”

她又说道:“别看他们穿着高一时候的衣服,其实两个家伙都二十七八了。”

五条悟猛地看向还在愤怒薅猫毛的杰。

……难道这个杰,没有叛变吗?

“不过说起来为什么会到这里,我也不大清楚——杰,你知道吗?”她突然高声问道。

夏油杰手一重,硬生生薅掉悟的几根白毛。

“啊,知道,”他阴恻恻的笑道,“这该问我们伟大的五条老师了。”

“你 说 是 吗,悟?”

作者有话要说:  玲的这篇没想到这么多……还是分成两部分吧。

感谢在2021-09-11 23:12:10~2021-09-13 21:23: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阮邪柒、街上最靓的仔、_(:)」∠)_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