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华亭赋 > 第199章
 
    上一次见他是在粮仓,她要救司马羡,他要杀司马羡,若不是她的阻止,他或许己经得逞了,她明白司马羡是他的仇人,有着血海深仇,但是,司马羡不仅是她的亲人,也是她的恩人,虽然,她对司马羡某些做法不赞同,却不能见死不救。

  王元昱劫她来此,静姝想,或许他要报复她,毕竟如今这个局面,与她脱不了干系,甚至可以说,她算得上帮凶,于建康,她是有罪的,于王家一些无关的人,她是有罪的,但王家对她司马家又何尝不是,恩恩怨怨,纠葛纷争,谁对谁错,其实早己分不清了。

  思绪之际,王元昱己经走进了屋子,他似乎很疲惫,脱下外套后,径直靠在窗下一张软榻上,“茶。”他唤了一声,却没有动静,不是下人们不听使唤,而是这个若大的府邸,己经没人供他使唤。

  他一愣,神色有些没落,沉默不语,静姝转身出了屋,片刻,端来一壶热茶,递到了他的面前。

  他自嘲一笑,“想不到,我也有今日。”

  静姝道,“不就是自己煮壶茶吗?”至于这么感概吗?

  王元昱抬起头来,“你是在安慰我?”

  静姝端正坐在几案旁。“没有。”

  王元昱看她片刻,“我以为你会离开。”

  静姝道,“没有大将军的允许,不敢。”言语又带着几分讽刺。

  王元昱笑了笑,“我己不是什么大将军了,司马羡降了我的职,如今我是武昌郡守。”

  静姝迎上他的目光,府里几日,她并不知外面情况,“还有呢?”

  王元昱缓缓喝了口茶,将外面的情况简单说了,静姝嗯了一声,便不作言语,能说什么呢?这场内乱,皇室以自伤八百,灭敌一千的手段,以牺牲一个建康,换取打压士族的结果,算是取得了胜利吗?而这场内乱中的累累白骨又是那么触目惊心。谁又会介意那些无辜的人,死了便死了。这场毫无意义的内乱,让人性的万恶演绎得淋漓尽致。谁都可以打着正义的名义,来为自己的自私掩盖。可怜的还是那些无辜之人。

  静姝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怜惜,她的心也是麻木了。

  “你以为司马羡赢了吗?”王元昱问。

  静姝摇了摇头,这一场权利之争没人赢。

  王元昱轻轻一笑,“没有了王家,还有虞家,张家,李家,赵家,天下士族何其多,除非司马氏不再依靠士族,否则,永远摆脱不了,但不依靠士族,他又能坐稳皇位吗?你看,这是不是很矛盾?”

  静姝轻叹一声。

  王元昱闭上双眼,不再与她说话,屋内一时寂静下来,二人各自想着心事,又像什么都没有想,呆呆愣愣的,大脑放空着,静姝看向窗外,窗外春风明媚,正好有一株杜鹃落入眼中,艳红异常。

  “陆微呢?”她突然想起了她来。

  王元昱没有睁眼,“休了。”

  静姝眼睛瞪得大大的。

  “与葛慕之私奔了。”王元昱说完自个儿笑了起来,他这才睁开双眼看向静姝,见她呆愣的表情,觉得有趣,“以后我的后院没有主母,你就为大了。”

  静姝没有理会王元昱的调侃,实难想像他能这般轻易放过陆微,“你不怪她?为什么?”

  王元昱看了看她,朝她招招手,“过来,我告诉你。”

  静姝犹豫片刻,起身走到他的面前,“陆微她......”话还没有问完,被王元昱突击抓住胳膊,静姝一惊反手一个擒拿,王元昱似乎料到她有此一举,提前扣住她手碗穴位,静姝只觉双臂发麻,再无力气,王元昱再用力将她双手束于身后,拉到了榻上。

  “陪我睡一会儿就告诉你。”

  静姝又惊又怒,“无耻。”

  “又不是第一次,羞什么?”

  静姝压在王元昱身上,二人身子贴着身子,脸对脸,眼对眼,春季衣衫己经变薄,静姝又从不喜欢佩带首饰,光滑的脖子,肌肤吹弹可破,从王元昱的角度看去,可隐约见胸口的起伏,原本只是戏弄戏弄她,到头来,却惹出一身火。

  “别动。”他的声音变得沙哑。引静姝一怔,她并非不经情事的小姑娘,一瞬间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儿啊,儿啊......”

  外面响起的凄凉呼唤声,将屋内隐隐升起的暧昧与尴尬打破,王元昱手一松,静姝立即跳离他的范围,王元昱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谁在外面?”

  “张氏。”静姝回答道。

  王元昱张了张嘴,终是将骂人的话咽了回去,气氛一下子又变得严肃起来,张氏还在外面呼喊她还未来得及降生的孩子,据说己经三个多月了,因王元含与曹夫人的死,张氏受到惊讶,至滑了胎,从此张氏便疯了,如此大的打压任谁又承受得住呢?

  静姝深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衣衫,再次端正的坐了下来,“幼帝的死乃宋袆所为。”

  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说了出来,很平淡,很冷静,她没有顾及吗?当然不是,她也考虑了好几日,她知道王元昱因这事一直被诟病,被攻击,她不是为了王元昱,只是在阵述一件事实,而这件事实,终是瞒不住的。

  “你说什么?”王元昱嗖的从榻上坐起,惊讶的看着静姝。

  静姝将南康在秘室里指证宋袆的事说了,“她不像说谎。”又道,“而宋袆的确有这样的动机。”

  王元昱眨眨眼,“什么动机?”他似乎还有些恍神,静姝觉得好笑,讽刺道,“也许是因为司马晔继承了帝位,她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不再受你王家郎君的冷眼,也许是单纯的想助王家郎君一臂之力。”宋袆为他做到如此,却得到一个“为什么”的答案,静姝不由得暗叹一声,痴情女负心郎莫不如此。

  王元昱不理会静姝的讽刺,气得将手边的茶杯狠狠的拂到地上,骂了一句,“蠢货,谁让她这么干的?”

  静姝听言,也不知怎的,那火气一串串的往上拱,最后狠狠的挖了他一眼,“谁?难道不是王家郎君欠下的情债吗?”

  王元昱听了这话,更恼,“自以为是的人。”他站起身来,左右踱了两步,“此事不能声张......”

  什么?静姝惊鄂。

  “郎君,纪太后来了。”外面有张萧的声音传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