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陈卓陆灵雪 > 第920章 好喜欢
 
刘光达示意陈卓坐下,“高精尖的东西自然是没有弄到,否则早就给他拉去打靶了,”他说着就开始发烟,看严为民和那位大佬的接烟的样子,也都是老烟民了。

陈卓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严市长,你抽烟?”

严为民颇为舒爽地抽了一口,“不许告诉你李奶奶,这是咱们爷们儿的秘密。”

“不对吧,”陈卓哪里那么好糊弄,“这是你的秘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是实话实说的好孩子。”

严为民尴尬地咳嗽一下,“来来来,先说正事,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怎么能在这么严肃的场合讨论。”

那位大佬眯着眼睛笑道:“老严啊,听起来在家是一根都不能抽啊。”

“放屁!老子想什么时候抽就什么时候抽!”严为民霸气回应。

陈卓敏感地觉察出气氛的融洽,一般敢这样互相开玩笑的,关系绝对不一般,这位大佬跟严为民不是老战友就是老同学,要么就是世代交好的两个家族。

刘光达明显跟这两位还有很大的差距,苦笑着道:“两位老领导,咱们还是先进正题吧。”

大佬不紧不慢地抽着烟,“你就说嘛,不是你们两个叫我们两个老家伙来的吗,我们旁听就是喽。”

刘光达一琢磨,好像是这么个道理,立刻转向陈卓,“你电话里说得这么邪乎,我可是把我老领导请来了,你不弄出点儿大动静来,我可没法交代。”

“说得好像我没有请来大领导一样,严爷爷不是我请来的吗?”陈卓撇着大嘴道,这声“严爷爷”也是叫得恰到好处。

“行行行,耍嘴皮子,你是天下第一,我服气,好吧?”刘光达是知道陈卓厉害的,“你有什么情况尽管说,如果真像你所说,孙笑川的事情关乎国运,这两位足以把你的话带到更重要的场合去讨论。”

陈卓知道,刘光达这是在用话点拨他,“好,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

等这房间里的四个人打开门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那位大佬和严为民明显心情很好,刘光达却时不时地看眼陈卓,满眼的佩服和震惊,陈卓一副无欲无求的高人模样。

装逼,真爽!

跟那位大佬和严为民分开后,刘光达亲自带陈卓去见孙笑川,这时陈卓才知道,原来孙笑川也被带到了这个基地来。

孙笑川呆的地方可就没有之前的房间那么宽敞了,完全就是个逼仄的小监禁室,但孙笑川并没有被限制行动,准确地说他除了出这个房间,做什么都可以。

陈卓进入房间的时候,孙笑川正坐在不锈钢板凳上看书,陈卓过去抢过书,“卧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么励志吗?”

孙笑川似乎对陈卓的到来毫不意外,“决定怎么处置我了?”

“恭喜你,马思源先生,你不再是孤魂野鬼,你有祖国和人民做你的后盾了,”陈卓放下书,说道。

“你还是叫我孙笑川吧,马思源这个名字就算我要用,也得等我老爹走了以后,不然对他来说太过危险,”孙笑川道。

“一下子这么父慈子孝,搞得我还有点儿不适应,”陈卓调侃道。

孙笑川把书拿在手中,一遍一遍地刷着书页,“是不是得告诉我,需要我做什么,我虽然答应了你,但我总得有评估风险的权利吧?”

“去倭国!”

没有人知道陈卓跟孙笑川说了什么,就跟没有人知道陈卓跟严为民他们说了什么一样,甚至不会有人知道世上还有这样一处隐藏在深山里的基地,更不会有人知道这两段谈话,至少把华夏的国运提速了十年。

陈卓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茶时间,他索性就约了严曦月见面,对于这个有些迟到的见面,陈卓还是很谨慎的,所以就约在了首都博物馆。

严曦月倒是很坦然,只要能跟陈卓见面,她不介意在哪里,以至于她无时无刻都是目光温柔,面带微笑,让陈卓很无奈。

在博物馆中流连了半小时,略显尴尬的气氛才慢慢趋于正常。

站在一块谥册碑文前,严曦月道:“你是不是怕我赖上你呀?”

“不至于,但确实有点儿担忧,”这就是说话的艺术了,承认了又没有完全承认,非常鸡贼。

严曦月可是资深法学从业者,被陈卓这话气的有了点儿小情绪,“你的心眼儿都长歪了!”

“还好吧,自保嘛,不寒碜,”陈卓大言不惭地说道。

严曦月又问道:“等我过了法考,你说我是自己开律所还是加入别的律所?”

陈卓道:“找一个背景身后的律所加入,打造一个双赢的局面。”

“详细说说,”严曦月看起来非常看重陈卓的意见。

陈卓道:“如果你自己开律所,那一定是树大招风,不管你自己怎么想,都会被人冠以严家的门头,那会让你非常难受,同时也让有心人多了一个攻击你爷爷的突破口,弊大于利。找一个有背景大律所就不一样了,人家本身是有实力的,你的到来是锦上添花,又不用担心被有心人利用,大家开开心心地就把事儿办了。”

严曦月道:“我要说你这个建议跟刘大哥如出一辙,你会不会高兴一下?”

“刘长野?”

“嗯,我也请教过他这个问题,跟你说的基本一致,”刘长野给严为民做了快十年的大秘,早就在脑门上刻上了严家嫡系的字样,跟严家人的关系也都处得非常好,特别是严曦月这个长公主,特别信任他,几乎成了异性兄妹,这种重大的事情,严曦月请教一下刘长野,再正常不过。

陈卓好奇地问道:“这种事情不是应该第一时间请教老爷子吗?”

严曦月有些无奈,又无限温暖地说道:“我是第一时间问了爷爷的,可他只是说,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他都支持,咱家不搞小动作,自然也不怕任何人的小动作。”

“这就是家大业大的好处啊,随口一句话都这么霸道,”陈卓无限赞叹着道:“我好喜欢!”

p+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