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二章 蜜儿
 
  威尔森警官半躺在办公椅上,一个比威尔森多颗星的警官进来,威尔森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肚子差点把桌子给顶翻,于是威尔森又急忙用力按住桌子,防止它掀翻在地从而跑出房间。

  “哦,杰森警长,那小子刚走。”威尔森刚稳住桌子从椅子上站起来。

  “怎么样?”杰森随手将帽子摘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那小子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让他回去想想,过几天让罗恩那小子去问问他,看看能记起来什么不。”威尔森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椅子发出一声呻吟。

  “那个,塞西亚,给我来两杯咖啡。”威尔森大声对着外面喊。

  外面传来一个女声,“知道了,以后自己冲,多运动吧,你快成猪了。”

  杰森听完威尔森的话沉吟了一下,又听威尔森要完咖啡后道:“这么说,戈多什么都不记得,也不记得老比尔去哪了?”他将手肘放到桌子上撑着,一只手扶着大腿皱着眉头说道。

  “他说他只记得他妹妹,蜜儿。”威尔森无奈的摊摊手。

  “ε=(´ο`*)))唉,蜜儿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我女儿还和她同班,本来都打算去城中心的高级学校读书的。现在只能给人家洗衣服挣钱,免得自己被饿死。”杰森低着头拍了下大腿唉声叹气,“多好的女孩。”

  “是啊,前几天比尔太太死了,要不是我,她都不一定能活过第二天。”威尔森同样感慨。

  威尔森看到了一个30多岁女子端着两杯咖啡进来,她留着齐肩金色短发穿着女式警服,“感谢你的咖啡,塞西亚,看到你就感觉到春天到了。”

  塞西亚明显没搭理他,反而将咖啡给了杰森警长。杰森警长笑着接过咖啡,“你今天格外美丽。”

  “感谢您的夸奖,杰森警长。我刚刚剪了短发。”她甩了甩一头金色短发。

  威尔森尴尬的举着手,却无人搭理他,懊悔道:“看来我应该修改一下我的夸奖方式。”

  “不是修改夸奖方式,而是改改懒惰的毛病。”塞西亚将另一杯咖啡交给威尔森,拿着托盘看向两人,“你们聊,我去整理一下今天的材料。快下班了,真好,风平浪静的一天。”

  “我们说到哪了?警长。”威尔森抿了一口咖啡。“不错的咖啡,比去年采购的好多了。”

  “你说比尔太太死了以后,你帮了蜜儿一把。”杰森也抿了一口咖啡,将咖啡放在威尔森的办公桌上。

  威尔森沉思一下,“是啊,我给了她几条面包,免得她连吃的都没有,咱虽然帮不上太多的忙,但总不能看着这么好的女孩饿死。没想到那天风雪那么大,结果比尔太太没熬过去。”

  “说起来都怪老比尔那个傻货,以为第一次能从迷雾海深处回来,第二次就也能回来,结果连儿子也搭上了。哦不,戈多回来了,算他运气好,就是神志变得有点不正常。”威尔森又碎碎念道。

  杰森默默的抿着咖啡,听着威尔森的碎碎念一直在沉思,突然插话道:“话说老比尔上次真从迷雾海深处捞了块金子回来?”

  “警长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大家都这么说,谁知道真假,不过自从听大家说他从迷雾海回来就在希顿街区买了房子,估计是真的。不然他一个小渔民怎么可能买的起啊。”威尔森咂咂嘴有些羡慕,“听说这段时间去迷雾海深处失踪的人越来越多了?”

  “没错,是往年的三倍以上,所幸这种事不用花太多时间搞定,我们只能是提醒那些渔民们那里的危险。这种人始终存在着,希望能一夜暴富。毕竟底层实在是太苦,谁不想拼一把。”杰森喝完咖啡将空杯子放在桌子上。一阵铃声突然从外面传来。

  “哦,太好了,下班了。我要去接我的宝贝女儿了,她在市区的第一通识学校上学。”威尔森放下喝了一半的咖啡。

  威尔森站起来,出奇的顺利,既没有将前面的桌子顶翻,也没有将后面的椅子顶翻。整个人仿佛都精神了,不似上班的慵懒。

  “今天谁值班,警长。”

  “罗恩。”杰森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和威尔森一同走出办公室,将咖啡杯留在了威尔森办公桌上,相信塞西亚会收拾好的,这女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好孩子,希望是平静的一晚。”威尔森嘴上这么说这心中想的却是“千万别把我从梦中吵醒。”

  -------------------分割线-------------------

  戈多在一栋房子面前站定“希顿街区777号”,这里仿佛是他的家,戈多上千敲敲门,连续敲了三次才有一个带着低落情绪的女童声从里面传出来:“谁啊?”

  “蜜儿,是我,戈多。”戈多在门外面大声的喊道。

  “谁?”过了好一会门才从里面被打开,一个黑发褐瞳,身高比戈多低一个头的女孩出现在戈多面前。

  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我一定是在做梦对吧。”她扑向眼前的戈多,仿佛不相信这是真的。

  “是我,蜜儿,是我回来了。”戈多紧紧的抱着蜜儿,他完全的融入了这个身份,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令戈多真切的感受到眼前的人儿就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哪怕另一个世界自己压根就没有妹妹,但是当蜜儿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戈多就确认了这就是我的妹妹。那个从小到大喜欢赖在自己身边拼命想引起自己注意的蜜儿,那个哪怕有一块糖也想分一半给自己吃的蜜儿,那个一被父亲训斥就跑到自己身边要抱抱的蜜儿。

  过了好一会,戈多感受到了怀抱中的温暖,“我们快进屋吧,外面太冷了,蜜儿。”戈多才拍拍蜜儿的后背。

  “我不会离开哥哥的。”蜜儿仿佛找到了依靠,在戈多的怀中一动不动,就好像以前受到了父亲训斥一样。

  “如果这是一个梦,我也希望永远也不要醒来。”蜜儿被戈多抱进屋中,喃喃自语。

  “这不是梦,是我回来了。真的是哥哥回来了。”戈多用脚关上门,抚摸着蜜儿的头说道,安慰着正在喃喃自语,似乎正在啜泣的蜜儿。

  蜜儿的脸有着明显的泪痕,一看就是这几天哭泣过多,眼镜上有大大的黑眼圈,漆黑的齐肩短发凌乱不堪,像是几天都没有梳理过。

  “你瘦了,蜜儿。”戈多抱着蜜儿,明显感到蜜儿身上所剩无几的肌肉。心疼的抱进的蜜儿。

  蜜儿似乎没听见戈多的话,自顾自的喃喃自语,倾诉者几个月来的心事和委屈。“你知道吗哥哥?蜜儿好想你。真想你一直抱着我,就像现在一样。自从你和爸爸走了以后,好多人都欺负我和妈妈,妈妈前段时间也和我说邀我不要去上学了和她去给别人洗衣服。我一点也不想去,我想去上学。可是不去就没钱吃饭啊,蜜儿好久没吃过杂货铺的糖了,也没吃过黛西太太的小蛋糕了。蜜儿的手都裂了,前几天就连妈妈也不要我了,我真的好害怕啊,天黑之后好恐怖,外面还有狼再叫。好在威尔森叔叔给了我几次面包……”

  戈多听着蜜儿语无伦次的诉说不住的安慰着她:“没事的、没事的,现在哥哥回来了,已有有哥哥保护你,天天给你买糖吃。”

  蜜儿慢慢的在戈多怀中睡着,手却依然抱着戈多不松开,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晨。估计她好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分割线-------------------

  蜜儿睁开惺忪的睡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戈多,“这真的不是梦。真的不是梦。”

  蜜儿的声音让戈多醒来,“蜜儿。”

  “哥哥”

  “蜜儿”

  “哥哥”蜜儿再次答道,“我还以为是个梦,在想你会不会死去,就像妈妈一样,我一直以为一直以为……哇……”蜜儿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终究只是个12岁的女孩子,她已经足够坚强了。

  戈多忙抱住蜜儿安慰:“没事了没事了,我不是没事吗。”

  戈多都默契的没有提起父母的事,也许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准备以后两个人相依为命了。再提起也只不过多一分伤心。

  今天的阳光分外的明媚,正如蜜儿的心情,缺点就是让地上的积雪融化成了肮脏的雪水。当人们走在这些雪水上时,鞋子上总会沾上这些肮脏,令人愉悦的心情化为乌有。于是人们又有了打招呼的新方式,“今天的天气真好,正如这些该去见死神的雪水。”

  蜜儿将一条黑面包切成两半,又用水壶烧了一壶滚烫的热水,兄妹二人简单的吃着早餐。就是黑面包泡水,毕竟这东西不泡水实在是咬不动。

  戈多有点心不在焉,他看着烧水的炉子十分好奇:“这是什么炉子?没看到怎么烧的啊,也没柴火啊?”

  “哥哥你是傻子吗?这是法力炉啊。准确的说是法力流燃烧炉。只要投入便士就能用了。”蜜儿懊恼的看着戈多,“哥哥该不是傻了吧,这都不知道?不过哥哥只去过通识学校,没见过法师,不知道法师也正常,也不至于不认识这个啊。算了算了,毕竟我只有这一个哥哥,我还是包容一下吧。”

  “哦,好吧,我完全不记得了。不过我决定今天出去找份工作,毕竟家里也没多少钱了,我们总得要吃饭啊。”这是戈多经过昨天晚上一分钟的深思熟虑想的。

  现在的戈多也没兴趣去问法力是什么,法力炉是什么,只觉得还挺方便的,他现在想到的更多是温饱问题,毕竟饿了一晚上。

  “不对啊,哥哥以前明明知道的啊,该不是在迷雾海上让海水灌进了脑子?”在戈多想温饱问题的时候,蜜儿还在不断地想着哥哥是怎么回事,并用充满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戈多。

  戈多对此毫不在意。他这两天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莫名其妙啊。他对待问题的关注点也总是和别人不一样,时而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去思考其他问题,对一些根本性的问题视而不见,比如我怎么来这里了?这是哪?

  戈多自己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直到听到蜜儿说这世界还有法力这种不科学的因素,戈多直接就确信了自己穿越了,正如自己在高中大学时看的小说一样。

  戈多无奈的听从上天的安排,就像无奈的听从父母的安排一样。但实际上戈多还是想活得像个独立的人,只不过现在的戈多只能为温饱发愁,因为自己昨天晚上实在是太饿了,为了不吵醒蜜儿戈多只能一动不动,任由手臂和腿发麻,肚子饿的咕咕叫。

  兄妹二人沉默的吃着并不丰盛的早餐,各自想着心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