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五章 罗娜的炼金工坊
 
  戈多跟随着罗娜脚步,进入小店。小店里大多数是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戈多也没仔细看,就只瞟了一眼。随后通过后面的一个只能穿过一人的小门进入了罗娜所说的“实验室”。

  也许还是戈多想多了,这个实验室完全不像是自己上高中大学时的实验室那样。它更像一个卧室。也许它就是一个卧室。戈多对自己进入一个女生的卧室没一点羞愧,还习惯性的环顾四周。

  “实验室”里有一张比较长的台子,以及一张单人床,床上还有个人偶,人偶的眼睛里透露出奇异的光芒。戈多看的一机灵,好像整个人被看透了一般。突然感到法师比想象中的恐怖一些。哪怕是罗娜也不能小觑。就是还没问罗娜到底多厉害,不知道能不能移山填海。想想也不能,“都能移山填海了还要我来当搬运工?”

  在长长的试验台上,除开戈多见过甚至用过的试管、镊子之类的还有着一些戈多没见过的工具。比如一个类似毛笔的小巧工具,大概有十公分长。

  罗娜阴沉的脸微微发红,“别看了,没大没小的。”

  “是,老板。您是老大。”戈多停下观察的眼睛,低头看着罗娜,嘴上好像奉承着罗娜一样。可惜的是戈多从来就不会拍马屁,也许是膝盖太硬,跪不下去吧。就连马屁都拍不出那个味道,和专业的没法比。

  在戈多看来,工作都应该是平等的才对,不是说工作都应该享有同样的待遇,而是任何工作都应该享有同样的尊重。领导负责统领全局,工人负责干活。有人负责断案,有人负责打扫卫生。

  不过这个世界不像是戈多的想象,这里有强大的力量,也有傲慢的贵族,还有低下奴隶。也许正因为有这种强大的力量,平民们连反抗都不行,只能任由“上等人”压迫,自己沦为“二等公民”或者是奴隶。

  罗娜打断了戈多的胡思乱想,她拍了一下戈多,“你听见了吗?”

  “啊??什么?”戈多没听见刚才罗娜说啥,他只顾着感慨了,感觉自己好像有点不尊重老板了,只能用笑缓解一下尴尬:“呵呵,我刚才走神了,实在不好意思,老板。”

  罗娜本来还想体现一下老板的威严的,不过听戈多说的还算是有点诚意的道歉,也就不再想和他计较,于是有点不耐烦地再次重复了一下,“我说~~今天你的任务就是将门外面送过来的玻璃灯罩送进来,然后等我附魔结束再小心翼翼的送到门外的车上。一定要小心,别打碎了。”

  “还有,我附魔的时候帮我看店,有人来买东西就让他等会,然后叫我出来。平时你就坐在那张小板凳上就行了。”罗娜又给戈多添加了一项任务,用手指指门外小店中的椅子。

  戈多不免想到“这个工作还挺轻松的,还能坐着,不过还要我看店,这算加班吧?”于是开口道,“额~~亲爱的老板,看店可不是咱们谈好的工作内容啊。。。你看这个。。。要加另外的钱才能干啊。”

  这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为什么我感觉有点不对呢?罗娜皱着眉头,“嗯,说的有点道理,加1凯特吧。还有你也要看好门外的灯罩,别被人偷了,最近有不少偷路灯的。”

  “老板万岁!没问题,老板。”戈多一口一个老板叫的亲切,浑然不在意刚才自己的平等想法。毕竟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而且这好像不算是不平等吧,毕竟这是给老板最起码的尊重不是吗。只要是他能给我工钱,工作的时候别高指标瞎指挥,对我有基本的礼貌,这不就是对工人的尊重吗?

  突然感觉罗娜除了有点老板的架子之外挺好的,或许能找个长期的工作,如果不累的话还能给蜜儿找个工作,或许我和蜜儿也能成为一名法师,那就更好了。如果直接谈妥,还能省去交给中介的费用,又能多赚1凯特。不,2凯特,真是完美。不过还是要等到最后干完活再决定,再观察观察。这才是出于深思熟虑的决定。

  “嗯~~老板,门口的灯罩在哪?”戈多走出小店的大门,茫然的看着名为街实为小巷的拉姆街。街上又因为众人的踩踏融化了昨夜凝结成的冰,出现了和昨天相差无几的场景,戈多感叹今天又要一身泥回去了,可能比昨天好点,鞋子可能又要刷了。不,擦擦,我没其他鞋子了。

  “你急什么,还没来呢,一会有个大车会来,堵在路上,灯罩就在上面。等它来了,你的工作才开始。现在你先在店里坐着看店吧。”门里传来罗娜的声音。

  “好的老板。”戈多高声回答。“那如果有人来了我叫你出来吗?”

  “不会有人来的。要是有人来了就说还没开张,我现在要休息一下,等灯罩来了在叫醒我,没事别打扰我。”戈多进入小店,听到里面“实验室”中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去,这还睡上回笼觉了,我也想睡。戈多打了个哈欠。都说哈欠传染,原来睡回笼觉也传染。可惜的是戈多还有别的任务,只好坐在那个狭小的小板凳上观察起小店来。

  小店确实很小,没有2平米那么夸张,也最多5平米吧。周围都是货架,有个上面放着些瓶瓶罐罐,有的瓶子上面画着些鬼画符,有的什么都没写,部分写着因赫特文字。戈多站起来仔细的观察,有的写得龙血树叶片,里面就一片叶子的碎片,看得出来完整的应该很大。还有夜莺草、橡子、兰提花(干)等等。这些戈多都能理解,因为听上去就高大上,但是那个狗尾巴草是什么鬼,这东西也能当做炼金用品?

  除了这个货架,其他的货架还摆放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上面有鬼画符的木质吊坠,一串用不知名骨头串成的手串,还有一些泛着奇异光芒的类似玻璃珠一样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个水晶球,戈多觉得大概就是占卜用的。果然很神秘学。

  戈多等了好久,还不见门口来那个罗娜所说的大车,店里也没个挂钟,戈多只能是凭借远方若隐若现的教堂钟声判断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一早晨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来。戈多观察完店里的货物,又将小板凳搬到门口观察街上的行人,顺便晒晒太阳。路上的行人已经没有早晨那么多了,有时候几分钟都见不到一个,无人打扰戈多独自晒太阳的时光是真的美。问题是还有人发工资,这工作真好,等问问罗娜能不能一直干。

  盼星星盼月亮的戈多终于是等到了那辆传说中的大车,确实挺大的,基本上堵住了路,还剩下那条巷子的不到一半。还能供人过去。

  戈多还以为是一辆马车,不过戈多看到却的是一辆小卡车,戈多已经见怪不怪,也许这就是这个世界吧。

  从卡车前面下来一位大叔,对着门口晒太阳的戈多问道:“罗娜呢?”

  戈多站起来,懒洋洋的说:“在里面休息,我叫她出来。”并走向后面的小门。

  轻敲房门,里面传来罗娜的声音:“我知道了,马上出去。”

  待过了几分钟,戈多才看见罗娜顶着那头橙色的靓丽头发出现在眼前。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平时不是下午才来吗?”罗娜缓缓的问道。

  那位一直没和戈多说话的大叔丢下手中的烟头,用脚踩进融化的雪水中,随口说道:“下午有事,所以早晨运来,你直接搬到里的屋里吧。等晚上我再来拉走。”

  罗娜也没再追问那个大叔到底什么事,“行,戈多你开始搬吧。直接搬到实验室里,放不下再搬到店里。反正店里也没人会光顾。”

  虽说东西挺多,但是每个并不算太沉重,大概和家里的腌西瓜的玻璃罐子一样大。蜜儿都能搬得动。

  这大概就是最好的工作了,躺着晒太阳都能赚钱,可能是罗娜不懂得这些钱究竟能干什么,也有可能是因为法师和常人不同的金钱观。众所周知,法师是个耗钱的职业,所以他们应该很有钱,起码不会在意一两个凯特这种小钱。虽然看上去罗娜有点穷困潦倒。

  不过到了中午饭还是要吃的,戈多征求了罗娜的意见,让罗娜看一会店,自己则到黛西太太的面包店买一根黑面板一个牛角面包。黑面包是自己的,牛角面包是罗娜的。自己吃不起,因为自己就1凯特了,而牛角面包要2凯特。真是贵啊。

  一整个下午,戈多都是在晒太阳和被罗娜叫进去将灯罩搬上搬下的过程中过去的,直到太阳晒不到罗娜的小店门口,戈多才把小板凳搬回店里继续发呆。

  罗娜没让戈多观看她的附魔,毕竟是行业机密,老师交给自己的,未经允许不得传授。

  她用那只小巧的毛笔蘸取一瓶泛着荧光绿的红色墨水在灯罩里面涂涂画画,在里面划出各式的鬼画符。那是一瓶加入了龙血树的汁液和萤火虫荧光物质的混合液体,由老师交给自己,具有较好的法力亲和性,龙血树的汁液很适合当做较为剧烈的法阵的附魔材料。再加上萤火虫的荧光物质中和一下剧烈属性,添加一点光属性。虽然并不那么适合作为法力-光转化法阵的附魔材料,但是性价比高,大家都是用这个。要是采用最适合的附魔材料太阳神树的汁液恐怕你就要去因赫特旁边的艾萨克帝国找太阳神要了。

  罗娜不疾不徐的在灯罩里面画着画,要求是画画的时候平稳不急促,一笔画成。附魔第一步就是画画,反正罗娜就是这么理解的,最后一步就是用自身的法力输入到鬼画符上,让这些液体刻画的法阵深入到灯罩里,完成附魔,罗娜觉的挺简单的,最难的就是画画不能出错。其实出点错也问题不大,罗娜出过错,最多就是灯不太亮,或者一闪一闪的。

  只要大部分说是灯罩实际上是路灯的东西没问题,老师就不会计较哪个路灯一闪一闪,或者不怎么亮,完全可以推脱到法力流不顺畅上。罗娜的解释就是,为什么那些都那么亮,就这个不亮啊,明明就是法力流不行。而且老师在乎的就是钱,只要政府给钱,他才不管。所以罗娜做的也就没那么大心理压力,反而没出多少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