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十二章 港口的戴娜小姐
 
  待三人到达港口,已经上午十点钟了,还没吃完早餐就匆匆出门的戈多感觉腹中空空,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不过港口这里也就只有一家小餐厅,大多是些港口的工作人员以及暂时回不去家的渔民去吃。这时候还没开门。

  由于事关戈多的大笔钱,所以显得很是上心。看到没饭吃,也就一马当先,身先士卒,死而后已的在前面带路。令身后的荷马有些跟不上趟,时而停下脚步用手捂胸口,气喘吁吁的说:“小比~小比尔,你慢点。。慢点。。。我跟不上。”

  戈多这才停下脚步,等了荷马一会儿。

  而罗恩对此事显得不那么上心,但是也跟着戈多身后亦步亦趋,这让戈多有些不满,心想:“罗恩警官不是对港口熟悉吗,也不知道在前面带路,我怎么知道怎么调查啊。”

  于是微皱眉头,思索状的向罗恩问道:“警官,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

  “嗯,当然是当事人家里,先去巴克家,刚才不是听那个~~额。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罗恩看向荷马问道。

  “大人,我叫荷马,您叫我河马就好。”

  戈多才知道,这感情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外号。怪不得别人喊他也没生气。

  “好吧,荷马先生。”罗恩对荷马微微点头,又转过头继续说道:“刚才听这位荷马先生说早上听巴克的母亲说巴克以及几个年轻人一起出海失踪了?”

  “没错,大人。这是我的预测。”荷马谦卑的躬身说道。

  其实这让戈多有点不爽,也可能是对罗恩的些许不满导致的刻板印象。觉得荷马不应该如此的,对待别人保持应有的礼貌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拿出一副奴才的面孔低三下四呢?生而为人不应该是平等的吗?

  好吧,可能在这个世界并不是如此,哎。

  面对荷马的低三下四,卑躬屈膝罗恩竟没流露出一点不舒适的感觉,仿佛就应该如此,这也让戈多一阵膈应。“天生的高贵吗?呵。”

  “和我想的差不多,大概就是如此了。那我们就直接去巴克家再询问下就行了,走吧,荷马在前面带路吧。”罗恩摸了摸下巴,又伸手指指荷马,让他走前面。

  “好的,大人,巴克家离这里并不远,很快就到。”荷马顺着路指向前方。

  “我想我们应该先去港口看看我的船,寻找一下线索,你觉得呢?罗恩警官?”戈多提出了异议。毕竟这起案件并不是像寻常一样简单的,这关系到戈多的船。

  罗恩抬头思索了一下,“嗯,也有点道理。”然后问向前面带路的荷马,“去港口路过巴克家吗?”

  “路过的,大人,巴克家就在路边上。”荷马在前面一边走着路,一边侧过头回答罗恩。

  “那我们就先去巴克家吧,这样顺路,免得来回跑。大概的情况反正都了解了,你的船也确实失踪了,再去找什么线索,也就那样了。”罗恩,回过头来向戈多说道。

  什么叫也就那样了,你给我说清楚。万一巴克把我的船开到了不远的地方,荷马给我看错了呢?万一巴克留下什么证据了呢,证明是巴克偷走的船呢,那我不就可以要赔偿了吗?万一,万一······是吧。

  戈多皱着眉头,有些不情愿,觉得这社会警察实在是慢慢腾腾的,而且也不重视人民的财产,还没专业侦查素质。就连失踪几个人都显得没什么事一样,见怪不怪。和我上一世根本没法比。

  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戈多越想越气。最后一言不发的跟着罗恩在后面和生闷气。

  “到了,巴克家。”荷马卑微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

  戈多突然明白荷马为什么佝偻着身子了。之前在政府工作,没有重体力怎么会驼背呢?恐怕是长期卑躬吧,到最后还落得妻离子散,打渔度日的结局。难道舔狗真的一无所有?

  荷马在罗恩的示意下前去轻敲房门,砰、砰、砰。房里传来带着哭腔的女声,显得有些沙哑,“谁啊?”

  “是我,河马。”

  房门从里面被打开,漏出一条狭长的缝,里面是一只带着血丝的眼睛。

  她看到是荷马带着一名警察到了自己家,彻底打开房门。房间里很是阴暗,戈多想不到竟然没有一丝的阳关透过这木质小房子进入里面。连灯都没点。

  外界强烈的光线照的屋里的两个女人眯起双眼,用手遮挡着突如其来的光明。

  戈多看到这一老一少感到有些熟悉。仔细想想好像是之前见过。竟是戈多第一次去三和人才市场时候见到的那两个个夜莺。让戈多还有点印象,毕竟白天出没的夜莺十分少见呢。

  这该就是荷马所说的那些可怜的妻子了,连带着女儿也被拖入深渊。

  等到两个女人适应了光线,荷马才开口道:“这位是罗恩警官。”又伸手指指戈多,“小比尔,你们认识的。”

  巴克太太看到戈多一下子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他看,好像要把戈多活生生的吃掉。

  “我还是先出去吧,也许会比较好。我先去港口看一下我的船,找找线索。”戈多看到这一幕,皱皱眉头,对着罗恩说道。

  罗恩用身体挡住戈多赞成道:“也好,看来这里确实不欢迎你。”

  然后对前面的巴克太太说道:“你好,我是罗恩。”他听到戈多在后面逐渐远去的脚步。微微笑着对巴克太太继续说:“我们今天接到比尔先生的报警,称你的儿子以及几位同龄的年轻人失踪了?”

  巴克太太回过头,坐在那张破破旧旧的床上,看着罗恩站在门口,就像是个圣人,恶狠狠的说:“有什么想问的就直说。”

  难道我问的不够直白吗?罗恩也噎住了之后的话,等了一会才又说道:“我想询问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已确认巴克是否真的失踪了。也许他只是在外面躲起来了?”

  “你不就是想问巴克是不是偷了船跑了吗?直说不就完了。”巴克太太显得有些歇斯底里,大声的咆哮道。“我告诉你,那是我家的船,巴克的船,戈多那卑鄙无耻的混蛋,婊子养的贱种已经把它送给巴克了。然后又无耻的抢了回去,这是抢劫,你知道吗?抢劫。”

  罗恩看着巴克太太的情绪太过于激烈,皱着眉头也有些生气:“我想你搞错了我的意思,我没说这些,我只是想问问巴克是否失踪了。如果失踪了那还有谁和他一起。”

  “谁?不知道,你去问那边的大树吧。或许它能告诉你。”巴克太太有冷淡了下来,看也没看罗恩一眼。

  罗恩一皱眉头,对巴克太太一会冷淡一会激烈的情绪既无奈又有颇多的气愤,决定回去直接就说巴克失踪在了迷雾海就完了。于是一回头,对着荷马说:“走,我们去问问那棵树。”

  荷马目瞪口呆,心想“真有你的。”

  “你知道巴克平时和谁玩的比较好吗?”罗恩走到马克树下,脚踩着那棵树的歪脖子。

  荷马思考了一会,说道:“乔治,还有奎恩、之前还有小比尔。”

  “这么说来,戈多和巴克本来就是好友?那怎么反目成仇了。”罗恩不解的问道。

  “哎~~~他那个妈呗。总是当着众人说什么比尔家发了大财,就应该给我们一份,什么比尔家买了新船,我们也要去开开。还鼓动着众人一起去迷雾海打捞金子。”荷马低头唉声叹气的说道。

  嗯?这还有意外收获?“那这么说,就是巴克太太传出来的比尔家从迷雾海捞出宝藏了?”

  “是这样没错,本来就是说捞了块金子,谁知道越传越离谱了。就连第五纪元的财宝都传出来了。要是真的有那种财宝,比尔家才住在希顿街?”荷马补充道。

  “也就是巴克太太传出来这些话,好多人才去迷雾海打捞什么宝藏,结果都没回来,最后连巴克都没抵挡住诱惑。哎~~~老老实实的打渔多好。”荷马又开始了那副悲天悯人的表情。

  “我明白了,我们先去乔治家,再去奎恩家看看,也许有什么收获。”罗恩点了点头,站直身体,“带路。”

  “好的,大人。”

  戈多顺着路走向港口,决定找渔船管理处讨个说法,怎么看得船啊,这也能没了。

  路上倒是没昨天那么热闹,大概是大家都出海,或者工作去了。戈多直奔港口而去。到昨天戈多的船停靠的位置,果然看到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截割断的绳子孤零零的垂在码头上。

  戈多环顾了一圈:“真是干净,啥都没有,虽然我也没什么侦查的能力,但是这也太干净了。没有什么钥匙扣之类的吗?不应该啊。”

  戈多闷闷的在那个地方左转转右转转,看了一遍又一遍,摸着码头的木栅栏仔细的观察。当真是连根毛都没有,就算是有也被海风吹没了。

  “哎。”戈多无奈的仰头叹息,决定去港口的船舶管理处问问。

  在戈多印象里这些地方都应该有才对,收费帮忙管理船舶,大概就是看场子的,看灯塔的。好歹也是个城市的港口啊。

  戈多‘左顾右盼’看到远处有一栋两层的建筑,也就哪里有一栋建筑了,旁边的海面上还建着一座灯塔。戈多估计这那肯定就是船舶的管理处了。戈多绕过岸边的诸多木桶,走在吱吱呀呀的木质过道上,走向那座双层的精美小楼。

  说是精美,其实也就是比起港口区的其他建筑来说的,和警察厅那座三层的石质小楼根本没法比。

  戈多走进那座建筑,看到前台有着无精打采的褐色头发女性在哪里看着不知名报纸。

  戈多走过去,敲敲桌子,砰砰。打扰了那位美女兴致。

  “奥~~谁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领导来了。”她抚了抚自己的胸,有些轻灵的声音传出来。就像是个孩子。

  竟然还是个标致的小美女。戈多有些没想到,他还以为是个大妈会坐在这里呢,微笑着说道:“抱歉,打扰了。”颇有些打趣的意味在里面。

  “请问什么事?关于船舶的事我可以帮你,如果是吃饭,抱歉,出门左拐再右拐。哈利夫人的茶餐厅。那是我妈妈开的,味道好极了。”那轻灵的声音传到戈多的耳朵里,显得很是自豪。

  “哈哈,是关于船舶的事。”这小美女说的话让戈多也不由得笑出来,“你还挺会给你妈妈拉生意的。那你应该就是小哈利了?”

  “那可不。我叫戴娜·哈利,别叫我哈利,叫我戴娜。”自豪的指指自己说道。

  “好吧,戴娜。那为什么呢?”戈多又开口问道。

  戴娜抬起屁股向前凑过身子,小声说道:“哈利是个男孩子的名字,我怎么能叫呢?”然后又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好吧好吧,戴娜。我叫戈多,戈多·比尔博特。你叫我戈多或者比尔都行”戈多自我介绍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