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 第531章 第五百三十一顶复活的环保帽
 
第五百三十一章

金发兰波回去的时候, 野兽般的直觉就发现了有人盯上了自己。他的嘴角一挑,从房子里拿出了一个电热水壶,然后用熟练的手段, 制造了一起房屋电路老化, 短路起火的事故。

金发兰波替自己有上百套物业的华国房东愉快地决定道:“这种老破小, 还是翻新一遍再住比较好。”

不一会儿, 房子里就冒出浓烟。

这里没有重要物品。

毁灭痕迹, 正好方便他们抹去交谈的内容。

与此同时, 金发兰波恰到好处地拨通燕京的火灾抢救热线,简洁说明火灾地点, 控制住后续麻烦, 他相信他的老朋友们知道后会处理这件事。

——无法在华国停留下去了。

“正好是第三天了,我该出去走一走。”

金发兰波看一眼手表上的倒计时,特质的手表框内,有一个小号的特质表盘,记录了他的停留时间。

他是天生的旅行者, 异能力“地狱一季”有着跨过地狱, 不断前行的寓意,他不能在一个城市停留超过三天,异能力会持续给予他增益, 累积出超越者级别的力量, 反之停留下来, 异能力会反噬他。

坐上一辆巴士,金发兰波无视后面的跟踪者, 抱着绝对不能弄丢的电热水壶去了隔壁的城市。

西格玛见状, 心急:“不能让他跑了。”

阿蒂尔·兰波从西格玛的身后走出来。

他不放心西格玛的跟踪能力, 有操控人形异能力在暗地里保护西格玛, 所以能第一时间赶来车站。

阿蒂尔·兰波的手搭在西格玛的肩膀上,五指张开,金色的方块状立方体出现,“彩画集”瞬间笼罩住他们周围的空间,两人隐藏入亚空间世界。

“走吧。”

巴士车上,将计就计的金发兰波对着手机尾部的麦克风位置,吊儿郎当地说道:“爸爸,等下我给你寄一个同城快递,你记得接收电热水壶,我临时跟老朋友在外面约饭,晚上再回去看你。”

撒谎对于金发兰波来说和喝水一样简单。

在整容医院的麻生秋也当作没听出借口,说道:“不用寄快递,同城快递太贵了,你到晚上再带给我,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在外面喝醉了。”

金发兰波在这个世界是极其孤独的人,父母死于战争时期,没有给他留下兄弟姐妹。他从小流浪,养成了独立的性格,自己都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脚步变得无法停留,永远漂泊在不同的地方。

他试过强行停留在某一个地方,只为了跟约好的朋友去喝酒,代价是他的力量被削弱下来,力量降低到极限后,他的身体疾速虚弱下来。

为了活下来,金发兰波在脱力状态下咬牙爬出了城市边界,为自己争取来下一次喝酒的机会。

他必须移动。

他必须抛弃所有阻碍他自己离开的事物。

每个朋友,只能成为旅途中临时的交际,无法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挚友,因为那些人会认识更多的人,淡忘记忆里有这么一缕追逐自由的风。

坐在大巴车上,处于移动状态,金发兰波的异能力得到增益,而他身体的静止,违反了异能力的要求,使得异能力的增益和减益同步出现。

“特异点”迸发!

常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的“特异点”,放在“自相矛盾型”异能力者的身上随时能出现。

这份危险的力量在他的呼吸之间累积下来。

他将“特异点”藏在肺部,而不是心脏,他的呼吸是灾难,他的身体是容纳天灾的器皿,若是有人仔细去看他的呼吸,就会看到空间微微扭曲。

他不会用“特异点”做超出界限的事情,有另一个世界的记忆的他保留了敬畏的观念,他坚信着卡bug这种事情偶尔做一次可以,经常这么做,没准就会被世界当作有/害/病/毒给清理掉。

“被人关心的感觉真不错。”

金发兰波结束通话后,支着脸颊,去看窗外的景色,有的时候看久了,这世上不同国家、不同城市的风景并没有区别,尤其是郊区,相似度就更大了。

是什么让旅行变成一件快乐的事情?

那就是学会找乐子!

金发兰波抵达下一个城市,已然是一个多小时后,他孤身走出汽车站,果不其然的被拦下来了。

耳边的声音陡然就消失了。

金发兰波笑着看向四周,十米范围成为了标准的金色立方体,隔绝了外界的车水马龙。

亚空间内感受不到阳光的温度,冷冰冰一片。

一如阿蒂尔·兰波的内心。

金发兰波用手去触碰“光屏”,犹如透亮的钢化玻璃,可是隔着的不是玻璃,而是两个世界的距离,他不由感慨一下空间系异能力者的霸道之处。

“喂,你的异能力是叫‘彩画集’吗?”

两道身影走来。

为首的便是黑色长卷发的法国人,眉目忧郁,垂下的嘴角仿佛都在诉说着化不开的心结。

西格玛紧跟在兰堂先生的身后,十分紧张。

正面应敌。

对方是一个超越者级别的强者。

西格玛没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遭遇过许多顿社会毒打,他比许多人更明白现实,担心自己拖后腿,成为兰堂先生的累赘。

“兰堂先生,让我出去吧。”

“不用。”

阿蒂尔·兰波的目光停留在金发兰波的脸上片刻,四海为家的漂泊是痕迹如此明显,除此之外,他找不出金发兰波跟保罗·魏尔伦之间的区别,两人果真是克隆人和主体。他强行移开了视线,说道:“我对你没有敌意,你不必防备我。”

“我不想见到你。”金发兰波闭上眼,一副眼睛会瞎掉的搞怪表情,“看见你就很头疼。”

阿蒂尔·兰波复杂地说道:“我也是。”

贯穿了他、保罗、秋也三个人的人生的重要人物,在这么多年后终于见到了。

阿蒂尔·兰波沉住气:“保罗·魏尔伦在哪里?”

金发兰波说道:“你找他做什么?”

金发兰波想到性格纯粹又糟糕的弟弟,难以言喻道:“我知道他欠你一句对不起,不过你就别指望了,他现在还没有弄懂你是一心一意骗他,还是三心两意爱他,亦或者爱着却还是骗着他。”

他一口气说出绕口令般的话,听得西格玛的大脑卡壳,成年人的社会不是小孩子能懂的。

金发兰波客观说道:“在我看来,你们的恩怨在同归于尽的时候就一笔勾销了,我弟弟真正对不起的人是麻生秋也,而不是你,因为麻生秋也抚养了中原中也,把中原中也教导得很好。”

记起见过的橘发青年,金发兰波笑了笑。

“好孩子,那是个好孩子——”

与三观健全的中原中也相反,保罗·魏尔伦是学会杀戮、没有学会保护的笨孩子。

阿蒂尔·兰波久违的在别人口中听见了保罗·魏尔伦的评价,这些年里,保罗的名字早就成为了禁忌。

“是这样吗……他也是这么想的吗?”

“我替他想的,他暂时没有这个想法!你不能指望连怎么爱人都不懂的家伙,明白这么复杂的事。”

金发兰波泼了盆冷水。

阿蒂尔·兰波低语:“如他这般痛苦的活着,还不如在当年与我一起死去……”

阿蒂尔·兰波的眼眸蕴含冷酷与悲哀。

“请转告他。”

“等我坚持不到活下去的那天,我会带走他。”

“这个世界只有我可以决定他的结局,他不想同意,也必须同意。”

“也许在我遇到他的那一刻开始——”

“我对他的心慈手软,便注定了我们的结局。”

“黑之12号”的人格赋予者,保罗·魏尔伦的教导者——阿蒂尔·兰波从不后悔教导对方,他后悔的是没有成功用人类的三观约束住对方,放任对方排斥社会,远离人群,成为了想要变成人类的怪物。

金发兰波淡漠道:“有够狠心的嘛,我答应你了,他会不会乐意让你杀了他,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金发兰波特意仔细去看“同名同姓”的异能力者的头发。哦豁,跟弟弟说的一样头发浓密,乌黑如海藻,不过发际线比亚洲人要高一点。

阿蒂尔·兰波敏锐地发现他的视线在看什么,脸色僵了僵,抢在对方开口询问发际线前说道。

“另外有一件事,你在祭拜秋也时用那个称呼?”

“个人秘密~。”

“秋也的手骨在哪里?”

“被我抢到的东西,那就是我的了。”

“……”

阿蒂尔·兰波的眉心拧起,伴侣的尸骨在自己这里,以前留下的手骨却遗失了,着实令人不痛快。他耐着性子说道:“秋也不是一个物品,我没有打算跟你吵架,你还给我,我会把手骨放入棺椁里。”

金发兰波心想:手骨?骨头都磨成灰了。

克隆实验要原主的dna素材,素材有限,他肯定是逮着手里仅有的东西进行实验。

实验成功后,金发兰波就着手销毁那些实验。

所以,金发兰波坦白道:“没有了,我用它去做了一些复活实验。”

阿蒂尔·兰波说道:“我要确定你没有撒谎。”

阿蒂尔·兰波和金发兰波其实见面互相不自在,彼此恨不得调头就走,但是他们中间卡着“麻生秋也”这个人,谁也不想服输。考虑到金发兰波有说谎的嫌疑,阿蒂尔·兰波要求对方触碰西格玛,理由是西格玛有测谎的异能力。

金发兰波犹豫一下,同意了。

西格玛吸了一口气,轮到自己展现价值。

他往金发兰波走去,面对看不清真面目的“敌人”,集中注意力,准备帮兰堂先生找到手骨、判断谎言、验证金发兰波对兰堂先生的危险性。

西格玛脑海里想的问题太多,可是他的异能力最多帮他跟对方交换一个最想知道的问题。

这个异能力最大的效果就是情报的不等价交换,举个例子,他想得到富豪赚钱的方法,富豪看到他,想到的可能仅仅是你今天中午吃了什么?

对方越是看低他,越是不会思考重要的问题。

三秒钟后。

西格玛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得到回馈。

【他有没有欺骗兰堂先生?】

——对方说的是真话。

——但是金发兰波为了遮掩王秋先生的存在,希望两人快点走,不想两人见到王秋先生。

兰波想知道:【这个家伙的异能力是什么?】

——没异能力名字。

——不具备战斗力,当他触碰一个人时,发动异能力,可以与对方交换最想知道的情报。

同时,两人的表情微变,大眼瞪小眼。

金发兰波猛然后退一步,亏大了,懊恼地说道:“怎么会有这样阴险的交易类异能力!”

西格玛雀跃地把知道的内容告诉兰堂先生。

阿蒂尔·兰波的汉语停留在入门阶段,模仿汉语读音说道:“‘王秋先生’是谁?”

金发兰波怼道:“一个华国朋友,与你无关。”

阿蒂尔·兰波说道:“西格玛——”

金发兰波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再派他过来,我就杀了他,别以为在单独的空间里就是无敌的。”

阿蒂尔·兰波的目光打了个转。

金发兰波的身上给予他无形的威胁力。

既然这个人前面说的话是真的,有所隐瞒,是为了一个华国名字的人,阿蒂尔·兰波自认想要得到的情报已经得到了,总不能逼得对方跟自己彻底成为敌人。

行动果决的阿蒂尔·兰波撤掉了“彩画集”。

“希望下次见面,我们仍然不是敌人。”

“哼。”

金发兰波正想要走,忽然扭头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最开始的问题!”

阿蒂尔·兰波怔了怔,最开始的问题是异能力名字?

阿蒂尔·兰波带着西格玛离去。

“嗯,就是那个像诗歌集的名字。”

背后。

金发兰波捂住脸,发出了微不可见的低叹。

——《彩画集》!

“搞什么,出现这种异能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跟诗人魏尔伦瞎搞出了一个共同作品。”

金发兰波眼底的哀伤一闪而逝。

这个世界,有三个兰波,唯独没有真正的魏尔伦。

没有这个人。

兰堂不是这个人。

黑发绿眼的外表,大概是两个世界最后的倒映。

异能力限制的时间一过去,金发兰波马不停蹄地跑回燕京,想要把他亲爱的爸爸送进整容手术室。

另一边,阿蒂尔·兰波越想越不对劲。

“王秋先生。”

日语和汉语的读音不一样。

麻生秋也的读音:【aso akiya。】

王秋的读音:【wang qiu。】

这个名字含在阿蒂尔·兰波舌尖,发音端正,依稀之间,他记起了秋也闲暇之余对自己念的华国古诗。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听不懂。

但是秋也为他解释过意境和每个字的意思。

阿蒂尔·兰波的脚步放慢。

西格玛关心道:“兰堂先生,您在思考那个人隐瞒的华国人吗?”

阿蒂尔·兰波说道:“帮我找懂日语的华国人。”

西格玛火速去找人。

……

一名普通的日语爱好者收下小费,十分乐意为两个外国友人科普道:“王秋和麻生秋也?”

“两个名字的共同点,不就是一个‘秋’字吗?”

“akiya就是汉语里的qiu。”

“王是我们国家的大姓,王秋是典型的华国人名字,麻生秋也则是典型的日本人名字,具体来源不清楚,所以两个名字其实不能混为一体。”

“二位还有要我翻译的内容吗?”

西格玛听完后,感觉没有什么问题,扭头去看兰堂先生,他却发现兰堂先生的脸色不太好看。

“西格玛,去调查那个叫王秋的人。”

“为什么??”

“这是我的直觉——就跟保罗背着我搞坏事的时候的预感差不多,他八成又是在做坏事!”

长一张脸的人怎么可能不喜欢坑自己?

他们可喜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