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大明星的绯闻女友 > 第一章 大明星之死
 
  阳台上没有灯,天空飘着细雨。谭苑秋从未封闭的阳台伸出头去看,在雨中黑夜深不见底。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伸出头去看飘雨的夜空,冰冷的雨滴打在脸上,木夫夫地让她感觉到些许安慰。

  “如果从三层楼上掉下去会怎样?”她听到自己仿若玩笑的话从口中说出。

  谷雨此时正在一个无聊的应酬之中,他打起精神听着对方的夸夸其谈和不停蠕动翻飞的嘴唇微笑着。刚接起电话,便听到谭苑秋这句让听的人胆战心惊的话。

  他全身顿起鸡皮疙瘩,霍地站了起来,桌上的人被他突然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抬头看到他凝重的脸色,便也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音。

  谷雨走到门边,他冷静地斟酌着用词,谭苑秋肯定不会无缘故这样说话。

  “什么都不会发生。你听我说,现在进到房间,上床去躺着……”

  他边说边招手让她的助理李乐天过来,她翻开记事本,把滚珠笔递到谷雨手中,谷雨在上面写道:长宁街枫林别墅32号!快叫车。

  李乐天急急忙忙点开微信用滴滴叫了出租车。

  “我想见你——”这个时候,无论什么话都行,只要能安抚到她,让她冷静下来就行。谷雨便往外走边对电话那头的谭苑秋说道。

  但是谭苑秋像是没听到他所说的话,她轻声地哼起了昆曲《牡丹亭》中的唱词:“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深夜的雨天和良辰美景毫无相干,曲曲袅袅的声音像是她幽暗难测的心事。

  “苑秋,你记得林家胡同的蜜饯吗?我明天就让助理买来给你送过去。”谷雨像是没感觉到谭苑秋的异常,只用轻松的语气和她谈家常。

  他脑中努力搜寻着谭苑秋喜欢的东西——衣服、甜食、戏曲、电影等。只要能找东西转开谭苑秋的注意力,让她和自己正常谈话就行。

  但是谭苑秋却一味地唱着《牡丹亭》。谷雨不懂戏曲,他虽然学生时代还去看过《青春版牡丹亭》,可究竟只是惊鸿一瞥,怎么也接不上谭苑秋的唱调。

  他在车上也一直听着谭苑秋唱下去,不时发出声音表示他在这边听着。

  出租车稳稳地停在谭苑秋的别墅下面。他和李乐天冲了下去一起敲门,却无人来应。

  她家的大门是数字密码锁,很有规律。他曾经来她家帮她取过东西,他努力搜寻着记忆,有七有四,只有这两个数字,排列方式很简单……

  7-7-7-744。

  门开了,冷静,他边听着电话边往楼上跑。

  “苑秋……”他一路畅通无阻找到正在阳台上的谭苑秋。她穿着真丝粉色睡袍坐在阳台上,浑身都被雨浇透了。从房中透出的灯光照在她惨淡的面容上。

  见到谷雨,她对着他微微一笑,凄切的笑容一闪而过。

  “默默!”说完她突然往后一倒,从谷雨眼前消失。

  谷雨往前伸出手去抓,却什么都没抓到。

  “苑秋……”他听到自己凄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来。他冲过去趴在阳台上往下看,底下黑漆漆一片暗影。

  头脑中一片空白,他转身往下跑,推开一切阻碍的事物。跑下楼梯,推开大门,他沿着谭苑秋掉下来的地方跑过去。

  谭苑秋仰面躺在水泥地上,昏暗的路灯照在她的身上。她的眼睛似乎还睁着,地上黑乎乎一片,腿脚扭曲着。

  他刚想去把抱她,有人跑过来拉住了他。

  “别看!”是跟在他身边的助理李乐天,她迅速脱下薄外套把她的头部遮了起来,只把口鼻露在外面,可是露在外面的口鼻都在流血。

  谷雨伸出手再次想去抱谭苑秋。

  “你不能动她,得等医生来。”李乐天的声音颤抖着,传到谷雨一时难以思考的大脑中。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谭苑秋,抬头看着她跳下来的阳台,只有细雨绵绵还在凄厉地往下落。

  李乐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找来了一把雨伞和一个小毯子,她把毯子盖在她的腿上,又撑开伞遮在她身上。

  谷雨蹲在地上拉着谭苑秋的手,她的手冰冷寒湿,软绵绵的一点气息都没有。

  警车救护车的声音先后响起,他和乐天被安置在一边,木然地听着他们交谈,木然地回应着警察的问话。

  “她死了!”他脑海中渐渐地确认了这件事,看到躺在地上她的样子第一眼时他就知道的。

  大明星谭苑秋跳楼身亡的新闻在一个月内以不同的话题登上热搜。她的成名史、感情纠纷、家庭关系和遗产分配等等轮番被拿出来讨论。

  而谷雨作为谭苑秋跳楼现场的目击者,也一并在热搜上多次出现。他刚入行不久追求过谭苑秋的往事也一并被扒出来。可是这些年公众知道的谭苑秋并未和谷雨真正交往过,他们之间相处反而更像是姐弟。这两年见和她有感情纠纷的是富商钟凯以及小她两岁的男演员张角。

  最终官方的结论是抑郁症导致的自杀身亡作为定论。

  谷雨以朋友身份操办了谭苑秋的丧事,看着诸多圈内人士在她灵前吊唁,谷雨一身黑衣陪在谭苑秋母亲身边回礼。

  谭苑秋爱热闹,爱锦衣华服,入行以来也一直绯闻不断。她曾经红极一时,虽然这两年没有作品势头稍减。但是凭借着早期的大热作品加上不时的绯闻和家庭纠纷也一直活跃在公众视野中。

  在她跳楼前一个星期,她还在这个豪宅里面举办过小型聚会。

  作为多年好友,谷雨知道谭苑秋的痛苦。她插足钟凯家庭爱而不得,又不停在新的恋爱中迷失自我。她又是底层家庭出身,有一个爱钱爱势把女儿当摇钱树的母亲。

  钟凯并未出现,张角在她灵前哭成泪人,其他形形色色和谭苑秋有过纠缠的人闪过谷雨的脑海,究竟是多大的绝望让她选择了那样剧烈而决绝的方式离开人世,谷雨不解。

  谭苑秋虽然离开了,但是她身上的谜团还未揭开。身后事更是热闹,连多年未现身的父亲也开始出来争夺遗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