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大明星的绯闻女友 > 第二章 绯闻源头
 
  尽管目睹了谭苑秋的惨死,对小职员的李乐天的来说,生活还得继续。

  谷雨的经纪人马志民将一份装在牛皮纸口袋的资料递给李乐天,“你把这个给老板送去。”

  李乐天接过文件袋打车直奔谷雨家。自从处理完谭苑秋的后事,谷雨再也没出过门,连预先定下的工作都一股脑全部推掉。

  李乐天拿着资料袋按了好一会儿门铃也没人开门,在给谷雨打了两个电话之后外门总算开了。

  他的家是一个仿四合院的小别墅,进门后有一个小院子。她穿过小院进到客厅把文件袋送到谷雨手中。

  谷雨接过袋子什么也没说直接丢在旁边矮桌上。

  自从那个雨夜后,这是她第一次单独见到谷雨。共同的糟糕经历,见到谷雨只会想起那天晚上。他们在冷雨中陪着谭苑秋躺在湿地上等警车和救护车,却无能为力看着她香消玉殒。

  “我走了老板。”李乐天并不想单独面对谷雨。马志民并未交待其他事情,文件送到,她的工作也就完成了。

  “你会通下水道吗?”就在她想转身走的时候,谷雨忽然问。

  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会,可顿时觉得不妥。她是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摇头回答问题的习惯还没彻底改掉。

  而且谷雨是她的老板,老板有麻烦,自然都是员工的。

  “我没通过,但我可以试一下。”李乐天说着放下包就往房间里面钻。

  “那边。”谷雨用嘴努了努方向。

  李乐天进到谷雨指的房间,原来是他家卫生间的下水道被堵住了。地漏是打开的,旁边放着短棍和细铁丝,看来他自己试着通过了但没搞定。

  李乐天试着去用棍子和铁丝都通了下,她完全摸不着头脑。

  “我搞不定,得找专业疏通下水道的人来看。”她站起来对跟在后面的谷雨说。

  “我不想让陌生人进我家。”谷雨言明。

  于是李乐天又蹲下身拿着铁丝捅了几下,还是不行。她直起身来,刚想开口问谷雨还有没有其他可用的工具。

  “你真没用!”谷雨忽然对她说。

  李乐天有些愕然地看着他,谷雨的表情非常漠然。

  “这又不是我的分内的工作?”乐天回到。

  “你的分内工作是什么?你是我助理,我让你做啥你就得就做啥!”

  乐天没在接话,虽然谷雨在工作上一向要求严格,但是他并无刁难员工的习惯。现在的他看起来不太正常。

  李乐天继续弯腰去看下水道,那根细铁丝还有好几个弯曲,她使劲地把它抻直,然后在顶端弄了一个小钩子。

  再通了几下,感觉掏到东西了,于是耐心地慢慢从管道里面勾出了一大团头发等物,黑漆漆的盘成一团。再掏几下,又勾出一些盘在发丝里面的碎纸和塑料。直到再也勾不出东西,打开水龙头看到已经能正常漏水了。于是她把那些掏出来的东西丢掉垃圾篓里面。

  “好了。”她笑着对谷雨说。

  不过她刚才弄了半天下水道,手上脏兮兮的难受,她转身想去洗手。

  在她转身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的谷雨说:“为什么你经历了那样的事还能若无其事呢?!”

  李乐天手也不洗了,倏然转身看着谷雨。谷雨也直愣愣地看着她,他的表情冷漠中带着疑惑。

  若无其事!!!

  如果每天都从噩梦中惊醒,并且梦中能清晰看到谭苑秋躺在地上的惨状也算是若无其事的话,她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只不过有些人有伤春悲秋的资本,而刚毕业的她只能拿出拼命的姿态来努力工作。

  “若无其事,我看你也挺若无其事的吧!你以为自己躲在家里不出门就是缅怀了,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伤心人了!别人想正常生活就是没心没肺了!”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心如铁石,也非常冷漠,明明知道谷雨是在发泄情绪却难自控地反击他。

  忽然间一股凉水从头到脚淋在身上,谷雨扯过旁边的淋浴头对着她冲了下来。

  这当头的凉水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谷雨有病!他不正常。可是自己也不正常,她就不应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上班,更加不应该继续呆在谷雨的工作室。

  她也不躲闪抬头让谷雨把冷水从头到脚给她冲了个遍。这让她有种爽快感,那天晚上的雨太绵了。到现在快一个月了,她觉得那种绵绵细雨一直在下着,连睡梦中也被淋湿惊醒。

  谷雨终于停下手来。

  “对不起。”他看起来很沮丧。

  李乐天懒得回答,她推开站在门边的谷雨,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就在她从谷雨旁边走过的时候,他扯下挂在墙壁上的浴巾,递给她。

  李乐天不接,谷雨掰过她的身子,拿着浴巾开始帮她擦湿淋淋的头发。

  他的动作很轻,“对不起,我心情不好!”谷雨再次道歉。

  “没事的。”她的气倏然全消了。

  等帮她把头发上的水汽擦得差不多,谷雨把浴巾塞到她手上。她拿着浴巾使劲地擦着自己的衣服。她今天穿的是牛仔短裤白T恤,现在全身被水淋透了,看起来甚是不雅观。

  “给你。”谷雨过来递给她一件T恤,她接了过来。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穿谷雨衣服出去的时候,谷雨忽然问她:“那天晚上你都看到了吧!”

  “看到什么了?”她有些楞地反问。

  “苑秋她……的样子……”

  李乐天眼泪忽然滚了下来,“天太黑了,我什么都没看到。”说完她转身往门外走去。

  谷雨太残忍了,这时候和她提谭苑秋死时的样子,不过是他自己无法消化谭苑秋在他眼前死去的阴影。这是乐天这些天一直想忘掉的事,可是呆在家里根本没用。她只能回到人群中,需要新的记忆去替代那个头骨破碎的场景。

  谷雨自己走不出去,他这么问简直是故意拉她下马,让她同自己一起沉沦。

  乐天抓起书包想快步走出谷雨家,在开门的时候谷雨又跟了过来,“你还是穿上衣服再出去吧!”

  李乐天看了下自己贴着身体的湿衣服,把谷雨递给她的体恤往头上一套,拉开门走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