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大明星的绯闻女友 > 第二十四章 绮梦
 
  等他们回来,谷雨正在化妆,乐天和幺幺把每个人要的咖啡和糕点挨个递到手上,后面的拍摄很顺利,五点不到正式收工。

  因为谷雨是《一江春水》签约最晚的主演,也是最后一个拍定妆宣传照的,张灵便招呼所有人一起去吃饭。“晚上没安排的举个手,看看怎么安排车。”张灵自己举着手道。

  乐天是第一次有机会参加这种工作圈的聚会,当即把手高高举了起来。她举着手把票掏出来递给谷雨:“还有两个小时开演,你可以直接去剧院了。”

  谷雨却把她举高的手按了下来说道:“多一张票你不想去吗?”

  乐天有些愕然,她不知道谷雨让她买的两张票有一张是给她的,她指着自己道:“我也去,可我看不懂昆曲啊。”

  谷雨还未卸妆,似乎还在沉郁的角色状态中,他斜倪着眼用低沉的声音说:“如果你不去我就把票给其他人了?”

  乐天忙把票重新接了过来,“去,我去,我也去受一下国粹的熏陶。”

  谷雨旁边的江淮安轻佻的吹了个口哨,谷雨去卸妆了,其他人脸色各异去收拾东西准备散工。乐天刚想跟进去,霍绮雯过来把她手中的票抽了出去。

  “张春兰艺术团!”她的脸色有些怪异,“你知道张春兰是谁吗?谭苑秋恩断义绝的授业恩师。”霍绮雯拿着戏票,自言自语地说完又把票塞回乐天手中,随即也跟着进了化妆室。

  乐天捏紧了手中的票站在门口。她没问过谷雨为什么忽然要去看昆曲,以前也从来没听说他有这爱好。此刻霍绮雯提起了谭苑秋和张春兰的关系,难道因为谭苑秋?

  她上一次从谷雨口中听到谭苑秋的名字是在谷雨家,谷雨和马志民聊到他想买下谭苑秋的房子,要接着往下谈的时候谷雨把她支开了。因为她生活中尽量第回避谭苑秋的事,所以她便也忘了这茬。如今再次联系起来,难道她身上还有什么事是谷雨一直在找寻的?

  她强压下心中随时会冒出来的答案,脸上神色变了又变。

  “你杵在哪里干什么?进来啊!”霍绮雯反过来招呼乐天。她没有忘记乐天跟她说的,她从谷雨家下水道里面掏出来女人的头发和避孕套的事,看来自己给她的打击更大。

  直到上了车,乐天还在想着谷雨去看这戏的原因。谷雨见她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你还想着他们的聚会啊?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乐天便也顺口接道:“我还从来没参加过工作圈的聚会呢?”语气里不无遗憾。

  谷雨有些不相信地反问,“你没参加过这样的聚会吗?”

  乐天点点头,掰着手指道:“我毕业的前两个月天天坐办公室,偶尔出去送送物料什么的又立马回来。后来给你当助理就没做过什么正经工作啦。”

  谷雨正在喝水,“正经工作”四个字比呛到喉咙的水还噎人,他把水慢慢咽下去,竭力止住咳嗽问道:“什么叫正经工作?”

  乐天见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对外的工作很少,我都在给你当保姆呢。”

  她不解释还好,这越解释越歪,谷雨脸色都变了,他咬牙切齿地说:“原来你在给我当保姆啊!真委屈你了。”

  乐天见谷雨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接着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段时间的事打旋似的在谷雨头脑里过了一遍,他恢复神色道:“你别解释了,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现在送你过去找他们,省得天天跟着我转让你无聊了。”说着谷雨便松开握着方向盘的右手去拿电话。

  乐天忙伸手过去阻止,她的手刚好覆在谷雨手上,谷雨转头看了她一眼,乐天急忙把手扯开。她有些讪讪地道:“别闹了好好开车,我更想和你去看戏啦!”

  谷雨脸色转了回来,转而问道:“你怎么不学开车?”

  “我有驾照的,只是没上过路。”

  “那以后出去得你开车了。”

  看来他很介意江淮安嘲笑他给助理开车这事。乐天腹诽着谷雨小气鬼,随口问道:“你放心把你的生命交到我手上吗?”

  谷雨顿了顿,作出一幅沉思的样子。“不放心,所以明天开始你给我好好练车技。”

  乐天此刻有点蹬鼻子上脸,她追问道:“那可以用你的车练习吗?”

  “可以,不过擦到碰到照价赔偿就行。”说这话时他们刚巧停在红灯路口的第一个车位,绿灯一亮,谷雨一踩油门把车开了出去。

  舞台上是咿咿呀呀高低曲折的声音,乐天完全忘记了开场前带着的疑问,很快进入了那个如梦似幻的情景之中,尽管她连唱词都听不明白,但杜丽娘伤情而死又起死回生的故事也能看得七七八八。

  她看得入迷,浑然不觉三个小时已过。表演一结束,舞台上灯光亮起来前谷雨拍了她一下并说了声:“走了。”便率先走了出去。

  耳边是噼里啪啦的掌声,乐天迷迷瞪瞪的跟着谷雨走到外面。直到上了车,她还沉浸在那绮梦之中,耳边余音不散。

  “以后这种场合你要记得提醒我先出来知道吗?”谷雨帮她把安全带系上很自然地说。

  乐天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这是个小剧场,虽然观众看起来也就五六十人。但小心些总是好的。她打开手机,看到微信上有消息提醒。一登录便看到王笑发来的信息:“看后排,你们怎么来了?”

  她忽然地沮丧起来,看来马志民说的没错,她远不是个合格的助理。连这么小的剧场中有王笑她都没发现。虽然被拍到谷雨出来看昆曲反而是好的宣传点,但自己的角色显然切换困难。她总是会忘记自己就是个小助理,得时刻保持警惕。

  “你怎么阴魂不散的。”自从上次王笑给他帮忙之后,她和王笑相处比以前他追自己时自然轻松多了,所以说话便也随便起来。

  “你怎么说话的呢,谁阴魂不散了。外面的新闻都翻多少篇了,谁还管你跟谷雨那点破事。”王笑也不客气回道。

  “那就好,你今天来拍谁呢?难道里面还有啥大人物?”

  谷雨见乐天把他晾在一边忙着回微信,便问:“你和谁聊天呢?这么开心。”

  “我同学,他也来看牡丹亭了。”

  “你们学传媒的怎么有那么多喜欢看戏的,我们这些当演员的反而落下了。”谷雨说。

  “你不是也来看了吗?昆曲比想象中有意思多了,意境太美了。以后我还要来看。”乐天很快从刚才的沮丧中出来,虽然自己今天有几个小错但好在没出啥差错。,以后自己多注意就行。

  “没拍谁,是我想做一个谭苑秋的大专题,张春兰是她老师,我来找点线索。你有什么线索提供给我,帮助老同学我早日出人头地。”王笑很快给她回了过来。

  又是谭苑秋,乐天晃了晃头看向谷雨,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带着这样的目的来的。

  “你看我我脸上有花吗?”谷雨自恋似地摸了摸脸庞。

  “我这个同学是个娱记。”

  “他拍到什么了吗?”谷雨问。

  “他是为苑秋姐来的。”乐天试探性地看着谷雨说道。

  谷雨的脸色有些凝重,“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想做谭苑秋的专题,跑来找线索。”

  谷雨没在说话,深夜的车流不像白天那样密匝,但开得比白天快。谷雨开得慢,赶路似的车一辆一辆超了过去。开了一会儿,谷雨把车停在路边。

  “从你同学那里你知道苑秋姐的什么事没?”谷雨转头看着乐天问道。

  乐天摇摇头,“我今天刚听他说这事,以前没聊过。”

  “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个告诉我。”

  “我觉得你还在关心着苑秋姐的事。”乐天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