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大明星的绯闻女友 > 第四十章 灰姑娘
 
  “吓小姑娘还可以,大男人肯定吓不到,而且这是剧本中的造型,要改就要连剧本演员造型都得跟着变,明天就要拍,你们的要求也太不合理了。”

  脆脆想着这事最快的就是找导演,到了现场见到大家还在忙着,她只能等在旁边等。她看着的时候又给马志民打了个电话,把具体情况一说,马志民都觉得有必要更换,他是见过谭苑秋躺在医院停尸间样子的。

  等到吕行拍完这一场戏,马志民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脆脆把电话递给吕行,吕行先是有点生气,觉得马志民在干预创作。马志民好说歹说,他总算是同意了。便又让徐胖子去和服装道具造型挨个商量,又把确定的造型发给马志民过目后,总算确认了最终模型的效果。

  亓元生走在巷子中,他感到每个房间里都充满了窥探的眼睛,他身后随时可能崩出冷枪来。一定要冷静,他告诉自己。这个巷子每天也会走过无数的普通人,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是一个闲散又无用的人,走路的时候一定不要把身体绷直。他像穿过森林一样走完了这一段路,终于就要到道路的尽头了,他面前忽然掉下一个事物,沉重的落地声下了他一跳,面前是一个女人,是张妍……

  为了让这段表演真实可信,谷雨和导演确定了走位和表演后便在一旁调整状态,他们并没有试从上面掉下来的模型落点是否和演员同步。

  等到开拍,乐天和脆脆远远地看着,两个人都莫名紧张起来。

  谷雨从民巷中走来,他把手笼在破旧的鸽灰色短大衣衣袖中,模型放得晚了一点,擦着谷雨身体落下来,谷雨本能伸手一托,身子却往后躲,他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这和剧本中的设计不一样,谷雨跌坐下去后没能立马站起来,导演也没喊CUT,谷雨就那样呆坐了一会,他看向眼前的女尸模型流露出的神色瞬息在变,仿佛亓元生附体一般,害怕惊恐思索等逐一转换^

  直到谷雨的表情转为木然,导演才喊CUT,大家都拍起来手来。乐天急忙跑过去拉谷雨,他却没能立即站起来。

  “你别管他,不要打断他的情绪。”导演直接在对讲机里面喊话。

  这是谷雨进组以来的第一次一条过,到了后面拍摄她和张妍尸体面对面的镜头,此刻模型已经换成了演员本人,谷雨伸出去迟疑的手以及狠下心转身的动作都一气呵成。

  这场表演非常慢,和最开始设计不一样,但是导演很满意,夸奖他终于成了亓元生。谷雨开拍了接近半个月才得到导演全然的夸奖,脆脆和乐天开心地击了下掌。

  今天在集中拍摄睢静的戏,睢静要请假三天去出席时装周。谷雨下戏早,不过也是晚上六点了。脆脆约了朋友出去吃饭,朋友是圈内人,她便把林朗也带着去了。

  陈师傅和他们不住在一个酒店,所以到了酒店便只有乐天和谷雨两个人。这个酒店的最高的两场房间电梯是专用的,电梯便只有他们两个人。

  因为很少出去,这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两个人单独在一部电梯上。乐天一进电梯便紧张起来,电梯这样狭小的空间,一向是让人精神高度紧张的。

  乐天去按电梯楼层,谷雨也伸手去按,谷雨的手就按在了乐天手上。他们都说不清究竟电梯是谁按亮的,可谷雨便顺势抓住了乐天的手。

  乐天心不争气地乱跳了起来,她连看都不敢看谷雨,就这样被他拉着手进了房间。谷雨把手上的袋子扔在地上,他的吻落准确落到她的嘴上。乐天把手放在他的胸前,努力地调整呼吸,头晕目眩地任谷雨加深这个亲吻,她的心终于落到实处,心跳也随着热吻渐渐地平复下来。

  谷雨放开她之后,乐天迅速换了鞋子进入客厅,他都不敢看谷雨的眼睛。她摸着自己发烧的脸,这个房间里现在就他们俩,如果谷雨再次亲她,不知道她们的关系会不会更进一步。这么想的时候脸烧得更加厉害,她不由得自己去捂住双颊。

  谷雨跟在后面,见到她的样子觉得又喜又乐。他刚认识乐天的时候曾经以为她是个大胆的女孩,可相处下来发现她非常很脱线,想法虽多却始终不敢乱踏一步。

  热恋中的人总觉得对方什么都好,他现在看乐天就是这样。觉得她简直是个完美的恋爱对象,漂亮可爱不乏纯情,加上偶尔脱线。他总是看见她就心情舒展起来。

  谷雨过去拍了一下她肩膀,她受惊似的转头来看她。

  “换衣服,我带你出去玩。”谷雨道。

  “真的?”乐天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谷雨点了点头,反问:“难道你不想出去吗?”他的声音带着蛊惑。

  乐天忙不迭摇头,她拉着谷雨手摇道:“还是出去玩吧!”

  他们来上海之后一直被困在酒店和剧组之间,乐天早就憋坏了,怎么可能放弃外出的机会。

  乐天觉得这是她们的第一次约会。她把所有衣服在床上一字排开,选来选去始终决定不下穿什么,直到谷雨过来催她。她便开门让谷雨进她房间来,让他帮忙在犹豫不决的两件毛衣中挑选一件。

  最后谷雨帮她选了彩色的一件,胸口上啜满五彩的水晶石。

  谷雨的服装一向颜色单调,灰的白得黑的,乐天以为她会选灰色的。

  “这件好吗?”乐天还是犹豫,她看到谷雨外套里面穿的是灰色的高领毛衣,自己也穿灰色的走在一起会更加搭配。

  “你穿彩色的漂亮,衬你。”谷雨这么说,她才把谷雨推出门外,高高兴兴换了衣服跟着出门。

  乐天不能喝酒,要了杯纯牛奶,她看着谷雨和江淮安边喝酒便轻松地聊着天。自从她工作以来,特别是上次喝酒过敏进医院后,总觉得不喝酒会错过很事,有些热闹会彻底错过。

  她看着谷雨优雅地把金黄色的液体送入口中,不由得抿了下嘴。

  “你想喝?”谷雨问。

  乐天点了点头,谷雨明白她好奇心占上风,因为她肯定是不能喝酒的。这就像小时候对大人的羡慕一样,越是做不了的事越在好奇心驱使下总是格外渴望。

  “借给你装一下样子。”谷雨把酒递到乐天嘴边。

  乐天妆模作样深吸了一口,“香,好酒!”

  江淮安招了酒保过来和他说了几句话,过了一会儿酒保拿着一杯鸡尾酒过来放在乐天面前。她忙说:“我不能喝的,酒精过敏。”

  “这是纯果汁兑的,没任何酒精含量。”

  乐天凑近闻了一下,确认没酒精味,当下便抬起来去和他们碰杯,还豪气地说了一声:“来,我们干杯!”

  江淮安喝了一小口笑道:“我们可不敢干,要干你自己来。”

  乐天喝了一口,在嘴中细细地品了一下。

  “什么味?”江淮安问道。

  “橙汁菠萝和柠檬,其他不知道。”乐天老实回答。

  “这款鸡尾酒叫做灰姑娘,以后你想喝可以自己调。”江淮安道。

  乐天又喝了一口,顿时觉得入口无味,此刻的江淮安简直刻薄,不过看到他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这个名称的应景,她想也许他是无心的,当下便也做出高高兴兴的样子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