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和七重人格的反派结婚后[穿书] > 第73章 番外
 
(一)霸道总裁和她的金丝雀。

“好了, 今天她们都不在,我们俩把话说开了。”

伊家别墅的客厅中,正在上演着当堂对峙的戏码。

许邻秋看着对面严肃的女人, 正襟危坐起来:“你说吧, 我有什么不好的, 我改。”

青青陪她去各地打卡之后, 情绪就一度不对劲了起来,网上评论一片叫好说着狗仔不要再拍她们给他们喂狗粮了,她则换上了西装, 把她拉到客厅。

她知道,总裁大人又有新花样了,可不得配合她嘛,如此,就出现了现在这一幕。

“好。”伊臣青身子后靠, 撩了个二郎腿,遥遥睨着她, 一股不可一世的霸总形象完全跃然于眼前。

她甩出一沓画来,又身子前倾,依次摆开:“首先, 我知道你喜欢画画, 但如果不是看到了你的画,我还不知道我在你心里的地位。”

“我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她看向她。

许邻秋随即一笑:“当然是雇佣关系, 总裁您包养的我。”

“你既然知道,那这些画里为什么十张只有三张我?”

伊臣青挑眉问着。

许邻秋的声音结结巴巴:“这不是这么多人格您占大头嘛。”

“胡闹。”

她被忽然的这么一声吓到了,又听到她冷嗤一声:“我花钱包养你,你却还天天想着别人, 既然这样,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话说完,她利落地站起身,就往楼梯上走,绝情又冷漠。

许邻秋连忙追上去,扯住她的袖子,满眼哀求:“我求求你,不要和我结束关系,我再也不这样了,你知道的,我爱你,离不开你……”

这句话说完,许邻秋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伊臣青看了她一眼,小声道:“别笑。”

她立马又换上了副悲伤的表情,对上伊臣青略显不耐烦的眼神。

“松开。”

“我不……”

“松开!”

……

由此,俩人一直纠缠到了房内。

房门一关,伊臣青便将她抵在门前,捏住她的下颌,微微溢出一个嘲讽的笑:“难道不是因为我的钱?”

“不是……”许邻秋倔强地看向她,她就轻轻一笑:“那好。”

又走向床边,施施然躺下去,挑眉看向她:“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我伺候好了,这段关系自然不会结束。”

“好……”许邻秋咬唇,慢慢走向她。

直到她的阴影覆在她身上,只听得一道金属镣铐的上锁声。

伊臣青的两只手被忽然铐住,表情绷不住了:“你在干嘛?”

“干嘛?”许邻秋压住她的两条腿,将她的手举到头顶上,一只手按住,让她动弹不得,又微微笑起来:“你觉得呢?”

“伊臣青,我忍你很久了。”她眸色阴沉,缓缓靠近她:“我今天本就是来和你划清界限的,没想到吧,我找了个比你更有钱的下家。”

“这些年,要不是为了钱,我何必曲意迎合,每天挂着谄媚的笑。”

“今晚,我就要把你这些年付诸在我身上的加倍奉还给你……”

她含着雅致的笑,一手利落地扯开红酒瓶的包装,让塞子在瓶口周围徘徊,红酒微微洒落,沾到塞子上,几分靡丽。

“不是说想要钱吗?我给你钱,想要多少尽管开口,只要放了我。”伊臣青咬住唇,耳廓渐渐变得通红,视线紧紧盯着她,像是屈辱着。

好玩归好玩,但许邻秋心里明白可不能疼着青青了,她伏下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偏不要钱,就要折辱你。”

她动作娴熟,一边若即若离地摆弄着瓶子,一边微偏头迅速含住了她的唇,将那声短促的声音堵在口中。

她厮磨着她温软的唇,舌尖碰撞着贝齿,视线里是女人绯红的脸颊,微微颤抖着搭在下眼帘的睫毛,耳边是若隐若现的像羽毛般的小声吟呻。

她的回应让她心中雀跃,一阵兴奋感从心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她撬开她的贝齿,用滚烫的舌尖去挑动她粉嫩的舌,轻柔搅动,吮吸着,喉部肌肤缓缓滚动。

房间内逐渐弥漫开浓浓的香味,直到葡萄酒流下床单,她才将塞子缓缓塞入,但些许酒液却又沿着塞子流下,浸湿床单。

伊臣青被钳制住,只能晃着腰‘抵抗’,嘴里断断续续的声音颤抖着:“你会后悔的……”

“唔……”可换来的却是更加让她溃不成军的深吻,那滚烫的舌尖疯狂地搅动着,鼻尖萦绕着的是她最爱的那股香味,随着这般‘欺凌’,她微红的眼尾有眼泪流出,承受不住了似地喊她:“姐姐……不要……”

许邻秋习以为常地微微松开唇主导着她换气,一只手松开她的镣铐,用温热的掌心揉了揉她的手腕,笑声醇厚可手下不停:“不是说要让我后悔吗?嗯?”

“后悔就是……”

“让你碰不到我~”脱离桎梏的一瞬间,伊臣青扬起唇,强忍腿软起身想跑,却又瞬间被她扑了个满怀。

“好啦~我后悔了~”许邻秋笑着将她牢牢搂在怀里,指尖触感仍旧潮热,她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笑中又带了几分可怜:“我亲爱的总裁大人,其实是我骗了你,没有什么更有钱的下家,你也应该知道的,我们家的情况有多缺钱,但也正因为这样我才能留在你的身边,拜托请不要和我结束这段关系……”

重新升起的那股舒适感让伊臣青低头咬住她的脖颈,扬着笑,随着眼中逐渐升腾起的雾气一点点轻柔吮吸起来,又娇软低吟:“下不为例,金丝雀就该有金丝雀的样子知道吗?”

许邻秋将五指顺入她的黑发,随着脖颈处密密麻麻的触感微昂头笑着,笑着再一次拔出又塞入红酒瓶瓶塞。

“嗯……”

……

(二)亲爱的医生小姐

伊臣青病了很久了,此刻穿着宽松的病号服,起因是自己贪玩弄得有个东西出不来。

她住进了妇科,医生和她商量今晚就要做手术,她忐忑又不安,怀疑自己得了手术前应激症。

直到她的主治医生许邻秋推着治疗车走进来,她连忙装睡,浑身发热,不敢想象这场手术将会多么艰难,但是不做的话,总不能一直这样……

“再询问一次你现在的情况哦。”许邻秋拿着个小本本,戴了口罩,穿着买回来的医患情趣套装,一身白大褂。

今天,是每月一次的妻妻cosplay,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做好,当然要玩得尽兴。

瞧着患者不应,她走过去拍拍她的肩,关心着问:“怎么了,还感觉有震动感?现在很不适吗?”

面对那样目光灼灼的注视,伊臣青没办法再装下去了,只能闭着眼睛点头:“很不舒服……”

“流不尽?”许邻秋再次问,满脸严肃。

“嗯。”女人耳廓已然通红。

“那昨天就已经通知过你今晚做手术的,你准备好了吗?”她继续说着,边走到床尾跪上床。

伊臣青睁开眼,有些害怕:“医生,做手术会很疼吗?,可以不做吗?”

“基本不疼,疼得话我会打麻药,至于做不做手术那要看你,不做的话就得一辈子忍受现在这样的感觉。”

“所以……你做吗?”

想到要一辈子不舒服,她终于咬咬牙,坚定地点头:“做!”

“那我要开始喽。”许邻秋笑了笑,露出口罩的一双眼睛眉眼弯弯:“你先把腿弓起来,分开,方便我接下来的操作。”

“好。”伊臣青照做,紧张地望着她,接着医生继续说:“你得要露出手术部。”

“嗯……”她又慢慢照做,更加紧张了,直到医生盯了她要做手术的地方半响,她紧张得浑身发抖,干脆闭上眼,双手死死攥住了被单。

医生开始做手术。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折磨了她很久的东西慢慢被拿出,却让她满心空虚,直到一道阴影罩到头上,医生边问她边解释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由于那个物体堵了很久,猛然被拿出来会造成组织塌陷,所以我会先找东西帮你填塞起来,直到复原。”

“好……”随着她尾音的落下,伊臣青感觉到医生的行动很快,她咬住唇,才不至于发出声音。

又抖着声音道:“现在感觉很干。”

“那怎么办?忘记带生理盐水了,抱歉。”

“只能这样了。”一道阴影覆到了头上,遮盖住视线,伊臣青将口罩扯下,露出殷红的唇瓣,弯着唇:“我用另一种方法你不介意吧?”

“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伊臣青满眼水光,忍不住张开唇溢出细小的声音,可转瞬间,熟悉的香气袭来,便被那温热又柔软的唇给封住了声音。

许邻秋细细密密地吮吸着她的唇瓣,唇舌相依,她贪念地抵进她的唇中,用滚烫的舌尖纠缠她柔软的舌,热烈地搅动。

女人柔软的腰弯曲着,双腿无意识搭在了她的肩头。

炙热的呼吸相交织,熏红了脸颊,许邻秋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多了……”伊臣青长睫颤动着,如实回答:“但还有点不舒服……”

“哪里?”

“就……就是这里……”她忍不住出声,好久,将脸埋进许邻秋颈窝,喘着气。

“好多了吗?”许邻秋温柔地安抚她,微微偏头吻住她的唇,轻柔地吮吸着,舌尖挑起热烈的深吻。

“嗯……”她无意识地应着,小腿微微摆动:“医生~好喜欢……”

……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番外了~

另外,上一章答案揭晓,伊臣橙:明明一整篇下来,我连个吻都没有!我才是最纯洁的。(小橙委屈。)

哈哈,竟然一个都没猜到,给你们安慰奖。

感谢在2021-09-11 01:09:51~2021-09-12 00:03: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疏疏如残雪 15瓶;54601507 6瓶;瑾安 5瓶;弟弟 2瓶;月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