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术士剑仙 > 第十五章 修真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别哭了,不就是几个树枝么,用不了多久就能长出来了,不要那么小气。”

楚岚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一位少女,少女的鸽蛋脸上全是泪痕,鼻涕眼泪混在一起,一边抽泣,一边用手不断擦着。

这少女乃是刚才的桃树妖,在这秘境里修炼几百年,得道不久便遇上了楚岚,结果被她欺负成了这般模样。

也不怪人家哭,楚岚差点儿把人家的枝干都给掰光了,如今手里拿着一根桃木法杖,笑嘻嘻的很是满意。

这法杖是他刚刚用桃树枝炼制的,最基础的10级武器,虽然属性不怎么样,但起码能让他装备上,使用术士的技能了。

“你,又不是你从你身上取走东西,你也不疼。”

桃树妖瞪着眼睛,一边气的直跺脚,一边恶狠狠的看着楚岚,特别是看到他手里的法杖,更是恨得牙痒痒,那可是用她的枝杈炼制的啊。

但当楚岚回头,她又不敢作声了,怯生生的向后退了两步,离这个大魔头远一些。

“嗯,现在倒是能看清楚你的样子了。”

楚岚笑了笑,或许是用了人家枝条制作法杖的关系,两人有了因果,所以倒是能够看清楚这桃树妖的长相了。

小姑娘长得不错,十六七的模样透着一种可爱,只不过实际年龄起码有个几百岁了,当自己太奶奶都绰绰有余。

当然,楚岚不清楚自己是否也算“人类”,他现在属于一个“混合体”,既有实体,又有一些数据化。

如果从个人意愿出发,他倒是更希望是一个“人类”,而非数据。

就在两人这么有一搭没一搭说话之时,忽然不远处传来惨叫声,楚岚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悄悄摸了过去。

趴在树丛里,两个家伙看过去,发现不远处正有两波修士在对峙,一边楚岚认得,乃是与自己组队的三人组,少了一个徐晃,不知道在哪里。

而另一边,则也是三个人,为首的,是个壮汉,手里拿着一柄大刀,刀身上还有血,脚边躺着一个人,看模样,身中数刀,鲜血流了一地,显然是不能活了。

“想要跳出来捡便宜,可没那么容易啊。”

壮汉说完话,把刀上的血水一甩,冷冷看向对面三人。

“呵呵,这话说的,我们刚从魔物手上脱困,误入这里,见你杀人,怎么还成了捡便宜,明明该说是我们倒霉才是。”

陆馨雨淡淡说着,随后一递眼色,身旁之人,开始散开。

“这话说的,见我杀人,为何不逃,你们在这里埋伏有些工夫了,只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快把那几人了结吧。

哟,还要包围,道友也想试试我这法宝?”

壮汉说完话,拎着刀看向陆馨雨,对两旁绕来的李瑞和黄熙根本不在意。

“法宝却是不错,可惜,分在哪个手上来用。”

说着不想趁火打劫,但干的可是杀人的买卖。陆馨雨话音刚落,李瑞和黄熙就各自祭出一柄飞剑,从两个方向刺来。

不等壮汉说话,身后的两人就各自祭出自己宝物,一个葫芦,一面小盾,正好迎上两柄飞剑。

葫芦从青色变成了黄色,葫芦嘴里喷出一团浓雾,竟然将飞剑生生困住,任凭它如何挣扎,都无法脱困,仿佛这浓雾是胶做的一般,粘了一个结实。

那边的小盾,则是骤然变大,飞剑叮叮当当的攻了半天,也是毫无进展。

看到这种场面,陆馨雨眉头微微皱起,只见手上一对铃铛,开始发出一连串的响声,壮汉后面的两人当即觉得头晕脑胀,站不稳当。

“哼,雕虫小技。”

壮汉冷哼一声,也不理这陆馨雨,当即大刀一挥,左右砍去,刀罡飞出,竟然隔着十几米,就将不及提防的李瑞和黄熙砍飞。

没有法力支撑,飞剑当即落地,壮汉看向陆馨雨,露出嘲笑之色,而陆馨雨大惊之下,赶忙加大法力,却发现壮汉身后两人已经痛的倒在地上翻滚,而这壮汉,却丝毫影响没有。

“呵呵,这种扰人神智的法术,我见过太多了,要想破除,也是容易。”

壮汉说完话,就咧嘴一笑,只见他口中满是鲜血,竟然不知何时咬破了舌尖。

一口血喷在大刀上,壮汉直接一挥,一道刀罡飞出,陆馨雨不得不停了法术,向旁躲避,但是她能躲过这一刀,却躲不过下一刀。

壮汉补上的这一刀,刀罡一股血红之色,陆馨雨知道躲不开,只得硬抗,身前凝聚一道法阵,结果这法阵虽然挡住刀罡,却挡不住四散的碎流,当即衣衫破碎,手中铃铛,也不知道了去向。

“哈哈,和老子斗,你们还太嫩了。”

壮汉说完话,就给身后两人一个眼神儿,两人当即向左右而去,从死掉的李瑞和黄熙身上摸索宝物,放在储物袋中。

而壮汉自己则一步一步向着陆馨雨走去,距离十步停了下来,一脸猥琐的冷声道: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这话一说完,楚岚当即就愣住了,而那陆馨雨似乎并不意外,当即站起身,笑着道:“既然你想要人家,刚才干嘛那么大力气,害人家都伤了身子。”

也不知羞,陆馨雨当即褪去衣衫,然后就这样缓步向着壮汉走去,轻轻揽住汉子的脖子,送上香唇。

对于送到嘴边的肥肉,汉子自然要笑纳,只见他一把将美人揽入怀中,纠缠在一起,当即少儿不宜的戏码,就这么上演了。

“你们人类就是这么繁殖的?撞屁股?”

桃花妖转过脸看向楚岚,楚岚则捂着脸,实在不想去解释什么。

别看壮汉体格不错,但时间不长,算一算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就四仰八叉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全是痴迷和意犹未尽的样子,但是却完全没了力气。

壮汉倒下了,剩下的两人则是口干舌燥,目光炙热,陆馨雨看向他们,然后勾勾手指,他们当即就冲过来,什么法宝财物都不要了,眼中只有这个女人。

“要不你也下去吧,看着挺热闹的。”

桃花妖继续补刀,楚岚则是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修真界都是些什么玩意儿,简直一点儿礼义廉耻都不讲。

伸手摸出一张唤灵符,楚岚就准备动手了,他觉得那壮汉在这种情况下断然不该做这种事,旁边就是尸体,血腥气弥漫,谁还有心情干这些勾当。

大家都是男人,什么时候会想些什么,心里都有数,这种场面正常男人都是不会产生情欲的,完全不合逻辑。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陆馨雨定然修炼了魅术,可以迷惑人的心智,产生一些违和的想法,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壮汉就着了道。

或许就在他吐出口中鲜血的那一刻吧,魅术向来防不胜防,稍有差池,就会中了招。

可见陆馨雨非常危险,这种人,是断然留不得的。

将唤灵符扔出去,楚岚暗自发动技能,只见符纸当即燃烧起来,化为一个铜甲卫士,手持大刀,就杀了过去。

壮汉还在提裤子,这铜甲卫出现突然,不及反应,就被一刀砍了,那边的三人还在“缠斗”,被这突然一幕吓了一跳,想要逃避却是晚了,铜甲卫大开杀戒,一刀一个,很是干脆。

“你叫什么名字?”

楚岚站起身,对着身旁桃花妖说道,桃花妖一愣,想了想,然后摊开手道:

“我自从有了灵智,就没取过名字,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看着那天真无邪的表情,楚岚叹息一声,然后道:

“那以后你就叫小桃吧,我说小桃啊,人族可不都是这样的,这是特例,懂吗。”

毕竟这桃花妖天真无邪,这幕活春宫实在是有点儿拉低人族的位格,要是从此让这桃花妖以为人族各个都是情虫上脑的,随时随地啪啪啪,可就完蛋了。

把能捡走的东西都捡走,楚岚秉承“勤俭持家,吃干抹净”的光荣传统,如同扫荡一般贪婪的在尸体上摸索。

结果楚岚发现,除了壮汉有一个储物袋外,其他人都穷的掉渣了。

因为汉子已经死了,这储物袋就成了无主之物,所以楚岚没客气,当即察看了一番。

几块灵石和一些银两,其他再无他物,看来散修的贫穷,超出楚岚想象,也不怪他们贪婪和残忍,这种修炼条件,他们怎么可能安安稳稳的修行。

拿什么去修行。

把东西都搜刮干净,楚岚提起桃木法杖,放出一道道火焰,将这些人的尸体都烧了。特别是那个陆馨雨,楚岚放出了两道火焰,生怕烧不干净,那女人怪怪的,他可不希望出什么意外。

“我说小桃,你说的那个遍布草药的山谷,还有多远,是不是走这边的。”

楚岚指了指前面,小桃则是点了点头道:

“就是那边,大概再走个半天就可以了。”

听了她的话,楚岚笑了笑,随后迈开大步,向那边走去,不再去理会那些燃烧着的火焰,以及那些卑贱的生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