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港综之我是警察 > 第五百一十四章、我要做一个好人
 


  “师妹,请问雷处长在吗,我有事找他。”

  第二天一大早刘建明就来到了警务处,看到眼前的警务处大楼,他觉得自己腿肚子有点转筋。

  昨晚回到家后,刘建明想了一夜,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想做一个好人,不想再回到以往打打杀杀的日子了。

  除了因为警察地位高,被周围邻居羡慕,更不要是收入高。

  在做古惑仔的时候,即使有Marry姐关照,刘建明一个月也只有二三千收入,去掉吃饭、水电等花费就没有多少了。

  做了警察就不一样了。

  得益于港府对警察的高薪养廉,把警队的工资标准分为59级。

  以现在的标准,即使是刚刚进入警队的警员,一个月工资就有一万多。

  督察就更高了。

  即使是最低级的督察级别也是26级,每个月可以拿19010的薪水,至于高级督察就更多了。

  这钱都是合法收入,自己可以随意支配,再加上住房等补助,自己可以轻易过上富足的生活,这笔做古惑仔打打杀杀可强多了。

  刘建明没敢直接去雷卫东办公室,而是来到负责接待的女警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是尖沙咀CID组的刘建明督察。”

  “刘建明,我听说过你,尖沙咀有名的后起之秀。”女警抬头看了刘建明一眼,对其笑容有些着迷,笑着说道:

  “雷处长很忙的,你和他预约了吗?”

  “没有,不过我有急事找处长,你帮我问一下就是了。”刘建明连忙说道,“事情之后,我请你吃饭。”

  “好吧,我帮你打电话问一下。”负责接待的女警点了点头,随后拨通了雷卫东秘书的电话。

  “处长,尖沙咀警署的刘建明督察来了,他有事找你。”知道刘建明来意后,秘书拿起电话通知雷卫东。

  “我现在正忙,让他在会客室等一会,十点半后再过来。”正在办公室喝咖啡的雷卫东,看了一下手表,回答道。

  虽然自己现在没啥事干,都需要喝咖啡看报纸打发时间,但不能马上就见刘建明,必须压他一下,也让他组织一下语言,想好一会怎么说。

  这就是权威。

  也是上级在下属面前保持威严的办法,下属即使知道上级故意凉自己,心里不高兴也必须忍着。

  “刘督察,处长现在比较忙,让你在休息区喝杯咖啡等一下,十点半再去办公室找他。”秘书放下电话说道。

  “好的,谢谢你了。”刘建明心中不禁一阵庆幸,还有一个多小时,可以组织一下语言,希望能让处长网开一面。

  于是一个人踱到休息室坐了下来。

  “不愧是警务处,待遇比警署好多了,连休息区的沙发都是真皮的。”感觉屁股下面的沙发又软和又舒服,刘建明心里不由的感叹起来。

  “咖啡机理的咖啡竟然是蓝山的,真是大手笔,如果去外面喝,一杯咖啡至少三十块港币,就摆在这里让人随便喝,这待遇真的不能比。”

  看着不远处的咖啡机,刘建明走过去用纸杯接了杯咖啡,放到鼻子尖儿一闻,那味道真的很是醇厚,比大街上的速溶咖啡好多了。

  拿起一旁的小勺给咖啡加糖,然后坐在沙发上仔细品尝起来。

  “刘督察,处长有请。”

  等待的时间就不说了,连续倒了五六杯,灌了一肚子咖啡的刘建明刚刚又到了一杯的时候,就听到背后有人说道。

  “好的,我马上就去。”突然的声音让刘建明险些把手里的咖啡打翻掉,连忙将手里的咖啡往一旁一放,说道。

  “是不是太浪费了。”

  刚想起身上楼,但看了看已经冲好的咖啡,刘建明有些舍不得,这一背可是三十多块,敢说自己一顿饭钱了。

  于是端起来,不顾它还有些烫,就倒进了嘴里。

  “糟糕,早知道不喝了。”

  因为咖啡刚刚冲好的缘故,很烫,刚刚进入嘴里,刘建明就感到舌头被烫的差点叫起来,整个脸都红了起来。

  “舌头麻了,嗓子也有点哑了,一会见到处长怎么说话呀,不该贪心呀。”刘建明急的汗如雨下,后悔不该贪那杯蓝山咖啡了。

  “用水冲一下吧。”看着刘建明痛苦的样子,一旁的女警姐姐拿过一瓶非常可乐递给刘建明。

  “谢谢,真的太谢谢了。”接过非常可乐拧开往肚子里直接灌了大半瓶,那透心凉让刘建明很是舒服,不由的说道。

  “不用,刘督察,你还是快点上去吧,处长时间宝贵,不能让他久等了。”女警姐姐好心提醒道。

  “嗯!”

  刘建明点点头,直接已经没有退路的他,硬着头皮走进了电梯。

  “希望这次一切顺利。”进入电梯不知道为什么,刘建明竟然想到了007系列中的魔鬼党,那个大头头最喜欢的就是设计各种机关杀人。

  其中有一部电梯就是这样,其地板是和活动的,可以在升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打开,然后让里面的人活活摔死。

  虽然警务处的电梯不可能这样,但有心事的刘建明还是有点担心,把身子紧紧的贴在电梯壁,脸上都开始冒汗了。

  貌似处长就和魔鬼党的大头头差不多,身家亿万,处长只是他们游戏人间的一个身份。

  好容易电梯来到雷卫东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见门打开立马冲出去的刘建明回头看了一下没有变化的电梯,不由的摇头苦笑。

  自己实在太紧张了,怎么能认为处长是魔鬼党那个妄图毁灭社会的坏蛋。

  “建明,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看着刘建明进入办公室,正在给办公室浇花的雷卫东,放下水撒,擦了下手,笑着走过来,握着刘建明的手摇了摇,“来,过来这边坐坐。”

  “有点事要向处长汇报?”刘建明低着头,轻轻的说道。

  “汇报,可以呀,是不是警署的同事欺负你了,让你来我这里诉苦。”雷卫东笑着回应道。

  “不,警署的同事和我合作很是愉快,我来这里是有私人的事情,”刘建明咬了咬牙,准备把一切都说出来。

  “私人的事,需要到我这里谈,也好。”雷卫东点点头,哈哈一笑道,“来,坐坐,想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不用,不用,我不渴!”听到咖啡两字,刘建明就感到舌头有些疼,刚刚的咖啡实在太烫了,即使用非常可乐冲了一下,现在还是有不少后遗症。

  “嗯,你声音怎么了,有点沙哑,是不是昨天没有休息好,感冒了。”听到刘建明的声音有些沙哑,雷卫东很是关心的问道,

  “有病就要看医生,不要用身体死扛,警队的事固然重要,也不能不要自己的身子。”

  “谢谢处长关心,我没事,真的没事,回去吃点药就行了。”刘建明可不敢说自己是被咖啡烫的,那样的话也太丢人了。

  只能羞得脸红脖子粗,向雷卫东摆手感谢其关心。

  “没事就好!”雷卫东点点头,笑着说道,“我们还是坐下说话,这样的话你也不会拘束。”

  “是,处长。”刘建明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说吧,是什么事要你专门跑一趟,不能通过电话汇报。”看到刘建明坐下,雷卫东也坐下来,笑着向刘建明问道。

  “处长,我有罪。”想到自己过去犯的罪,刘建明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向雷卫东鞠躬道,“我向你坦白,我没有做警察的权利。”

  “没有做警察的权利,怎么了,你犯错了,不对呀,我听雅伦说你工作很是优秀,不论是上级还是下属关系都十分的好。”雷卫东问道。

  “处长,不是现在的事情,是我当警察之前的事情,我,我……我在当警察之前混过社团。”刘建明低着头,把自己混过社团的事情说了出来。

  “混过社团,阿明,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报考警察学校的时候只有17岁,而且没有案底,你怎么和社团有牵扯?”

  雷卫东明知故问道。

  “处长,我是在中五毕业也就是15岁的时候混的社团,之所以没有案底,是因为我在社团是给Marry姐开车。

  平时最多跟着收取保护费,想那些打架斗殴卖粉都没有参与,所以警队就没有查到。”刘建明如何进入社团,如何被Marry姐看中,怎么给其开车都说了一下。

  “这点事还需要向我汇报,你这样只算社团外围,也就是混口饭吃,如果这样警察都追究的话,香江就没有完人了。”

  看着刘建明紧张的样子,雷卫东站起来拍拍其肩膀,示意其放松,笑道,“我虽然是处长,但也是从一线爬上来了。

  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很多人加入社团不是想做坏事,而是想不被欺负,要不然,没有靠山的话连在街头做小贩都不安生。

  你当时只有十几岁,混社团也是为了活着。”

  “处长,你不知道,我坦白是因为我加入警队的冬季不纯,我不是主动报考警校的,是被我跟的老大韩琛派来的。”

  “被你老大韩琛派来当警察,为什么,难道他觉得混社团没有出息,为你们找一条路?”雷卫东语气很是好奇,对刘建明的话有了兴趣。

  “不是,韩琛是让我们到警队做卧底,当时连同我在内一共有七个人,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

  刘建明说道,“至于让我们到警队做卧底的原因很简单,韩琛想让警队中有他自己人,可以在以后的时候内给他帮助。”

  “往警队派卧底,以后好给其帮助,这时间也太长了吧,要知道你们都是混混,学历不高,进警队也只能进警察学校。

  即使是再优秀拿到银勺子奖,出来也要从警员做起,运气好两三年升警长,运气不好,警署警长就是其天花板。

  这样的位置能给其什么帮助,还不如花钱去收买,一百万就能收买督察了。”

  警队往社团派卧底很好理解,是因为社团本身就是被警队放养的,对其派卧底是为了能更好掌握社团的动态。

  社团往警队派卧底就不一样了。

  卧底做的再高,也不可能掌控警队,最多在行动的时候给其透漏一下情报,可是,这样完全可以通过收买来做到。

  就好像朱涛,他为什么能屡次从中区警署的围堵中逃脱,就是因为收买了反黑组的文建仁,这可比往警队派卧底快多了。

  “韩琛觉得,收买来的黑警不可靠,他既然能因为钱出卖警队,也就有可能为了钱出卖他,至于往警队派卧底划不划得来。

  这本身就是一步闲棋,据我了解,韩琛总共就拍了一批也就是我们七个人进入警队,如果有谁做到督察,就好像我这样,他就赚了。

  如果都在警员阶层混,韩琛也不吃亏,本来就没费多大力气。”刘建明解释道。

  “他们就不怕你们背叛,只要没有案底和社团老大没有亲属关系,混不混社团对当警察没什么影响,除非你们有把柄在他们手上。”

  雷卫东的食指瞧着沙发的扶手,猜测道。

  “是的。”

  既然来找雷卫东坦白,刘建明就知道自己杀坤叔的事情瞒不住,处长可是神探,有罪恶克星的外号,自己这点小心思,他很容易就猜到了。

  于是刘建明没有隐瞒,开口道,“我不知道其他人有什么把柄在韩琛手上,我的把柄是命案,就在我报考警察学校的前三天。

  Marry姐给了我一把黑星,让我去杀坤叔,就是那个垄断湾仔洗衣粉的倪家掌门人。”

  “倪家的案子是你做得,做得不错,那家伙我早就想收拾了,只不过他识趣,我在湾仔当署长的时候他在尖沙咀混。

  我到尖沙咀后,倪家又跑到湾仔去做洗衣粉生意,跨区办案是大忌,倪家后面又有靠山,也就将其放过了。”

  雷卫东笑道,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这可是杀人案,即使你主动坦白也不可能做警察了,为什么放弃大好前途,隐瞒下去的话,别说总督察了,即使警司、高级警司也不是梦想,难道韩琛找上你了。”

  “是的!”

  刘建明点点头,“在我当督察不久,Marry姐就联系我了,让我有时间出来吃饭,我知道这个饭不好吃,如果吃了话就要回到以前的生活。

  我不愿意,我不想再混社团了,我只想当一个好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