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不畏成长 > 柿子树
 
  体育课,在学校生活中为数不多能够放松心情的时光,陈依婵虽然体育成绩不突出,但是她还是很喜欢体育课的,毕竟要比文化课要简单的多。

  学校操场旁有一排柿子树,每年秋天都会有惹人喜爱,酸甜可口的柿子结出,学校还会给每个班级分些柿子,给孩子们的青春校园中,尽力留下些美好回忆。

  体育老师安排女生自由练习排球,陈依婵对这项运动没有什么兴趣,但总是能暂时换下脑子,休息休息精神状态,这这也是极好的了。

  陈依婵从小害怕昆虫类的东西,尤其是像毛毛虫这样的虫子,看着就令人难受,就连一只小小的蚂蚁不经意爬到她身上,她都会被吓的惊心动魄,恨不得大喊大叫,再跳上一段霹雳舞。

  班上同学应该都知道她的弱项,在以前的外出活动,以及运动会什么的时候,大家都见识过她的胆量。会有很多小女生会害怕虫子,但是陈依婵比他们还要严重的多。也许有些人是装的柔弱,但陈依婵绝对不是,她是打心底里害怕,如果真的被吓惨了,甚至可能还会尖声叫中带有哭腔。

  张琪斐却和陈依婵截然相反,她天生刚强无畏,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胆识过人,到像是个假小子,力气很大,还非常有主见,学习也得意,有才华有天赋,是班主任的得意门生,也会对她有很高的评价与期望。

  班主任还曾经在张琪斐不在的课间,和其他学生小声夸赞她说:“咱班这个张琪斐,我跟你们说,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和同学打打闹闹的,这孩子脑子是真好使,还特别爱读书。有时候课间我就看她一个人捧着一本书在那如痴如醉的阅读,说白了就是人家有资格打闹,等她毕业考试,真有可能考个年级第一去高中。”

  因为班主任对她的超高评价,也使她在班中树立威严,没有多少人会敢招惹她。一是她本为女汉子,二是她有成绩和老师的撑腰,即便是有胆大的人招惹了,也只是被她驯服,为手下败将。

  张琪斐悄悄走到一个棵柿子树旁,上面爬着许多蠕动的毛毛虫,皮肤为红黑相间,长着细长的棕黑毛,看着就会让陈依婵毛骨悚然。

  张琪斐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让毛毛虫爬上去,她心里没有一丝畏惧。慢慢走到操场上,时不时观察一下毛毛虫,并露出笑容。

  她静静走到陈依婵身后,把那片带有毛毛虫的叶子慢慢向陈依婵靠近,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让毛毛虫自己爬下去。这一举动必定让陈依婵担惊受怕,但又让人觉得莫名其妙,无缘无故的,为何要如此吓唬她。

  毛毛虫走过一路也有些许陌生,起初在陈依婵的肩膀上没有动弹,没有蠕动,好像在四处打量这什么。陈依婵自然就暂时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感受到毛毛虫的存在。

  毛毛虫开始对周围的环境熟悉起来,抬起上半身,左顾右盼着。它慢慢爬向陈依婵的前身去。陈依婵猛的一低头,看见了这令她闻风丧胆的小家伙。她大叫出来“啊!!”,这一声受惊吓后的惨叫,似乎响彻云霞,引来了不少同学好奇并疑惑的目光。

  张琪斐一直在陈依婵身边站着,没有担心其他同学看见,会来怀疑并指责她。她还在偷着乐,一只手捂住了嘴,好似一个淑女的行为举止,另一只手在轻轻拍打着自己大腿,看得出,她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

  陈依婵还在刚刚的惊吓中久久不能平复,一些女生都已经看见了这一幕,并向她走了过来。

  “叫什么叫,不知道这是在上课吗?”

  这时班上的体育课代表连忙开始维持纪律。

  陈依婵满脸的不解,也没有心情和她说太多,没有在毛毛虫对她产生的阴影中缓过神来。

  “我知道啊!”

  “知道你还叫?!闲得慌回班上自习,体育课不能上就别上!”

  陈依婵这才对外界的信息有了感知,恢复了理智,准备要和课代表解释一番。正在她奇怪身上怎会莫名其妙有一只毛毛虫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张琪斐一直在自己身后捧腹大笑,这才知道全都是她所为。知道真相后,她更加激动了。

  “不是我,是张琪斐在我身上放了一只毛毛虫!”

  张琪斐虽然表现得很明显,但是即便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她也绝不会承认。

  “啊?没有啊?课代表说得对!陈依婵无视体育课的课堂纪律!”

  说罢,她眼睛里带有几分傲气凌人的气势,又带有几分嘲笑。口气中满是笃定,似乎确不是由她所为。

  陈依婵本来被她吓的惊心动魄,又被她的言语所感到气愤,她便极力解释,想让课代表为自己证明清白,并对张琪斐能有一点点惩罚,哪怕只是一句警告,以便打消她目中无人,为所欲为的做事方法。

  “你一直站在我后边,刚还在一直大笑,毛毛虫又不可能从地上或者树上直接爬到我的上半身来,再说我也没有倚靠着树上,除了你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儿?”

  张琪斐可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语言逻辑自然会更加清晰,再加上她蛮横不讲理的脾气性格,陈依婵肯定根本怼不过她。听说她小时候在亲戚家和别的小孩发生争执,她评理吵架从来没有输过。

  “我一直在你身后也不代表是我干的啊,而且我一直在练习排球,杨雨婷可以作证。陈依婵你是有被破坏妄想症吗?别老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现在是体育课,不是让你来矫情的!”

  杨雨婷等她说完这番话,立即向课代表确认了她说的话,没有延误一秒钟。

  陈依婵刚想开口继续解释,课代表就已经不耐烦了,想寥寥草草的尽快解决这件事,便敷衍地说道:

  “行了行了,都别说了,张琪斐说得有道理,这是体育课,都好好练球,别吵了,下课后你们再在私底下解决,别占用课上的时间。”

  课代表挥了挥手,示意大家都别在这件事上纠结了,都散开,回到自己的位置安静专注地练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