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综漫:从杀手皇后开始 > 第451章 罗兰的常识
 
第451章 罗兰的常识

木山春生愣住了。

属于磁场强者的新时代?

她那被汗水沾湿的凌乱发丝掩盖住的眸子里,露出了悚然的神色。

木山春生很清楚,自己的计划在彻底失控的情况下,最坏的结果可能会牵连成百上千人陷入不幸与痛苦之中。

但和此刻站在她面前,隐藏在幕后,充当最终黑手的木原一族比起来,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们要做的事情,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甚至会成为今后一切悲剧和惨祸的罪魁祸首。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泰瑞丝缇娜,嘴角露出了得意而猖狂的笑容。

“明明已经接触过世上最伟大的力量,你竟然会满足于这样的细枝末节,也难怪你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泰瑞丝缇娜张开双臂,脸上满是化不开的黑暗与狂热。

“可悲而又可笑的家伙,你本可以成为新时代的神,然而却因为那群废物而放弃了这个机会……”

“别浪费时间了,泰瑞丝缇娜。”

木山春生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

与那样的力量失之交臂,她心中并非没有感触。

但现在,这份感触远不能与心中熊熊燃烧的憎恨相比。

说到底,她的目标一开始就不是追求什么名誉或者成果,她唯一想看到的,只是那群孩子幸福的笑脸而已。

既然如此,就还没有到应该放弃的时刻……

“啧……”

泰瑞丝缇娜闭上了嘴,眼神中满是漠然,脸色也更加阴沉了。

“明明只是失败品,还真敢说啊。”

这么说着,她的身体微微一晃,一瞬间就来到了木山春生的面前,然后,跨步出拳。

“呃……唔!”

木山春生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

由腹部传来而来,如滔滔江水般倾泻的力量在让震撼的音波肆虐之时,也毫不留情的冲荡着她的内脏与脊椎。

她的身体微微一僵,在最后的气力也消失之后,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虽然幻想御手并没有解除你的访问权限,可连能力者都不是的你在失去了命令网络暴走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比得上身为能力者的我?”

泰瑞丝缇娜微微弯下腰,踩住了木山春生的手,还恶劣的扭动了几下。

她用冰冷的视线肆意的扫视着木山春生,就如同在看待一个无机质的素材一样。

“不过,我仍然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木山春生。”

她那充满杀气的残酷语调突然也变得轻柔起来。

但这样矫揉造作的声线仍然不能掩盖住内里那份的怨毒,反而更加令人发寒。

“虽然爷爷认为你的价值也已经到此为止了,但身为幻想御手的开发者,就算是一时走运,我也不觉得你就完全是一无是处的。”

“至少这份能用普通人的躯体驾驭磁场力量的资质,我相当感兴趣。”

“我也不止一次的在其他人身上试验过了,但没有一个能得到伱这样的结局,就算给予他们的同样的条件也是如此。”

“虽然新时代像你这样的例子会多出不少,但在磁场环境被压制的情况下,你是我目前接触到的孤例。”

“所以,如非必要,我并不想就此杀死你。”

看着已经失去反抗之力,却仍然在疯狂的调动力量反抗的木山春生,泰瑞丝缇娜微微眯起了眼眸。

“因此,现在乖乖服从我如何?我可以代表木原一族慷慨的接纳你,允许你成为我们的一员,乃至获得远超过现在的地位。”

“在新时代来临之后,如果你的贡献足够多,我甚至会帮你去治愈因为强行用一般人身躯承受磁场力量留下的伤害。”

“这样,你就可以避免悲哀的独自死去这样的结局……”

“在看不清前路的时候,人便不该一味的狂奔。”

面对掌握自己生死的敌人,木山春生微微眯起眼睛,没有因为那充满诱惑力的提议而产生半分动容。

“这是我从你们给予我的教训中,唯一学到的东西。所以,我也不会为了你们的计划贡献一分一毫的力量。”

木山春生平静的望着泰瑞丝缇娜,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对于木原一族的仇恨,丝毫不亚于于唤醒学生的执念。

如果当初的她拥有能与木原一族抗衡的权限和力量,她早就和木原一族来個你死我活的斗争了。

她是在清楚自己一介研究员的身份是无法撼动木原一族一分一毫的情况下,才退而求其次,优先选择去治愈曾经的学生们。

那段被利用,充当让那些弃童放下戒备心的道具,然后亲手把她们送入终末的生涯,尽管已经过了很久的时间,但每次回想起来,都让木山春生感到记忆犹新。

“是吗?你还真是个伟大的老师啊。”

泰瑞丝缇娜的嘴角微微勾起,笑眯眯的推了推眼镜。

“那么,让我换个说法好了,为了拯救那些昏迷过去的废弃品,你愿意付出成为我研究素材的代价吗?”

就像是在嘲讽一样,泰瑞丝缇娜露出了狠毒的笑容。

“我也许现在做不到唤醒她们,可要送那些没有人关心的抛弃物一程还是做得到的,你不会真的以为,身为败者的你有谈条件的资格吧?”

木山春生咬紧了嘴唇,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这样直接了当的威胁让她的信念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动摇。

脱离了研究员的身份后,她在和平的社会呆的太久了,久到都忘记木原一族是怎样的人渣了。

本来在这座学园都市中,像御坂美琴那样在战斗时仍然顾忌敌人性命的人才是少数派。

所以,要答应这家伙的要求吗?

深谙木原一族性格的木山春生清楚,哪怕自己答应成为实验品,对方八成也不会帮助那些孩子。

但如果不答应的话,她们就有可能先于自己一步死去。

木山春生脸庞,越发苦涩起来。

这样的变化当然瞒不住一直在关注她的泰瑞丝缇娜,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刚准备趁胜追击,却看到神色恍惚的木山春生突然抬起了头。

“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木原一族打算接手幻想御手,实行新计划,那么……你们跟蓝梦公司报备过了吗?”

“诶?”

泰瑞丝缇娜呆住了。

木山春生这个问题太过天马行空了。

她们是在暗地里赌上无数人的性命,甚至学园都市的安危,以完全无视安全伦理的方式酝酿计划的幕后黑手。

这种机密的计划,怎么可能去通知受害者啊?

这又不是一般的研究,为了经费和设备需要审批才能进行。

“我明白了。”

木山春生重新低下了头。

从泰瑞丝缇娜的表现中,她就意识到了答案。

出乎意料的狂喜填满了她的心中。

原来如此,和自己一样,就算是神通广大的木原一族,也没有意识到这件计划最大的难点在那里,没有明白蓝梦公司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巨大秘密。

原来……她们也不过是比自己更高明一点的小偷而已。

但再高明的小偷,也是小偷。

木山春生的心中狂喜难耐。

没想到峰回路转之下,危机居然会变成闪闪发光的希望。

她紧紧握紧了拳头,压抑住心中沸腾的喜悦。

<div class="contentadv"> 没错……不能笑。

此刻还不能笑。

以现在的情况,就算知道自己在隐瞒什么,占尽上风的泰瑞丝缇娜也不会马上取走她的性命。

从语气和态度就可以看出来,她是个十分自负的人,就算真的动了杀心,也会在尽情折磨之后才动手吧。

木山春生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忍耐着不断席卷全身的剧烈痛楚,不对泰瑞丝缇娜的话语做出任何回应。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以为自己隐瞒的住什么吗?”

泰瑞丝缇娜看着像是忽然恢复了信心一样的木山春生,皱了皱眉。

正当她准备一点点加下脚下的力度,用更残忍的方式施虐的时候……

“轰——!”

她旁边的墙壁,像是被重炮轰击了一样化作无数飞溅的碎片。

骤然间,那将墙壁踹飞的冲击就以余势不减的姿态,像逆卷的波涛一样压了下来。

饶是泰瑞丝缇娜已经全力用磁场力量防护,也依然没能承受住这股力量,被狼狈的撞翻在地,不受控制的在地上翻滚着,撞破了另一面墙后才停了下来。

而在木山春生讶异的视线中出现的,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少年。

“木山春生,你事发了……”

罗兰用冷冽的眼神看着被嵌进地上的深坑之中的女性,在目光移到她脸庞上时,顿了一下。

他又转过头,看在趴在地上的木山春生,眨了眨眼睛。

“怎么有两个?算了,反正都是违规使用创梦者的犯罪分子,权当意外之喜了,不紧要,两个我也一样……”

他一边粗鲁的提起了垂死的木山春生衣领,如同拎着小猫后脖颈的猫妈妈一样,然后缓步走向了正躺在坑中喷血的泰瑞丝缇娜。

泰瑞丝缇娜又惊又怒的看着走过来的罗兰。

眼看就要达成的计划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她眼眸中的怒火都快化为实质了。

不过,之前木山春生口中的话语,还有那将聚集了力量的自己也轻易击飞的力量还是唤回了她的理智。

这显然不是计划之内的敌人,是蓝梦公司的底牌吗?

想到这里,她强撑着站起身来。

因为之前的冲击,她的身上的衣服也有了破损,露出了不少乍泄的春光。

但泰瑞丝缇娜毫不在意,甚至还刻意展现着自己的身材,脸上也堆起了讨好的笑容。

必须拖延时间,等待计划的最终阶段降临才行,现在就先虚与委蛇,寻找逃跑的时间吧。

不,看这家伙盯着自己一直看的眼神,说不定很好搞定?要不要在靠近的时候偷袭呢……

“都这种时刻了,还认不清形势吗?……真是愚蠢。”

然而,在移动到她身前的时候,本来一直注视着她的少年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并将之前她对木山春生的嘲讽全数奉还了。

泰瑞丝缇娜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满是错愕。

开什么玩笑!

自己已经在全力使用力量了,难道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想法仍然被看穿了吗?

但罗兰根本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轻轻的招了招手。

下一刻,全身肌肉绷紧的泰瑞丝缇娜的身影,就突然出现在了罗兰的面前。

——以脑袋被人握在手中的姿势。

这样惊骇的情况让泰瑞丝缇娜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发出了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的尖锐声音。

“读心力量?!大人,请饶恕我……”

“反正你也只是个不重要的小角色,没时间陪你浪费了,先让你停止思考吧。”

罗兰无谓的抬起头,如同铁钳一般的手掌没有任何动摇。

然后,他如同投掷棒球一样,随意的举起手,朝着远方一扔。

“砰——!”

在巨大的闷响与‘咔咔’的骨裂声中,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或者根本发不出声音的泰瑞丝缇娜陷入了深深的死寂之中。

没问题吧?

罗兰瞥了一眼,在封住了对方全身的磁场力量之后,以他刚刚的力气而言,顶多也就是个大面积骨折和内出血,只要不是倒霉的磕到脖子,应该不至于死掉才对。

到时修一修应该还能用。

不过,他本来也不在意泰瑞丝缇娜这个小角色的生死,要不然也不会在读心后就直接出手了。

就算她真的死了,罗兰也不会有任何感触。

所以,现在还是先办正事吧。

空出手来后,罗兰毫不客气的抱起木山春生,环住了她的纤腰,接着,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中,毫不客气的上下求索起来。

从光洁的脸蛋到能够充分感受丝袜的细腻与肌肤温暖的大腿。

“唔……”

就算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木山春生的身体还是本能的多出了几分燥热。

白皙的脖颈上也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红晕。

这是在吃豆腐吧?

因为这中间的跨度太过巨大,木山春生根本没有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

直到罗兰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并越来越过分的时候,她才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没错,这就是在吃豆腐。

费了好大的功夫,木山春生才微微偏过头,得以喘息。

她顾不得擦拭嘴角藕断丝连的丝线,纤细的眉头微微蹙起,有些呆然的看着罗兰。

“……那个,罗兰大人……请问,您是在干什么?”

虽然缺乏基本的常识,但她也没到真的纯洁无瑕的地步。

被十分钟之前还处于敌对关系的罗兰救了就很让人尴尬了,结果对方还二话不说直接夺走了初吻,甚至打算更加过分。

虽然已经尽力在维持平日里冷淡又冷静的表情,但木山春生还是感到有些羞耻。

“收取我应得的报酬。”

罗兰歪了歪头,一脸‘你在说什么的’困惑表情。

“我不是说了吗?选择第二项时,你会有怎样的结局吗?”

“既然已经有好心人帮我完成了打个半死这项要求,我当然就直接进入主题了,让你成为被我刻下痕迹的奴隶。”

“但显然,现在真正的幕后黑手已经在蓄势待发了,尽管不能说完全空,但对我而言,这点时间是连一次正戏都完不成,别说后面了。”

罗兰一本正经的看着木山春生,笑眯眯的说道。

“既然如此,先收取定金是理所当然的常识吧?”

“诶?”

木山春生的表情越发微妙起来。

虽然比起泰瑞丝缇娜,落入罗兰手中的处境无疑称得上一种幸运。

但感觉相比起成为实验素材这样的消耗品,被罗兰捕获的危险程度也没有少上多少呢。

尤其在另一种意义上。

她叹息了一声,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很快木山春生就停止了这个想法,脸色一变,迅速低下了头。

就在此刻,二人脚下的大地,也在在剧烈的震颤声中,发出了刺耳而响亮的哀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