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长夜谍影 > 第909章 还会远吗?
 
第909章 还会远吗?

窗外明明阳光充足,可还是将坐在椅子上的孙靖昌的脸庞映得愈发苍白。

他的双手被粗糙的麻绳紧紧束缚在椅背上,无法动弹。

“你应该清楚,我们掌握的情况远比你想象得要多。”

方如今静静地坐在桌子对面,眼眸中闪烁着捉摸不透的光芒。

孙靖昌的脑海中思绪纷乱,但他的逻辑思维依然清晰,试图从方如今的话语和行为中寻找到一丝破绽。

然而,方如今的话语总是滴水不漏,让人难以捉摸。

孙靖昌在脑子里胡思乱想,但方如今基本上已经把事情理清楚了。

日本特工再怎么急于救人,也不会冒险向孙靖昌的窗子射击。

因为这根本就是瞎胡闹,最多就是制造混乱,但对于营救孙靖昌于事无补。

他的真实目的应该在其他房间的人身上。

也许枪手知道这栋楼里的情况,也许他不知道。

但开枪可以制造混乱,帮助自己的同伴浑水摸鱼。

当然了,这个枪手并非一定就是孙靖昌的同伙,也可能是其他势力。

但这些情况,方如今是不会对孙靖昌讲的。

看着孙靖昌此刻的反应,他知道自己之前的那些话已经奏效了,自己已经成功地在这个日本人的心中播下了怀疑的种子。

现在,只需要静静地等待这颗种子发芽、开花、结果。

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只有墙上的挂钟在滴答作响。

“想不想一会儿见见你的同伴?”方如今忽然开口。

他的话音一落,孙靖昌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与期待。

方如今微微一笑,示意站在一旁的那个魁梧的行动队员上前。

队员粗鲁地拽出了塞在孙靖昌口中的袜子。

不拽还好,口中没了臭袜子,孙靖昌顿时感到一阵恶心,他皱着眉,脸色苍白,干呕了几声,仿佛要将那令人作呕的袜子味道从喉咙深处咳出。

魁梧的行动队员冷冷地看着他,抬了抬手,那宽厚的巴掌似乎在威胁说,如果孙靖昌再敢大喊大叫,就会继续尝到它的滋味。

孙靖昌努力平复自己的恶心感,然后抬起头,目光看着方如今。

“不要再白费时间了。即便是他来了,现在也早就安全撤离了。否则,你就不会这样对我说话了!”

他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不屑与嘲讽。

方如今听后哈哈大笑,似乎并不在意孙靖昌的嘲讽。

“看来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那么,不妨跟我说说,到底是谁还这么念旧情,明知道你被捕了,还来拼命营救?”

孙靖昌冷冷一笑,声音中充满了轻蔑:“想骗我开口,呵呵,你的道行还不够!”

这场心理战,直到目前为止,他并未完全落入下风。

“你这样会辜负人家的一片好意的。”方如今淡淡地说道,试图从情感上动摇孙靖昌。

孙靖昌却不为所动,他冷硬地回答:“你懂什么?他要救的是大日本帝国的特工,为帝国尽忠,而不是为了我个人。”

方如今听后,不禁在心中冷哼了一声。

这个日本鬼子,觉悟还挺高,竟然能将个人生死与国家利益分得如此清楚。

不过,这也正是日本特工难对付的地方。

不管他们的国家用什么样的方法给他们洗脑,总之效果是不错的。

他决定换个策略,于是转移了话题:“你跟陈鲁文认识不少时间了吧?”

他故意提及这个名字,想观察孙靖昌的反应。

孙靖昌应该想到自己是因为去了趟陈鲁文的修车铺,这才暴露行踪的。

这一点没有任何必要对他隐瞒。

孙靖昌的眼神微微一闪,但很快恢复了平静。

“怎么,他撤离难道没有告诉你吗?”方如今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嘲讽。

“不要用离间计来对付我,没用的。”孙靖昌恶狠狠地说道,目光中透露出对方如今的轻蔑与不屑。

“让我来猜猜看,你是他的下级?”方如今却是缓缓开口,目光紧锁孙靖昌的双眼。

孙靖昌面无表情,但眼神中闪过一丝警觉。

“在发现形势不对之后,你们迅速采取了紧急措施,更换了联络方式和联络时间,以躲避我们的追查。”

方如今继续说道,仿佛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孙靖昌的眉头微微一皱,但仍然保持沉默。

“从你去修车铺找他的情况来看,我猜应该是你得到了新的重要情报,却无法通过新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他,所以才会选择铤而走险,亲自去找他,对不对?”

方如今的语气愈发肯定。

孙靖昌的眼睛陡然睁大,心中震惊不已。

这个年轻人竟然仅凭一些线索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其实这没什么难度。”方如今轻笑一声,“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做‘忙中出错’。你在慌乱之中,难免会露出破绽。”

孙靖昌的脸色愈发阴沉,但他仍然紧咬牙关,不愿透露任何信息。

“今天的抓捕行动,本来是针对陈鲁文的。你的出现,对我们来说可谓是意外之喜。”方如今继续说道,看着孙靖昌仿佛在欣赏自己的猎物,“你猜,陈鲁文在得知你被捕之后,会不会骂你愚蠢?”

从理论上来说,他的被捕是有牵连陈鲁文的可能的,孙靖昌闻言,双眼顿时喷火。

他愤怒地盯着方如今,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

然而,无论他如何愤怒,都无法改变现状。

他已经被捕,而陈鲁文是否会骂他愚蠢,也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陈鲁文不要被自己牵连,而他自己则必须坚守自己的信念和忠诚,至死也不透露任何对帝国不利的信息。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顾清江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与欣喜:“方组长,能否出来一下,卑职有事情汇报!”

方组长的目光从孙靖昌的脸上移开,缓缓起身,走出房间,在昏暗的走廊里,两人的身影交错。

从孙靖昌的角度,根本看不到门外,他只能竖起耳朵。

尽管他对方如今的身份多有猜测,还是没有想到此人的职务是组长。

在南京的特务处,情报科和行动科的长官都是上校军衔,其下的情报组和行动组主官起码也是少校军衔,中校更是比比皆是。

方组长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怎么可能拥有少校军衔呢?

这不禁让孙靖昌开始猜测方如今的背景。

难道他的父辈有人从军,家中背景深厚?

这样的念头在众人心头萦绕,却无人敢当面询问。

走廊里,方如今示意顾清江跟随自己往前走一段,这才低声询问:“有什么发现?”

<div class="contentadv"> 顾清江的脸上难掩兴奋:“方组长,在前面的一个住户家里发现了电台。是在床下发现的。”

“人呢?”

“人……人不见了。”顾清江面露尴尬,人走脱了是这次搜捕的败笔。

方如今阴沉着脸:“带我过去。”

房门开着,一名行动队员警惕地站在门口。

而房中,仍有两名行动队员正在搜索。

见到方如今进来,纷纷立正,他们从顾清江的口中得知了这位年轻长官的神奇故事,对他很是恭敬。

方如今微微点头,目光很快落在了桌子上的那部电台上。

这是一部在5w~10w之间的小型短波电台,不算是最小的,但是很新,使用的频率并不高。

“哪里发现的?”

“床下!”顾清江如实回答。

“床下?”一个受过特种训练的特工怎么会轻易地将电台这么重要的器材就藏在床下呢?

一般应该是密室、暗格之类的地方才对。

顾清江当时也觉得不符合常理。

“顾队长,你说是不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接非常仓促,以至于让房间的这个主人无无暇将电台藏好?”

方如今心里很快就有了推测。

“对,对,有这种可能。”

“继续搜索,把认识这个房子主人的邻居都找来,一一问话。”

顾清江答应一声,赶紧去忙活了。

方如今环视着这个整洁的房间。

房间里的物品摆放的井然有序,看得出来主人是个爱整洁爱干净的人。

但脸盆上挂着的毛巾却都是干瘪的,没有一丝湿润的痕迹,这表明房子的主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

他继续扫视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试图找到更多的线索。

房间里却找不到任何食物的踪迹,这让方如今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推测——房子的主人已经长时间不在这里居住了。

当走进卫生间时,他发现了新的线索。

卫生间中有明显使用过的痕迹,水龙头上还残留着水珠,这显然是有人不久前使用过。

方如今立刻排除了这是搜查人员所为的可能性,因为他们在进入房间之前,卫生间是干净整洁的。

不多时,一个外围的行动队员匆匆赶来。

他就是当初挨家挨户搜查这间房子的人,只因外面的枪声突起,被顾清江临时调派到了外围警戒。

这名队员向方如今详细描述了房子主人的形象: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身材健硕,肤色偏黑,给人一种精力旺盛的印象。

在搜查过程中,他非常配合,甚至主动为行动队员们打开柜子、拉开抽屉,毫不避讳地展示他的私人物品。

方如今听后点点头,沉思片刻后说道:“这个人要么心理异常强大,要么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房间中藏有一部电台。”

考虑到此人后来趁乱消失,方如今更倾向于前者。

不论如何,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显然不简单。

很快,顾清江也从邻居那里收集到了一些关于这个神秘房主的线索,并立刻将这些信息汇报给了方如今。

据说,这个年轻人叫毛景和,搬来这里的时间不长,平时也很少在这里居住,似乎在其他地方还有住处。

由于和邻居们碰面的机会寥寥无几,所以大家对他并不了解,能提供的线索也非常有限。

方如今听后,立刻指示顾清江继续带人进行搜查,并特意强调了要仔细搜查阁楼等可能隐藏秘密的地方。

孙靖昌的眼神在接触到方如今手里的电台时,猛然凝固。那部电台,他再熟悉不过,每一个按键、每一个旋钮,都曾在他的指尖下转动过。

而现在,它却静静地躺在敌人的手里,像一个无声的控诉者。

他心中涌起无与伦比的震惊,像是被巨浪猛然击中,一时间几乎无法呼吸。

这部电台不仅仅是他与上级联络的重要工具,更是他心中最后的防线。

然而此刻,这道防线却被敌人轻而易举地突破了。

但他很快调整了心态,极力保持镇定。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慌乱和失措都可能使自己陷入更深的困境。

方如今静静地观察着孙靖昌的反应,对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他看到孙靖昌眼中的震惊,也看到了他极力掩饰的慌乱。

“这部电台你应该很熟悉吧?”方如今淡淡地问道。

“我的?”孙靖昌轻轻地摇了摇头,否认道,“不是我的。不要随便弄一个电台糊弄我!”

方如今微微一笑,似乎并不意外孙靖昌的否认。

他缓缓地放下电台,双眼直视着孙靖昌的眼睛,缓缓开口,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戏谑:“你是不是在想,我们应该还没有找到密码本,对不对?”

孙靖昌的心猛然一跳,这句话像一根刺,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里。

密码本,那是他们组织的核心机密,一旦被敌人获取,后果不堪设想。

此刻方如今的问话,却让他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

他不知道方如今是否已经掌握了什么线索,是否已经接近了那个他极力想要保护的秘密。

他紧紧地盯着方如今的眼睛,试图从中读取到一些信息。

但方如今的眼神却深邃而平静,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孙靖昌看了之后反而心里更加慌乱了。

忽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紧紧地盯着方如今,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不!”他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们永远也不会找到它的。”

“早就被我毁掉了,跟那些情报一起!”

“一旦密码本落入你们的手中,将会给我的组织带来巨大的灾难。因此,我宁愿选择毁掉密码本,也不愿意让它成为你们的战利品。”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方如今缓缓开口,“电台都找到了,密码本还会远吗?”

孙靖昌的脸色骤然一变!

“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你们这些愚蠢的支那猪!”

“总是以为自己很聪明,哈哈哈……”

孙靖昌近乎处于癫狂的状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