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江雨眠盛至霆 > 第79章一个也不放过
 
盛至霆叫她的名字,这是江雨眠有生以来听过最动听的声音。

盛至霆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瞬间站满了狭小的屋子,他看到江雨眠的那一刻,瞳孔猛地一缩。

眼前的场景让盛至霆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他加快步子,走向江雨眠蹲在她面前给她解开绳索。

江雨眠一直望着盛至霆不敢睁眼,生怕眨眼间这只是她的幻觉。

直到盛至霆把她身上的绳索都解开,江雨眠才战战兢兢的唤了一声,“盛至霆?”

盛至霆眼中为之震动,心痛不易言表,他伸手抹掉江雨眠嘴角的血将她打横抱起,“乖,都过去了。”他的声音竟有着微微的颤抖。

江雨眠在这一刻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感受到是自己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放了回去。

抱着江雨眠从储藏室里走出来的盛至霆,周身散发着令人的胆寒的气息。

盛至霆的人都被盛至霆的样子吓到,只敢在周围处理昏倒的人,没有人敢接近盛至霆。

“一个也不要放过。”盛至霆狠厉的咬出每一个字。

……

“不要……不要……”

梦境里,五颜六色形状怪异的魔鬼围绕着江雨眠,要将她吞没。

她连声求饶,换来的却是一声声嘲讽的笑声,不停的回荡在她耳边。

突然,一束光芒照起来驱散了一切,江雨眠也在这一刻醒过来。

一睁眼,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凑在眼前。

额头上微湿的一点,明显是盛至霆刚亲了她。

江雨眠惊的愣了一下,又眨巴了一下眼睛,这的确是现实。

盛至霆看她醒了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静静的看着她,目光中涌动着她从前没有见过的情绪。

他的眼底泛红,下巴上还有些许胡茬,江雨眠下意识伸手去摸了摸,“你看起来有点憔悴……”

下一秒,盛至霆把她紧紧抱在怀中。

温暖将她包裹,宛如坠入柔软的云层。

想到之前遭遇的事情,她鼻头一酸,把脑袋埋进他胸膛。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他的声音低哑,带着一夜未眠的疲惫。

江雨眠轻轻呢喃,“不是你的错,你派了保镖给我,我自己没有带。”

“不……”盛至霆的轻抚她的后背,直到他得知她被欧阳铄海抓走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她有多重要。

看到她浑身是伤的被绑在那个阴暗房间里的时候,他真的好想杀人!

江雨眠吸了吸鼻子,看到了周围的环境,这是私人飞机的内部。

“我们要去哪?”

盛至霆揽着她的背让她往外看。

江雨眠投出视线去,只见下头碧蓝的海环绕着一个翠绿的小岛,小岛旁边还停着几艘游艇。

盛至霆深深的看着江雨眠沉浸景色中的模样。

心理医生说,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她很可能会有心理阴影,需要休养调整一段时间。

他真的好恨,他可以在现实世界把欧阳铄海之流制裁一万遍,但他却无法潜入江雨眠的梦境,让他们无法在侵扰她的安睡。

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恢复从前的快乐呢?

“好漂亮的岛,它叫什么名字?”江雨眠透过窗户看的入迷。

盛至霆沉声道:“雨眠岛。”

江雨眠愣了一下,看向盛至霆,“你把它买下来了?”

他的手落在江雨眠的头上,轻轻揉了揉,“喜欢么?”

江雨眠心里一甜,点点头粲然一笑,“喜欢。”

“这片海域有鲸鱼么?”江雨眠指了指那片湛蓝,“看上去生态环境很好。”

盛至霆应声,“当然,还有鲨鱼。”

江雨眠很欣喜,以后能在这片岛上度假看鲸鱼,真的太美好了,不过她以前怎么不知道盛至霆喜欢鲨鱼?

“我们还带了鱼食。”盛至霆忽然沉沉的说。

江雨眠懵了一下,鲨鱼……鱼食……

她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江雨眠的笑容浅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认真。

确实是,到清算的时候了!

一小时后,豪华的私人游艇上。

欧阳铄海头套麻袋,嘴贴胶带,四肢被捆得结结实实,被扔在甲板上,像只虫子一样蠕动挣扎。

“呜!呜!”

佣人带着白手套,握着醒酒器给酒杯里倒上了上好的红酒,恭敬地递给盛至霆。

盛至霆转手送到江雨眠面前,江雨眠莞尔一笑,接过来拿在手中,轻晃。

“他的裤子上为什么有血?”江雨眠盯着地上痛苦翻滚的欧阳铄海。

盛至霆将江雨眠护在身后,身边有保镖对江雨眠解释道:“盛总已经让外科医生对其进行了物理阉割。”

江雨眠应了声,转眼看到了红酒桌上的果盘,若有所思。

她摆了摆手叫佣人凑过来,对着佣人耳语道:“拿两个西瓜放到麻袋里。”

佣人听了指示便去找了,江雨眠轻轻拉了拉盛至霆的衣袖,“没事的,我不怕。”

盛至霆还是担心的看着她,“做噩梦怎么办?”

江雨眠郑重道:“只有直面恐惧的根源,才是化解恐惧最好的办法。”

盛至霆这才松开了她。

江雨眠向欧阳铄海走了过去。

保镖识眼色的把欧阳铄海头上的麻袋去掉。

他的脸色苍白如死人,一双猩红的眼睛从乱发里紧盯着江雨眠,被贴住的嘴巴发出低沉的吼叫。

江雨眠蹲下来,更近的端详他,慢条斯理的说:“阉割会让人脸色如此苍白么?”

保镖回答道:“除了阉割,外科医生还对他进行了肾脏摘除手术,捐给有需要的人。”

欧阳铄海双眼含泪,江雨眠蓦的笑出了声,“那还真是物尽其用。”

游艇已经驶进公海,盛至霆摆了摆手,保镖边将欧阳铄海吊了起来。

“呜!呜!”欧阳铄海头朝下痛苦的吼着,脚上被绑着铁块。

江雨眠笑着对欧阳铄海说道,“怕你路上寂寞,特地带来了你的儿子,你俩好在路上有个伴。”

说着,保镖抱来一个小麻袋放在江雨眠脚下。“呜呜!呜呜!”

听上去像是不要。

江雨眠在欧阳铄海睁大的眼睛里,接过保镖递来的狼牙棒,用打高尔夫的姿势对准了小麻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