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江雨眠盛至霆 > 第95章章婉不容易
 
她来过很多次f国,但从没有一次这么喜欢这里。关于小黑的那些阴影早已在巴黎这场流动的盛宴里烟消云散,当然,如果有戏演就更完美了,结果和沈薇羽一起去摩纳哥玩了一圈回到巴黎,

盛至霆竟然找江雨眠兴师问罪,甩手一张截图,是张婉可怜兮兮,言辞凿凿的找盛至霆告江雨眠的黑状。

江雨眠点开截图一看,顿时气笑了。

先是卖了一波惨,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家道中落自强不息的努力人设,然后画风一转,持之江雨眠和沈薇羽耀武扬威欺负人,放着高定不穿,要跟他抢一条80万的普通裙子,害他80万打了水漂。

江雨眠,一切不打印出来的,给盛至霆发消息,他dinner黑白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那条裙子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他瞧见我看上了就过来跟我抢。

此刻的江雨眠像个小孩子一样,委屈的不得了。

盛至霆回到,你一向不是都穿高定的吗?怎么突然对一条80万的裙子如此执着?

江雨眠回答,那时候我要送给林安娜的。

盛至霆……

江雨眠咬了咬嘴唇,打了个感叹号回去,你不信我?!

过了一会儿盛至霆回答,我不是不信你,我是觉得这种小事没必要跟他计较,不管你们是不是朋友,至少以前是熟人,但现在确实不容易,80万对于你来说,不过两个包对于他来说不一样。

江雨眠真是恨死了这种,站在上帝视角说话的人,什么叫他不容易,他自己知道不容易,还要拿80万来跟他一决高下?

江雨眠,憋着火没有发作出来,问道,那你把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盛至霆,回到,我不想听他,继续误会你,让人给他,送了条裙子过去,说是你给的。

江雨眠当场没被自己的好老公给气死,盛至霆这波操作是不是还觉得自己特别体贴,还觉得江雨眠飞一边喊着亲亲老公一边夸他做得好?

江雨眠忍无可忍地打出了盛至霆的全名。

盛至霆,你不知道事情发生的确切经过,就不要这样站在上帝视角指责我好吗?

我没有指责你,我是在解决问题。

这个问题用不着解决,他有损失是他自作自受!那裙子本来是品牌方借他的,他不会有任何损失,他非要在我们面前大众脸充胖子,非要跟我抢。这才造成了损失,能怨谁?你凭什么以我的名义给他送衣服?

你先不要生气,这件事情没有必要生。

什么叫没有必要生气,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来安慰我就算了,你竟然还背着我,给张婉买礼服?!

你不要用这种想法来揣度我好么?

我是在揣摩吗?你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好,你说的对。就按你说的办,我先工作了。

收到盛至霆的回复,江雨眠更气了,盛至霆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想法,他要的就是快速的解决问题。

谁受了委屈,是非对错,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江雨眠一人开手机,坐在那里一个人生闷气,思来想去,决定不和盛至霆这个混蛋。在一个屋檐下,当即收拾东西。

喂沈薇羽,我一会儿去你那儿,我跟盛至霆没办法交流了!

沈薇羽一头雾水。怎么了?前两天提到他还黑黑黑的,现在怎么求,要分居了。你先在那呆着,我去接你吧,这一国他乡的,别再出个什么事儿。

好,江雨眠,委屈兮兮的拿着电话。

江雨眠委屈地收拾着行李,东西还没收拾好,沈薇羽已经到了。

怎么了?忽然就过不下去了?沈薇羽倒也不着急,疑惑的瞧着江雨眠,好像是觉得江雨眠任性想找麻烦似的

江雨眠红着眼眶看着沈薇羽,怎么?难道你觉得我在无理取闹吗?

江雨眠摆了摆手,不敢不敢,江大小姐说什么都是对的,不过你还是告诉我,盛至霆把你怎么了吧。

江雨眠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张婉竟然找盛至霆告状!他竟然说是,我放着高定礼服不穿,偏要去跟他抢一件普通的衣服,害得他丢了80万。

沈薇羽一提,张婉就火大,他也真够有脸的,自己蠢的跟什么似的,赔了钱,不悄悄的,还有脸来找你老公告状。

你老公怎么说?沈薇羽问道。

江雨眠继续说道,他竟然说。张婉不容易,80万对于我来说,跟对于张伟来说的意义不一样。

合着他只是有点怪你的意思了,沈薇羽帮着江雨眠一起收拾东西。

不仅这样,他竟然以我的名义送张婉礼服!

此言一出,江雨眠和沈薇羽都气的不行。

这下张婉可是得意了。

江雨眠提起箱子站起来,可不是吗?狗男人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完全不在意我的感受,走,我到你那儿去。

江雨眠沈薇羽一起去了沈薇羽的住处,沈薇羽在这边有朋友,专门让人在这里租了一套房子,江雨眠来出倒也挺宽敞。只是一进屋,她就看到了一大堆酒瓶子。

这都是你来了以后喝的,江雨眠指着酒瓶子,难以置信的问沈薇羽,沈薇羽耸了耸肩。没办法,不会睡不着。

江雨眠认真的看着沈薇羽,把手抚上他的肩膀,停顿了几秒,说了去,好今晚我陪你一起喝,沈薇羽笑出了声,我以为你要劝我不要喝酒了呢,怎么是陪我一起喝,你就别喝了吧,你那酒量。

我老公都给别的女人买裙子了,我为什么不能喝几口酒?江雨眠胡搅蛮缠道。

行行行,带给你了,给你喝呗,那么茶的酒量还要问我要酒喝,看你一杯倒,沈薇羽碎碎念着,把酒拿出来。

晚上闺蜜二人坐在了酒桌前,江雨眠才郑重的问沈薇羽,你是怎么了?别什么话都闷在心里,有什么都跟我讲讲,好吗。

沈薇羽羊头喝了口酒,摇头笑了笑,如果讲一讲就能改变什么的话,我宁愿抢上三天三夜,但是这些年过来,我何尝不知道,很多事情讲是讲不通的。只能让他在心里发酵腐烂。

江雨眠凑着没伸手,我说沈薇羽的手,是不是李小涵那混蛋又找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