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江雨眠盛至霆 > 第98章优雅如油画
 
对面安静了一会儿,回复,知道了。

贝壳重阳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散发着光芒,作为助理他竟然开始教自己的老板谈恋爱了。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使命感笼罩着他。

江雨眠果然是不胜酒力。没喝几口就感觉到有些上头。沈薇羽倒也不笑话他。你确定今晚不回去?

确定

沈薇羽笑了笑,你们的感情还真是越来越好了,江雨眠不解何以见得,沈薇羽说的,感情不好你怎么敢,有脾气。

江雨眠撇开了脸,不愿回答他这个问题,沈薇羽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却收到了条,却收到了一条有意思的消息。

呦,章婉被打脸了。

章婉在微博上面发了一张穿着心理服的照片配了句谢谢你。

底下评论呢,都是猜测,是她男朋友送的,这个小婊子,竟然不澄清,回了个笑脸,让人臆想连篇。

然后呢,你家老盛,可能是专门嘱咐了盛世的官方,去给他评论。

盛夫人表示,你喜欢就好,可爱笑脸。

那边的章婉,先是一蒙本来盛至霆送她礼服时说是江雨眠送的,他还不相信,觉得是盛至霆的说辞,可他这样一强调,他忽然觉得自己错了,这件礼服就是江雨眠给他,用来羞辱他的,他竟然还将他穿出来发了微博,章婉气不打一处来,正想着要删照片,发现评论区炸了。

这位国际影星呢!也太装了吧,明明是圣夫人送的礼服,在这里不点说是谁,还故意让人以为是男人送给他的。

人家圣夫人拿你当朋友,你却连名字都不给人写!你却这样对待人家,简直是塑料

胜夫人,我送你80万裙子,竟然连姓名都不配拥有。

故意博取关注!人品问题,脱粉了!

哈哈哈哈,干得漂亮,不愧是我老公,江雨眠看着这些消息赞不绝口,沈薇羽玩味的说,刚才不是还气呼呼的,不愿意原谅人家吗。

当然不能那么轻易的原谅他,我就是这么一说。江雨眠傲娇地把脸撇向一边。

我看,盛至霆的认错态度还是不错的,你看差不多就放过他这一回吧。沈薇羽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平静了许多,江雨眠撑着脑袋,又喝了两口酒,你哪里看出来他的人错了?他跟张梦婉来往,这是件大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时候沈薇羽的手机响起来,是周扬的电话,喂沈大小姐,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搅你。

沈薇羽淡淡道。不打扰,我还没休息,有什么事吗?

于是周洋说道,哦,您还没有休息啊那夫人是不是也还没有休息?

沈薇羽看下江雨眠闺蜜二人多年的默契,眼神一对便知道是什么意思,沈薇羽说的,江雨眠呀,他心情不好,睡得很早,你要是有什么事,明天再找她吧。

江雨眠对着沈薇羽竖起了大拇指,可那边的周洋竟bring不了,哎呀,那也没办法了,我现在正送顺总过去呢,大约还有10分钟就到您楼下了,一会儿麻烦您开个门。

沈薇羽愣了愣,酒也醒了不少,盛至霆已经来了?都这么晚了。

周洋回答道是呢,马上就到,您不用担心我们带上夫人就走。

好吧,我知道了,沈薇羽挂了电话,江雨眠紧盯着他,怎么样,那边怎么说?

沈薇羽放下手机,耸了耸肩,还能怎么说?你老公这要来抓你了,还有几分钟就到。

江雨眠收了收脖子,直奔梳妆台。

沈薇羽失笑到你干什么大晚上的化妆?

这个节骨眼上,我不能邋邋遢遢的出现在他面前,补一个他看不出来的妆,你刚才是不是说我在睡觉,那我装睡好了。

沈薇羽看到江雨眠这样,忍不住想笑,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吗?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江雨眠在脸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粉,点了一丁点儿,染唇液让嘴唇看上去,色泽动人。然后快速的跑到沙发上拢好衣服和头发,优雅的躺下,还摆了,一个优美的姿势。沈薇羽,你快帮我看看,衣服哪里皱的不好看。

沈薇羽走上来,帮他把衣服的褶皱都打理好,插着手臂说道,没有哪里不好了,简直跟油画似的,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沈薇羽无奈的过去开门。

周洋在前头,跟沈薇羽打招呼,有些抱歉的鞠了一躬,然后让出身子给盛至霆。

沈薇羽从盛至霆的脸上可以看到。从容。而自然,他相信江雨眠不会因为这件事对他心存芥蒂,只是在宣泄女人的小情绪,但他的神情却丝毫没有,因为这样而变得敷衍。他知道这是江雨眠的小情绪,但他愿意为此买单,如江雨眠所愿,进了门之后的盛至霆看到了在沙发上躺姿优美的江雨眠。

微卷的头发铺散开来,呈现出绝美的姿态,精致的睡眠使江雨眠看上去像童话故事里等待被王子吻醒的公主,就连衣服上都没有一点难看的褶皱。唯一有一点,就是这位公主的睫毛微微颤抖,显然就是在装睡盛至霆俯下身子,轻声道,该回家了。

江雨眠样妆被吵醒,有些不悦的,捂住了耳朵,盛至霆看到了,低低一笑,将她打横抱起。

你干什么呀?江雨眠的声音,绵软还带着些不满。

盛至霆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错了还不行吗。

江雨眠心里甜酥酥的。扩散开,睡觉不由的勾起,小声嘟囔着本来就是你错了

“好,你说什么都对,那我们回家好不好?”盛至霆看着她低声说。

沈薇羽和周扬都在不远处看着呢,她也不好让盛至霆没面子,于是骄矜的点了点头,“也行。”

“多谢夫人体谅。”盛至霆轻声说了一句,而后抱着江雨眠向门外走去。

“叨扰了,不好意思。”盛至霆对扶着门的沈薇羽说道。

沈薇羽摆了摆手。

重新恢复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沈薇羽一个人。

她坐在餐桌前继续喝酒,想起刚才盛至霆对江雨眠的那幅无可奈何的样子,不又勾起唇角笑了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