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江雨眠盛至霆 > 第117章江雨眠眼睛一热,百口莫辩
 
骤然升高的温度,烘的两个人额上都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盛至霆似乎在刻意隐忍着什么,眼中有一团化不开的墨,仿佛随时都要将她吞没,却慢条斯理,仿佛要一点点的拆开她,一点点的品尝。

江雨眠意乱情迷,却也不甘落后,一双手相当不老实,解开他的衣扣。

两个人眼神勾着眼神,鼻尖抵着鼻尖,似急不可耐,又似百般忍耐。

缠绵间,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江雨眠看过去,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妈。

是凯莉,百分之一百是为了盛星辰的事情。

难以忽视的坚硬令她脸颊猛地烧红,她不得不看回盛至霆。

手里还勾着她的肩带,他哑着声音,“凯莉有什么事么?”

江雨眠当然知道她有什么事,但是现在说,似乎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江雨眠困难的说。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终于停了,那噪音简直快把两个人的氛围浇灭,好在热度够高,箭在弦上。

手机再次响起来。

是谭小宁。

盛至霆的视线落在她的手机上,眉头微缩,“那又是谁?”

江雨眠彻底没感觉了,她低着头欲言又止。

“是喜欢星辰的一个女孩子。”江雨眠低声说。

盛至霆也在听到‘星辰’两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时候眼神恢复清明,甚至是淡漠。

“然后呢?”他声色寡淡。

江雨眠抿了抿嘴,自觉地从他身上下来,一边给自己把肩带挂回肩膀,一边说道:“前天我一下飞机凯莉就来接机了,为的是星辰的事情,然后昨天早上我就和凯莉一起去看shou所看星辰了,他看起来情况非常糟糕,还有自刹倾向。”

盛至霆撇过头,伸手把自己敞开的衬衣扣子扣好,“你想说什么?”

江雨眠心底一颤,不行,这样还不够。“谭小宁是海城谭家的二小姐,她很喜欢星辰,看到星辰那样回家就吞安眠药了,她父亲急的不得了,百般求我。”

盛至霆呼吸归于平缓,这大概是可以开始正色起来说事儿的时候了。

江雨眠正色道:“之前的事情,星辰也是一时冲动,现在欧阳铄海人都没了,让星辰还在牢里给他的手赎罪也没什么意义,你觉得呢?”

盛至霆眉头紧锁,“让他在牢里从不是为了给欧阳铄海那个渣子赎罪,而是让他为了自己的冲动差点害到你赎罪,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我已经原谅他了。”江雨眠就等盛至霆这句话了。

盛至霆瞬间像被触了逆鳞,“是不是他做什么你都可以原谅?”

没等她说话,盛至霆继续道:“你对他关怀过度了江雨眠。”

江雨眠顿时把想说的话憋回去了,“你什么意思?”

盛至霆目视前方不看她,咬着后槽牙。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么?”

江雨眠一下子火就上来了,把手边的包一摔,“你说清楚。”

盛至霆嘲讽的点了点头,“好,这是你要求的。”

说着,盛至霆从手机里翻出一个邮件,直接转发给了江雨眠,开门就下车了。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江雨眠一个人坐在车里,瞬间鼻头一酸。

手机很快显示收到了那条邮件,江雨眠打开了就看。

邮件点开的瞬间,江雨眠睁大了眼睛。

这……

竟然是她和盛星辰在抱在一起的照片?!

她的第一反应是这绝对是假照片,但紧接着,照片周围的环境让她的记忆突然闪回。

那天她察觉到盛星辰很可能想不开,冲到了江时代的楼顶去找他。

结果他就在江时代楼顶准备跳楼。

那天他穿了一身白色的衬衫,楼顶上有秋千花毯子童话书,彩色灯网,她的脚被钉子伤了以后盛星辰立刻从楼顶边上跑过来问她,为了救他她紧紧的抓住了盛星辰,而后他抱住了她……

江雨眠全都想得起来,但顿时哭笑不得,她当时是为了救他啊,这照片拍的刻意没有拍到远处,看不出是楼顶,只能看到他们两个抱着。

简直不堪入目,江雨眠看了一眼就觉得遭到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不知道盛至霆看到的时候怎么想。

但让江雨眠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张照片是谁拍的??

当时楼顶上还潜伏着一个拍照的人?

想到这里江雨眠就感到不寒而栗,真的太恐怖了。

盛至霆收到这封邮件肯定不是刚刚的事,他是收到了查过不是假照,却没有来找她对峙。

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心理没有找她,但江雨眠猜测,他本来是相信她不是出于过分的意思去拥抱盛星辰的。

而刚才她为盛星辰开脱,请求他救盛星辰。

无疑就是在自证她和盛星辰有问题,盛至霆这才忍无可忍的拿出邮件。

江雨眠把邮件关掉,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件事清者自清,她不能背上这个婚内出轨小叔子的黑锅。

江雨眠坐在车里打了个电话给盛至霆。

电话响了一会儿他才接。

他接起来没有说话,她放平语气解释,“那张照片实在江时代楼顶上拍的,当时盛星辰要自杀……我就……”

“你就展开怀抱送温暖?”他声音里带着令人讨厌的痞气。

“我没有要抱他!”江雨眠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的解释有些苍白,“我当时只是拉住他,然后他……”

对面冷笑一声,“嗯,继续。”

江雨眠顿时觉得颜面无光,盛至霆这态度就好像再说,你编,你接着编。

“他当时想死,难道我要一把推开他么?”江雨眠咬牙。

“你还有什么事么?”他的声音已经明显不耐烦。

江雨眠眼睛一热,只觉得百口莫辩,“我对他没有别的感情,拍那个照片的人,发这样的邮件给你,你是做娱乐圈的,你应该知道那个人的用意是什么,你相信他,不就是正中别人下怀么?!”

盛至霆声线清冷而沉稳,“我当然知道发邮件给我的人意欲何为,所以我一直没有把它拿出来质问你,现在我只问你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