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江雨眠盛至霆 > 第120章我不喜欢撒谎
 
江雨眠挑眉道:“温先生和苏婷什么时候订婚啊?”

盛至霆眸光一滞。

江雨眠勾起唇角,轻巧的想唱歌,“别订了。”

盛至霆:“……”

江雨眠撑着下巴,眼眸灵动起来的时候,又是少女本色。“温先生既然要献出余生,那就和我结婚好了。”

盛至霆一震,婚姻大事,在她说来的口吻,就好像再说今天的作业忘记写。

“雪曼,你还没成年。”

江雨眠笑道,“那就先订婚啊,订婚的时候把你前妻,苏婷,都请来,所有的前尘往事,我就都一并原谅了。”

盛至霆叹了口气,站起身摸了一下江雨眠的头,转身离开了。

江雨眠看着盛至霆离开的背影,苦笑出声,越笑越像哭,索性捂住脸不笑了。

在医院住了很久,江雨眠才发现自己住的是精神病医院,不由笑自己不该自己咒自己发疯,这下可好,真的疯了,且不知道是别人觉得她疯了还是她真疯。

温暖每天下课过来陪她,盛至霆则没再来过。

“你哥被我吓跑了么?”江雨眠接过温暖递的橘子,掰开来和她一人一半,“他最近在忙什么。”

温暖撇撇嘴,“忙苏家的事情,苏家难缠,和苏婷一样不讨人喜欢。”

“哦。”江雨眠吃了瓣橘子,觉得味道不错,都说得了精神病是要厌世的,但她现在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有病,橘子好吃,闺蜜可爱,阳光明媚,渣男盛至霆对不起她的每一天,都值得她好好跟他拉锯战。

温暖嚼着橘子好奇的问,“你怎么吓的我哥啊,那天你把我支走,到底给我哥偷偷说了啥?”

江雨眠狡黠一笑,对温暖勾了勾手。

温暖更好奇的凑近,咀嚼的速度都不由加快。

“我让你哥娶我。”

温暖一听,噗的一声把橘子吐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

“你也太狠了雪曼,你是魔鬼么!?”

江雨眠轻轻笑着。

温暖笑着笑着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渐渐止了笑意,有些懵地问道:“雪曼,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江雨眠冲她微微一笑,“你觉得呢?”

温暖彻底没了笑意,“你……喜欢我哥?”

江雨眠摇摇头,“我可没那么想不开。”

温暖却听不进去江雨眠的话了,自言自语道:“怪不得苏婷想让你出国呢,那个心机婊,肯定看出来你喜欢我哥了。”

江雨眠有些茫然的看着温暖,眼前这个真的是温家人么?胳膊肘一直往她这里拐是砸回事啊?

温暖低着头,半晌,像是做出了什么巨大的决定。

抬起头,正正的对上了江雨眠的眼睛,郑重的开口道:“嫂子。”

江雨眠嘴角抽搐,“你别激动,你哥没有答应。”

“他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温暖急道:“如果不是他,你怎么会想起……”温暖闭了嘴,悻悻道:“反正他得补救,反正我讨厌苏婷,请你们快点结婚,原地结婚,气死苏婷和于枫!”

江雨眠看着温暖好像看到了小孩子气的自己,结婚两个字说的轻巧不得了,正在江雨眠暗嘲自己幼稚的时候,一护士走进来,看到江雨眠的时候脸上带着那么些同情。

“江雨眠小姐……刚才景林医院来电话,说……”

景林医院,不是就是她妈妈住的医院么……江雨眠抬起头,听见护士继续说道:“您的母亲去世了,请您节哀顺变。”

……

景林医院,十三楼。

到处都是记者和扛着摄像机的,医院走廊里满是讨论这件事的病人和家属。

江雨眠立在母亲跳楼之前所在的病房。苍白的脸上没有眼泪,只木然的听着周围无关人等议论。

“那个就是她女儿吧?看着长得很像呢。”

“你还不知道吧,我听说她女儿也有精神病。”

“真的啊!啧啧,这一家子真可怜。”

江雨眠木然的往前走,却被警察拦在警戒线以外,“请不要破坏现场,谢谢。”

妈妈临走前最后待过的地方,已经成了调查现场。江雨眠只得站在警戒线之外,眼睛久久盯着妈妈在地面上用血写出的五个字。

盛至霆,我恨你。

江雨眠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咯咯的笑起来,这样的举动让周围的人更加相信了他们的判断。

盛至霆的音容浮上脑海。

我不喜欢撒谎……

如果我说我和你母亲之间没有关系,你信么?

“哈哈哈哈哈……”郝雪笑弯了腰,好一个没有关系,好一个不喜欢撒谎,她的妈妈因为他自杀!死之前还要用自己的血写下恨他的话留下,他居然轻描淡写几句话把自己跟母亲撇的像陌生人一样干净。

江雨眠踉踉跄跄地离开,一路横冲直撞。

如果,她像她妈妈一样死去,盛至霆又会对谁说,他和江雨眠如何?

江雨眠站在楼下,拨开人群,也逐渐拨开了自己迷雾缭绕的心。

妈妈的生命,她的人生,对于盛至霆他们来说不过是蚂蚁一般的存在,他们有能力任意抹去,任意毁灭,也许看起来有一张悲悯的脸,会说上一句对不起让他自己心里好受,但归根结底,她们这种人的死活痛苦于他们而言,不痛不痒。

江雨眠绝望的扫视那些记者,妈妈可是自杀,就算她死前对盛至霆再多的怨恨,也不能伤盛至霆分毫,这些记者写下的稿子,大约会像九年前一样,被盛至霆抹去吧。

医院地面上盛开着母亲的血绽开的花,她心头也有一朵白骨狰狞的花盛开。

温暖哭着远远跑来,“雪曼!”

江雨眠望着温暖的眼睛晃了神,好像看到的是盛至霆。

他挺拔而高挑,立在那里,波澜不惊。

为什么妈妈粉身碎骨,命都不在,他却还能那样云淡风轻?难道说,他的命生来就更贵重些?

江雨眠心头的花开的如火如荼,在温暖的陪同下回医院,从头到尾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只静静的目视前方。

周围有很多人在说话,他们在数落她冷血,她还总能听到于枫和苏婷的笑声,可奇怪的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