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江雨眠盛至霆 > 第176章人间走一遭
 
想到这里江雨眠的脸顿时烧红,仿佛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一时间整个人快要炸掉,忍不住喊:“我从来都没有碰过!”

温暖噙着泪的眸光一滞,“那这张照片……”温暖抽泣着看向江雨眠,声音里有了些许欣喜,“是ps的?”

江雨眠咬着唇,目光几乎要把屏幕灼出一个洞。

可这照片并不是ps的,是她在酒店的照片!

发照片的人专门截到肩膀处,就好像下面什么都没有,看上去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江雨眠眼底血红,咬肌一抽一抽的,脑海里闪出赵杰离开时那诡异阴狠的笑,还有那句,你听过乐极生悲么?

大家都不过是人间走一遭,只带一条命,欺人至此,不如同归于尽!江雨眠整个人散发着戾气,一字一字的咬出来。

“是赵杰那个王八羔子!”

暴雨洗刷过的s市阳光灼眼。

江雨眠从梦中醒转,揉了揉眼睛,混沌的脑子在刺眼晨光里逐渐清醒,感觉浑身一阵酸痛。

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环境。

自己这是在哪?短暂懵圈后,她意识到,这是酒店。

旁边的枕头上扔着一沓人民币,她看的心头一颤,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骤然升起,难道……

她深吸一口气,把被子掀开了一个角。

这一刻,江雨眠脑中一片轰鸣。

她的视线落在那些痕迹上便无法移开!原来昨晚那个根本不是什么梦!

她呼吸急促起来,连胃都在颤抖,原来昨晚,她真的让人给……

那个衣冠禽兽!

江雨眠含着泪愤然坐起身,发疯般地四处寻找那个男人的踪迹,一直以来他扮演的都是资助她的善良商人,她对他心怀感激,感恩戴德,甚至傻傻地给他写信。

可谁曾想,自己奉为男神的男人,帮助自己,接近自己,竟然是为了这样龌龊的目的。

江雨眠找了一圈,什么都线索都没留下。她缩回炕上颤抖,欲哭无泪。

这世上谁都可以骗她,可她唯独接受不了他也骗她。

他到底当她是什么?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有钱就能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么?她的目光触及那一沓钱,凉意更盛。

她颤抖着的手,一件一件穿起衣服,浑身发冷,脑中满是舅妈昨天的笑脸。

小曼,资助你的总裁同意见你啦,高兴吧?快去吧……

快去吧……她现在回想起舅母说着话的嘴脸,好像在说,快去送死吧!

总裁秘书笑着为她打开车门,看她高高兴兴地上车,脸上笑意渐浓。

她哽咽的捂住自己的脸,回忆戛然而止,她怎么就信了他们呢?昨日因要见他而蓄起的满心欢喜,现在全都变成耻辱加倍的席卷而来。

“江雨眠!你怎么这么蠢啊!”她忍不住大叫,恨意在心口灼烧,她深吸一口气,把眼泪死死憋回去,烧的胸腔一阵闷疼。

目光再次落在钱上,她一边抓起钱愤愤地塞进口袋,一边把双肩包往肩上一撂,夺门而去。

“卧槽!他偷拍你睡觉么?你也是,明知道赵杰是畜生怎么可以在家裸睡啊!”温暖恬静清纯脸瞬间变泼妇,暴着粗口问候赵杰祖宗十八代。

温暖激动地说,“报警!一定要把他捉起来。”

江雨眠攥紧了拳头,本以为他们为了钱卖掉她已经够无耻,没想到他们甚至留下照片用来威胁她,交给警察都太便宜他们了,她要把这些屈辱一分不少的还给他们!

两日来所有愤怒都集于这一瞬,让她的身体像纸片一样抖动起来,即使现在她身上穿着衣服,想到自己的照片被发到了贴吧,她就觉得自己现在好像一丝不挂的站在学校里!

温暖见状,担心的按着江雨眠的肩膀,“雪曼你不要太担心了,吧务一会儿就会把照片删掉的。”话虽这样说,但这贴子在学校里影响有多大,温暖是可以想象到的,想到这里,温暖不由的鼻头一酸,为雪曼难过。

江雨眠轻轻推开温暖,眼睛失了焦,嘴里却轻轻说着:“我没事。”

温暖愣愣的看着江雨眠,“雪曼你……”雪曼这个样子,让她有些害怕。

“我没事……”江雨眠鬼使神差地,想着赵杰,脚便开始往前走了。

温暖担心她出事,又觉得不该在想发泄的时候拦着她,便默默在后面跟着她。

出了学校,江雨眠走进了学校附近的网吧。

温暖知道这里,江雨眠的表哥经常在这玩,预感到不好,她默默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江雨眠此刻整个头都在闷疼,网吧一楼找了一圈没看见人,脑中又是一阵轰鸣,不由呼吸困难,心脏紧缩的疼,疼快要攥出血。

那家伙现在在哪里偷笑呢?他是不是很高兴呢?

这么多年住着她妈妈的房子,花光她的抚养费,他当然高兴了。

让她陪别人睡觉他们拿钱,他当然高兴。

把她的裸照公布在学校贴吧让她成为全校的笑柄,他当然高兴!

她到底哪里得罪了他们,他们要这样毁掉她?

她血液上涌,理智消失,两眼一黑。

……

头晕目眩的黑暗里,飘来消毒水的气味。

江雨眠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医院白色的床和墙,以及坐在身边西装革履的陌生男人。

意识回归,想起之前酒店里发生过的事情,她对陌生男人有严重抵触情绪。

她猛的坐起来,盯着男人英挺的侧脸。“你谁啊?”

男人低头翻看她的病历,声音如碧波在空气里漾。“你的监护人被你扫地出门……”

教训的话,被他说出来,却好像带着那么一些赞许。

他继续说道:“现在,我是你新的监护人。”

监护人?江雨眠皱眉道:“非亲非故的,你凭什么?”

他微微牵起唇角,带了些许笑意,“赵杰跑了,我不是你的监护人,你要自己找他?”

这人还知道赵杰?江雨眠短暂的疑惑后发起愁来,舅舅一家子难缠的很,要是赵杰那孙子还有别的照片,再狮子大开口讹上她,她就更无计可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