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江雨眠盛至霆 > 第186章意料不及
 
回过头却看不见她们。

“雪曼,你在看什么。”温暖心疼的说。之前都是别人说雪曼生病了,可她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江雨眠有精神病,甚至觉得是苏家给了医院钱,让医院故意这样骗她哥,可眼下看来……

不……温暖打消自己的猜测,雪曼的妈妈才去世,她肯定是太过悲恸才会这样。温暖为江雨眠默默垂泪,回到医院之后,江雨眠坐在床上照镜子,说道,“温暖,你觉得我好不好看?”

温暖被江雨眠忽然的发问惊了一下,但还是保持着比较平静的神情,哄孩子一般哄雪曼道:“好看啊,你不知道,咱们班有好几个男生暗恋你呢。”

江雨眠笑了,“是么,把你化妆品给我好么?我想化妆。”

温暖依然迁就,“好,我去给你拿。”

温暖把自己的化妆包递给江雨眠,陪在她身边看她化妆,看着看着就哭了,刚刚丧母,却不哭不闹坐在这里高高兴兴的化妆,雪曼会不会真的像那些人说的一样……

疯了?

温暖一遍遍说服自己,雪曼只是因为太伤心了,她偷偷擦掉眼泪,不让她发现。但她抹泪的动作,江雨眠在粉底镜子里看的一清二楚。

江雨眠的心紧缩的疼,但手里一丝不苟的完成了这个妆。

盛至霆来了,他在走廊里,他的脚步声江雨眠一下子就能听出来。

江雨眠转过妆容精致的脸,笑盈盈的问起温暖,“温暖,如果我拿走了你很重要的东西,你会原谅我么?”温暖呆了呆,忍着眼泪笑了,“我最重要的就是你啊。”

江雨眠深深看了温暖一眼,握住她的手,“怪不得我这辈子过的这么惨,原来所有的好运都用来换了一个你。”

温暖笑出声,眼泪顿时不想流了。

盛至霆听说了江雨眠的精神问题严重了,满目的愁绪在进屋时换成了呵护小孩子一般的柔情。

“雪曼,哦?今天怎么化妆了。”

江雨眠瞧着盛至霆这样的神情,心里升起窃喜,很好啊,大家都觉得她疯了呢。

那么如果她此时此刻手中拿着水果刀,一刀一刀把盛至霆生生变成红色的,是不是比较符合一个疯子该做的事情呢?

不……她才不会那样对待妈妈喜欢的人呢。

江雨眠扬起头,一双眼睛里没有一点丧母的痛,只有天真无邪,就像一个孩童。

“哥哥,我想去山上看日落。”

盛至霆没想到江雨眠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脸上痛心难掩,她的神情让人不忍拒绝,他点点头,“好。”

温暖苦笑着,“好啊,我们一起去。”

“不要!”江雨眠像个任性的小孩子,“我要和我哥哥一起去,你要去,你找你哥哥。”江雨眠抱紧盛至霆的胳膊,一脸生怕盛至霆被抢走的模样。

温暖愣了愣,放下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手,点头附和道:“好……好吧,你找你哥,我找我哥。”

“怎么忽然想看日落了?”盛至霆同江雨眠往外走,忍着痛心,唇角勾起好看的温和微笑。

温暖含泪的眼睛望向江雨眠,只听见江雨眠道:“因为他们都说我妈妈死了,我妈妈是太阳,不会死。”

江雨眠和盛至霆从病房里离开,温暖伤心的大哭起来,雪曼她真的疯了。

车行上盘山公路,太阳在天边向西行进,车里放的是音色浑厚的大提琴曲,旋律绵长反复。红,金,青,三种颜色的云晕染天际,远方美不胜收。

江雨眠想,这世上如果有天堂,多半就是在那里吧。妈妈那么善良,一定会在那里过的很安详,但是妈妈等不到她了,因为,她得带着盛至霆,去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他们都该去的地方。

江雨眠看着车窗外,笑意轻浅,“温先生,你说你不喜欢撒谎,那你有没有骗过什么人?”

盛至霆开着车,眼睑微微一垂,沉默半晌,答道:“骗过。”

江雨眠笑意更浓,“你后悔么?”

盛至霆看着她含着笑意的侧脸,光影在她脸上柔和美好,可少女的眼神却在这一刻生生显出几分沧桑来,他眼中吃痛,应了声。

车身蜿蜒而上,山崖近在咫尺,江雨眠笑着点点头,猛地扑向了方向盘,车在转弯的关键直向山崖下开去,盛至霆意料不及,和江雨眠一同坠下……

剧烈撞击后江雨眠的大脑在轰鸣中失去意识,想到盛至霆在她的身边一起迎接她给他的结局,心口处,生出沉沉痛意,这是她意识消失之前,最后的感觉。

……

“温暖!温暖我求求你你让我看他一眼,我求求你。”苏婷在温家保镖的控制下毫无形象的哭喊。

温暖冷冷道:“苏小姐,你既然做了那样的事,无论我哥是死是活,你都跟我们温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我求求你……”苏婷给温暖跪了下来,“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害了你哥,我真的是因为太爱他了,你让我看他一眼好不好……”

温暖的眼泪浮上来,不是因为同情苏婷,而是因为心疼盛至霆。不等温暖开口让保镖把苏婷拉走,迎面走来几个警察。

“苏小姐,吴珊自杀案有目击者称你是最后一个离开病房的人,请随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不……我要见盛至霆,让我见他!不要带我走,不要……”

温暖不再看苏婷,转过头对着重症监护病房发呆,低声喃喃:“但愿上天有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哥,你一定要挺住……”

一周后。

死亡竟然是有感觉的?江雨眠整个人置身于黑暗,混沌中恍如初生,却像被压在一场深沉的噩梦中,久久不得醒转。

“江雨眠,你不知道,九年前,你生父丢下你妈的时候,你妈就已经患上抑郁症了,她喜欢上我哥,只是因为我哥和你生父的眉眼相似。”

是什么人在说话?

江雨眠在黑暗中隐隐约约听到了女人的声音,那声音缥缈如烟,好像来自上辈子似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