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恐怖末世:开局先烧十万亿冥钞 > 第1110章 永罚尸身的副作用
 
麒麟事件结束不久。
永夜内,稚女与其便宜师傅,正端坐在永夜茫茫空地当中发呆。
“师傅,你没出去永夜,怎么知道,外面必将大乱?”
“唉…”
老爷子听见师傅二字,心里总会抽搐一下。
它也没想到,逮到的一个天赋强悍的诡,是一尊夺取永罚尸身的主。
看着已经牢牢缠稳的因果线,它只能被动接受,唉声回答:
“永夜对于绝大多数来说,是只进不出的场景,没有机遇,永远只能待在里面。”
“也有极少数,掌握着能自由进出永夜的手段,这类诡异,往往活得久,实力还强,如今这极少数,全部出动,你说外面能不乱吗?”
稚女眼皮瞪得老高,望着一旁的空地若有所思,一副认真思考老爷子说话的表情。
“它们为什么出动,就因为那人类的契约诡异,踏上灭城?”
“不,人类契约祸国,对于它们都没有关系。”
老爷子冷哼,“我们诡,就是这点不好,从来不知团结,只要灾难没有降临在它们头上,就不会反抗。”
“那它们出去干嘛?”
稚女晃动着脚丫,眨着好奇的大眼珠子。
“有为了子明而去的,那缕残魂大补,可遇不可求。也有为了收服小弟出去的,还有夺斩马刀的,太多了,换句话说,那人类,让契约诡异踏上灭城,并无过错。”
“可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带出了太多,令诡垂涎的宝贝了。”
老爷子虽不感冒,但提及斩马刀和子明,心还是动了一下。
稚女不懂何为子明,何为斩马刀,只知道都是平常见不到的宝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反正这人类,有太多地方,吸引了那些强大的诡。
“那…师傅,我们要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
“等就对了。”
老爷子目光一直盯着最前端,四周围都是白茫茫一片,月光毫无顾忌的罩着它们全身上下。
稚女看不出眼前有什么,只知道这里还不如尸山有趣,连树都种不了。
“那师傅,你为什么那么怕永罚尸身,那到底是什么。”
“你不知道是什么,你还偷!”
老爷子气得挪开了眼,就为了瞪它一下。
太可气了,你以为触怒罚纹跟法律一样,还因为你年纪尚小,不懂事而减刑?
放屁!该怎么罚还得怎么罚!
“我就觉得它有用,之前跟你说过的,我哥傻乎乎的,脑子不灵光。”
“我看你也差不多。”
“呜~”
稚女假装哭泣模样,但并没有让老爷子心软,反倒是一巴掌拍它脑壳上。
“正常点,别跟老爷子我装。”
“很正常了呀,我要是不将永罚尸身取出,我哥怎么活?”
“你破道小诡,关心你哥堂堂一尊灭城?”
老爷子深叹一口气,又将目光朝向前端,无奈道:
“你们也是一对奇葩,当哥哥的把诡技给你,当妹妹的替兄抢夺尸身。”
“关键是,哥哥的脑子不行,根本不会用诡技,妹妹的脑子也不行,甚至不知道罚纹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
老爷子不知道怎么吐槽这对兄妹,一个聪明一个蠢,偏偏是蠢的那位,拥有奇门诡技。
反观这聪明的,脑子好使,但实力弱得要命。
一口气全靠诡技和罚纹撑着。
“奇葩才配得上师傅嘛,我要是平平无奇,现在早死在你的幻境里了。”
稚女眨着可爱双眼,还摇着老爷子的手臂。
“你就告诉我,永罚尸身有什么可怕的。”
“唉……”
老爷子闻言,又是深叹一口气,“你确定要知道嘛。”
“是你说,不知道的话,就不要出去的。”
“其实师徒之名可以留下,但你也可以选择不出去。”
“不出去我拜你干嘛?”
“诶你这妮子。”
老爷子愤恨道:“那你可别后悔,这罚纹的代价。”
“不后悔啊,给我哥的,有什么好后悔的。”
“但你哥可记不得你。”
“我知道啊,永夜嘛。”
“我是说,你就算出了永夜,也记不得。”
“?”
稚女安静的听着,它从来不知道,永罚尸身到底代表了什么。
只知道,这具尸身很强大,配上自家哥哥的强大体魄,能成为灭城里的佼佼者。
不至于拿着个奇门诡技,用都不会用,只能依靠它这个妹妹来指挥。
换句话说,以前它们一起的时候,哥哥是刀,而它则是操刀的鬼。
现在分开,其实各自的实力更强。
一个拥有操控自如的奇门诡技,一个拥有永罚尸身。
至于代价,稚女一直不知道,就知道不能出永夜,一旦出了,就会死。
现如今,听到老爷子知晓永罚尸身真正的代价,它的心,也跟着开始紧张。
“永罚指的是代价,你若是没有永夜的庇护,将会不死不灭,融入尸身当中,饱受永世折磨。”
“和不化骨等尸身不同,你这个罚纹,是无解的,就算是祸国,也解不开,一旦烙印上,你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稚女早有预料,听到这个结果,虽是有些后怕,但也能挤出一点笑容。
“明白了,也就是说,出了永夜后,我得万分小心,遵守你的教诲,不要被老天爷注意到。”
“你这妮子。”
说到这里,都没法将其劝退,老爷子也没有法子了,只能再次提醒道:
“你要是被发现,那尸身可是要被收回的,等于你哥没了诡技也没了尸身,可能成为全世界,最废的灭城。”
“为了哥哥,我不会被发现的!”
稚女坚定。
老爷子静静望着稚女,忽然一笑。
“刚跟你说,你会被遗忘,其实不是永夜的问题,这句话的意思是,尸身具有入侵性,你哥就算再强,在这么多年的抵抗中,也终将忘记,记忆里那些珍贵之物。”
“……”
尸身具有入侵性。
稚女从没想过会有这层副作用。
“你的意思是……哪怕以后我有机会摆脱罚纹,我哥也会因为被尸身侵蚀,逐渐忘了我?”
“不……”
老爷子张了张嘴,难以启齿。
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沧桑道:
“估计,它早已忘了所有事,成为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