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一章 一生中最不平凡的事
 
  其实,大多数人的一生都相差无几,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万里挑一,戈多也是那9999中的一个。

  自出生之后轮流被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到3岁。

  3岁后父母终于松了一口气,送到离家不远的幼儿园上学,每天上班送,下班接。而戈多成为一名幼儿园的学生,仿佛感觉受到了全世界的抛弃。

  再到7岁,不出意外的在家附近的小学上学,成绩不好也不坏。父母在亲戚面前也无甚光彩,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或者成绩好或者有特长或者两者兼顾,懊悔怎么没给孩子培养特长呢,怎么没给孩子上辅导班呢。于是又有了诸多课外的辅导班特长班来占据戈多的课后时光,让自己苦不堪言。结果却是特长不是特别长,学习不是特别好。

  13岁开始到离家比较远的初中上学,分到一个中等的班级,又叛逆又偏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就像是所有青春期的孩子一样。学习成绩也不高不低,所幸的是家长管的严格没有出去跟社会青年鬼混,也没有因为家中穷苦辍学回家打工。好赖不赖的混过初中。

  16岁通过中考上了一所不上不下的高中,不好不坏的班级。父母督促赶紧学习,补上之前拉下的上个好大学。可惜现实却是所有父母都是这么想的凭什么就戈多能进步。所以哪怕在努力也还是维持原来的样子,能跟上不掉队已经是万幸了。最后戈多凭借着不掉队从班级中游到了中上游。

  18岁时在父母的提心吊胆中戈多高考成了发挥正常,没有期待中的超常发挥。上了一所不知名的二本大学,父母庆幸不已,既没有去三本也没有去野鸡大学,没有专科。报一个好找工作的专业,从没想过自己喜欢什么,以后要有什么发展,一切都是随波逐流。

  22岁毕业,也没去考研,也没去考公务员,随便出去找了份谋生的工作。和专业完全搭不上边,只是谋生。小时候学的特长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书本中的知识也大多数还给了老师。

  24岁,父母让你赶快结婚,爷爷奶奶也想抱孙子。于是给你安排相亲,终于找到一个不讨厌的,两个人谈的平平淡淡。

  25岁的时候结婚搞得你身心俱疲,婚后生活也还是一如既往,反而多了些顾虑有了诸多问题出现。好在你顺遂着老婆的意见改变一下自己也就那样了。父母也说婚姻需要磨合,也就是双方要相互包容,双方不断改变的过程。

  戈多一被子就到这里了,因为剩下的他还没经历,不过不出意外的话也就是……

  26岁生子,开始为了儿子或者女儿奔波。

  29岁小孩上幼儿园,开始给他报培训班,原因就是老婆的一句话以及自己小时候的经历。戈多不想让孩子想是自己一样。

  35岁上小学

  。

  。

  。

  。

  。

  。

  开始重复着平凡的一生。

  不过戈多的一生在他25岁这天改变了,他意外做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一件比万里挑一还困难的事。

  你们说被电风扇砸中的概率有多大?百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还是一亿分之一呢?戈多在公司上着无聊的班的时候(这是他自己的原话)被头顶上摇摇晃晃的电风扇正直砸中了脑袋。戈多眼前一黑,啥都不知道了。

  我想这就是他这一生中最不同寻常的事了,虽然不是什么好运气,那也不是人人都行的。

  -------------------分割线-------------------

  当戈多再次醒来,他茫然的走在一条破落的街上,不记得自己究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甚至连自我意识都不存在,只是遵循着冥冥之中的指引向前走,周围似乎有人在对他低语,可能是说着他的坏话呢。

  直到戈多面前出现一个高高壮壮的警官。

  “嘿,比尔家的小子!”

  戈多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你是在叫我吗?”

  “不是你还有谁,老比尔难道还有其他儿子?那个家伙可真是不幸。”警官看上去有点不耐烦。

  戈多听着警官的话是并非自己的母语,自己却能听得明白。环顾四周不再是自己所在的城市,破破烂烂的。只有远方有些高层的建筑,风格却也不像自己原来的城市,白白的塔尖像是中世纪的教堂。

  戈多看着眼前的警官就像是自己心中对于警官的最符合的形象,大腹便便的样子。一看就是长期坐着不喜欢运动,本身又高又壮,在年轻的时候是一把好手,或者还有一个美貌的妻子,不过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孩子的降生变得发福起来,也有了皱纹,不似年轻时候的貌美。

  正在戈多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警官显得有点不耐烦的拍着他的肩膀“嘿、嘿,你小子在想什么呢!”

  “不好意思,警官先生。”戈多还想继续辩解,不料警官打断他的话。

  “要不是看在你老爹和我还有点交情的份上,一定给你一警棍,让你知道不回答警察问话的代价。”戈多看着警官身后的警棍一阵后怕。

  “不好意思,我刚才失神了。”戈多向后缩了缩身子回答道。

  “行了,别说了。跟我走一趟吧。”

  戈多发现其实这个警官并没有打自己的样子,只是做个样子,可能正如他平时那样,也许警棍都好多年没抽出来过了。

  “啊?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到警局再说。”他一挥手道。

  戈多又茫然的跟在警官先生身后,思考着刚才的问题。看着这个警官还算是和善,走路的样子一摇一晃,一看就不是很计较也没有强制带我走。不知道一会干什么,希望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话说回来,我到底这是在哪?我怎么来这里了?我是谁啊?我从哪来的?我去哪啊?

  好吧,我要去警局,解决了一个问题,还有4个问题等着我。

  正在戈多还在思考人生哲学的时候突然就撞到了前面的警官。

  “嘿,小心点,看路,我可不是你妈妈,没有奶给你喝,你已经成年了,不需要怀抱。”

  “对不起先生,我今天有点浑浑噩噩的。”戈多并不太害怕这个警官了,毕竟警察都是好人不是吗?而且他看上去更好。

  “的确,希望你一会能想起点什么。到了,跟我进去吧。”

  戈多跟着警官先生的脚步走进这个石质的三层警察局,有点像是刚才从远方看到的那个白色塔尖建筑,不过又有点不一样,因为没有白色塔尖。

  戈多被警官带进一个大房间,又从这个大房间的小门进了一个小房间。

  “你先在这,我去去就来。”警官对着戈多吩咐道。

  戈多只好站在这观察起来周围的环境。从窗户向外面看去,这座建筑明显与周围十分不同。周围都是一些最多二层的木质低矮房屋,只有这个警察局是三层的石头房子,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戈多摸了摸墙壁,看向窗边估计了一下厚度。嗯这么厚肯定冬暖夏凉。

  房间里面有一张小巧的办公桌,上面放着诸如水杯子、文件夹、电话机一类的办公用品。后面有一个老板凳,旁边还有一个小书架,里面大多是些文件,偶尔有几本心理学的书《犯罪心理学》《精神分析案例简析》《变态心理学》《侧写师》。看上去还都是新的,也不知道他翻过没有。

  门被打开,还是刚才那个警官进来。

  “因为你爸爸和我关系不错,让我来问问你这件事,不是什么大事,别担心。坐下吧,我问你答,最好详细一点。你可以叫我威尔森警官。”

  戈多看着威尔森警官挤进他的办公桌后面,答道:“好的,威尔森警官。”坐在了桌子前面的椅子上。

  “这该死的办公桌越来越窄了。真是怀念以前的大办公室,它就在外面,明明空着也不让人用,说是什么为了减少财政开支,防止警员腐败。妈的这和把大办公室改成小的办公室有什么关系,真是浪费。”威尔森摘下帽子,随手丢在办公桌上抱怨。

  他随意的半躺在那张摇摇欲坠的老板椅上看着戈多:“行了,说说你吧,什么情况。”

  戈多不太明白威尔森的意思只能回答说:“emmmm~~~我叫戈多,戈多·比尔博特。”

  “我知道我知道,小子,说重点。”

  戈多有点不明白重点在哪里,重点不应该是我为什么来了这里,这是哪吗?应该你告诉我啊?

  戈多只记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中了头,“什么重点。。。。。。Emmmmm。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戈多怀疑自己失忆了,这个可能是最好的解释。

  “啊?什么都不记得?真什么都不记得吗?我给你提示提示。”威尔森直起腰,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你和你父亲三个月前一起去迷雾海打渔,还记得吗?”

  戈多皱着眉头,努力回想威尔森说的这个事,好像和自己的记忆完全不一样啊。

  他无奈的摇摇头。

  威尔森看着戈多认真的道:“现在只有你一个回来了,而且过了三个月。你妈和你妹妹还以为你死了。”

  戈多努力的回想着:“蜜儿?”

  威尔森拍了下手,“对对对,你妹妹,你想起来了?”

  戈多摊开双手:“很抱歉警官先生,没有。我只记得蜜儿是我妹妹。”

  威尔森扶了扶额头,“噢,老天,你先回去吧,你妹妹在家等你呢。好好想想这些事,我过几天再去问你。”

  “还有,十分抱歉的告诉你,你母亲在3天前因为寒冷去世了。”威尔森右手在胸前连点4下,先左后右先上后下,做出一个横长竖短的十字架手势遗憾的说:“愿秩序与她同在。”

  “感谢你,威尔森警官。”戈多由衷的感谢道。双手自然的划出同样的手势。仿佛之前常常做,“愿神与她同在。”

  -------------------分割线-------------------

  走在街头,戈多还是感到很迷茫,只觉得有什么冥冥之中的感觉牵着她的鼻子向前走。戈多现在没想为什么这么走,他在思考威尔森警官的话,以及自己的人生哲学。

  在戈多的脑海中两个身份重叠在了一起,一个是现代都市生活的那个戈多,一个是警官大人口中的戈多。一方面想着那个平凡的自己,一方面想着自己的妹妹蜜儿。

  戈多不记得这个世界的父母长什么样,那只是脑海中的概念,人身来就有父母不是吗?不过戈多却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妹妹叫蜜儿,她是个好女孩,今年12岁,正是最美好的年华,平时就读于迷雾城第三通识学校,今年刚毕业。决定继续上迷雾城专业技术学校学一门技术,或者去迷雾城中心的高级学校继续学习各种知识,最终能找个政府文职工作,比尔博特家就算是翻身了。

  父母也都支持她去迷雾城中心的学校深造,以求能让家中之后的日子好过点,只是现在家中就要拮据点了。

  为此,今年年初的时候父母花光了所有积蓄在距离迷雾城靠近中心的希顿街区卖了一套小小的房子。

  这里再也不像刚才那样破破烂烂的样子,有了点城市的样子,石质的外墙,两层的连排小楼。虽然它真的很小,只有两室一厅,楼下是客厅,只能容纳一张沙发一张桌子,客厅旁边是厨房,也是十分窄小。楼上是两个卧室,一间大一点的戈多父母的,小一点的妹妹蜜儿的,戈多睡楼下的沙发。两间卧室中间是一个盥洗室,也不大,但是够用。

  就这也比最开始戈多和父母住的地方好多了。但是戈多还是觉得和他的价值不匹配。这里的房子不仅小还死贵,小小的房子竟然要90金镑,这还是戈多父母买的时候,据说现在已经涨到110金镑了。

  这里的房地产商真是黑到了极致,不说房子狭小,两栋房子之间没有一点缝隙,真是把土地开发到了极致。戈多甚至怀疑房地产商用一堵墙当做两间房子的墙壁,因为这里的隔音实在是不好,经常听到隔壁甚至是街对面的声音。

  又是对面的男人病的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一边是孩子的吵叫,一边是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房子后面河中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当真是人类的悲欢并不想通,戈多只觉得他们吵闹到了蜜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