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四章 三和人才市场
 
  清晨的阳光并没有照在戈多的脸上,并不是因为阴天,而是压根还没出太阳。

  虽说戈多并没有定闹钟,但是蜜儿明显没想让戈多睡个好觉。“昨天你还承诺说找个工作,今天怎么能就这样睡懒觉呢?”早晨不到7点蜜儿就站在戈多的身边叫戈多起床。

  “这也叫懒觉,这才不到7点。”戈多擦着睡眼,还有些不心甘情愿的起床。

  “这还不晚,我马上就要出门了。”蜜儿还是穿着昨天那套女佣装,掐着腰对戈多说。

  戈多有些诧异,“这么早?这天还没全亮。”

  “当然是去莱妮太太家工作了,她让我早点去。快起床洗刷吃饭,我做好了。”蜜儿看着戈多已经坐起来,穿好拖鞋,于是觉得自己成功的叫醒了戈多。走出房间下楼到客厅准备吃自己的早餐。

  没想到的是蜜儿等了好久还不见戈多起床洗刷,顿时有些生气,再一次走到戈多的床前,发现哥哥已经抱着被子再次进入了梦乡。

  蜜儿一把将戈多的被子掀起来,“快起床了,地震了!!!”

  戈多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冬日的寒冷穿透被子来到自己的是身边,一下惊醒过来。看到是自己的妹妹,不禁无奈的摇摇头,“你难道不知道掀别人被子很不礼貌吗?蜜儿。”戈多无奈的站起来,穿好拖鞋走向盥洗室。“哦~~~我刚睡着。”他呻吟道。

  “知道,所以第一次我没这么干。我还知道的是懒惰更不礼貌。”蜜儿看着戈多走向盥洗室理直气壮的说。

  “对对对,你是对的。我现在去洗刷。还有,懒惰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戈多并不觉得懒惰怎么不好,恰恰相反,聪明的懒惰能让人类进步。

  蜜儿没再反驳,只是看着戈多走向盥洗室,“快洗刷,我去吃饭了,好好刷牙。”自己则继续到楼下的沙发上吃着黑面包就着热水,当做自己的早餐。

  刷着牙的戈多还在想着昨天的梦,戈多突然不记得梦见什么了,就记得昨天做了个噩梦。戈多皱着眉头静静思索,“到底做了个啥梦呢,好像是觉得自己很孤独很寂寞。”

  梦就是这样,如果你晚上做了一个梦,哪怕记忆很深刻,早晨也有可能忘记。过几天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做过梦了。

  戈多洗刷完,回到楼下,发现妹妹已经吃饱了,收拾起昨天那个小书包,准备出发了。

  蜜儿指着桌子上剩下的一条切好的黑面包片和一杯热水,“你的早餐,我要准备出门了,今天第一天我要早点去。还是给你3凯特,够吗?”

  戈多很想说不够,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够了,昨天都够了,就是不知道今天老板管不管饭。”

  蜜儿拿出昨天戈多给他的一张1凯特纸币,两枚银币递给戈多。

  戈多还是没看清蜜儿到底怎么拿出来的,就像是昨天没看清蜜儿怎么收起来的。可能这就是女人的天赋吧。

  戈多也决定早一点去三和人才市场,希望能找个好点的的工作,不然万一都被人抢光了怎么整。今天好不容易这么早起来了,而且昨天睡得很早,让戈多精神很好。虽然做了个噩梦,但是并不影响戈多的状态。

  -----------分割线------------

  尼克今天就没那么开心了,因为他老婆又把他训了一顿。他的脸黑的和锅底一样,天上的几片白云好像还在嘲笑着他昨天的英明决断。这让他想起和老婆的对话,玛格丽塔指着他的鼻子一顿大骂:“还抢救性采摘,还今天有大风暴。你看看天上的有一片云彩吗?”

  “有,真有,你看那个不就是云彩吗?”尼克指着远处天边的一片云彩。

  尼克的狡辩并没有赢得掌声,而是赢得了一巴掌。

  “你看看昨天收的意大利面,有些都没熟呢,少卖多少钱?嗯?”玛格丽塔继续指着他的鼻子,“还有花那么多钱去雇人来收,花了多少钱,今年还能回本不?”

  “丰收之神啊,求你救救我吧。”尼克只能心里祈求丰收之神的神迹。丰收之神是几乎所有农民的信仰,毕竟农民最希望的就是丰收了。

  与此同时的是,尼克恨死那个天气术士了,那个叫什么阿曼尼的女法师,真是该死。也恨死了风暴之主宰没什么事发什么神经,让风暴刮到这里来。

  不过尼克也就只敢在心里以及口头上骂骂了。真的要是站在那个天气术士阿曼尼面前,只怕只会低头哈腰的求照顾,求着阿曼尼照顾自己的农场风调雨顺。更不要说风暴主宰了。

  -----------分割线------------

  戈多看着今天倒是很开心,不像是他昨天的老板一样黑着脸。

  戈多匆匆吃过早饭,去盥洗室摸了摸昨天洗的衣服发现还没干。只好又从自己父母的衣柜里找了一间旧的夹克衫穿上,继续带上昨天那顶鸭舌帽,穿上另外一条裤子,也是剩下的唯一一条了,如果今天还弄那么脏,就只能第二天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出门了。

  其实戈多家里确实还有点底蕴的,正常的渔民也许只有一人一件衣服,甚至一家人只有一件,谁出门谁穿。或许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像是昨天戈多看到的那些“人才”一样。

  走在路上,戈多发现路上的雪水已经少很多了,也许是太早,冰还没融化,也许是昨天的天气不错,夜里蒸发了不少。总之是没有昨天那么脏了。

  不过当他走到下城区的时候就庆幸了,“还好今天出门早,路上雪水还没融化,路上只有不多的肮脏,不然今天又要一身泥了。”

  戈多又来到三和人才市场,做到大厅里的小板凳上,仔细的寻找着合适的工作,完美的融入了“人才”大军中,从背后看上去一模一样。同样的抬着头,同样的鸭舌帽,同样的夹克衫。区别就在于戈多看上去那鹤立鸡群的眼神了。

  很快戈多找到了一个还算是合适的工作,是一份给炼金工坊卸货和搬运的工作。由于对“人才”有特殊的要求,所以并没有被人率先拿下,便宜了戈多。

  因为搬运的是玻璃制品所以要求工人干净卫生,特别是双手。在搬运的时候别留下手印。第二个要求就是手脚麻利。

  在三和人才市场想找到第二个要求的非常简单,第一个嘛,就困难了。这里的人谁会在意自己的卫生呢,能活着就不错。

  戈多感觉自己挺幸运的,第一天的工作不错,第二天干脆凭自己的优势捡了个漏。而且突然就接触到了炼金的领域,那是神秘学的领域,一点也不科学,戈多挺感兴趣的。但是这几天戈多为了温饱奔波没工夫去接触那些,也没机会!正常人也许一辈子也接触不到,接触最深的也许就是法力炉了。没想到的是今天就让自己碰到了。

  戈多记忆告诉自己“炼金工坊就是制造那些诸如法力炉,法力灯之类的地方。由炼金术士制作并且卖给有能力购买的人。炼金术士也就是法师的一种。”

  很快戈多就进入了昨天他看到的那道门见到了他的老板。一个有着橙色头发的女孩子,大概和蜜儿一样大,遮住耳朵的短发,披着一件长袍,就像是个魔法师。

  “呃~~~你就是我老板?”戈多很诧异,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女孩竟然是个炼金术士。果然人不可貌相。

  “哎~~~竟然真的有符合条件的,我还以为卢娜骗我。”那个橙色头发的女孩明显有点出乎意料。罗娜仔细的观察了下戈多颇有老板样子的说道:“这里还能找到手脚干净的,真是出人意料。我就是你老板,罗娜。你就叫我老板吧,我喜欢这个称呼。还有,你叫什么?”

  “额。。。好吧,老板。我叫戈多。”戈多看着面前的少女有点尴尬,心里想“你看看人家,年纪轻轻骨骼惊奇,就成法师了。你再看看蜜儿。嗯~~还有,再看看我。

  “既然如此,我们走吧。”罗娜从那个比她屁股高的椅子上跳下来。戈多一看,呵,还没蜜儿高。

  “等等等等,我们还要去交中介费呢。”戈多喊住准备出门就走的罗娜。

  “哈?啥中介费?”罗娜回过头仰望着戈多。

  戈多拼命想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嗯~~~大概就是你在这里找了工作或者雇了人就要交给这里的人一笔钱,作为他们帮你搭建平台的钱。”

  罗娜皱着眉头,“这还要钱?”

  “嗯哼。”

  “好吧,就从你的工资里扣。哪里交?”罗娜向戈多问道。

  戈多一下傻眼了,这还没谈妥工钱呢,怎么就扣上钱了。果然天下老板一般黑吗?平台双向收费,老板再双向收费,这一进一出就是一个亿啊。

  “额,老板,我们应该先说一下工钱的问题。”戈多厚着脸皮问罗娜。心中存在一丝侥幸,万一给的钱多呢?

  “嗯。确实,那就6凯特吧,我看外面好多工作都是5凯特。还有4凯特的,你看我大方吧。”罗娜好像大方的说道,其实心里算计的明明白白,给你6凯特,你要帮我交1凯特,和5凯特的工作一样。“我真是个小天才。”罗娜心中暗暗夸奖自己的聪明才智。

  戈多听到还算不错的工资,又想到也许不错的工作环境,最起码应该不脏。再加上自己对法术的好奇,大方的答应了她。“好。”

  “嗯~~~还有个事,你要是搬得时候打碎了一个,一天的工资就没了。”罗娜果然很有老板的样子。

  戈多只感觉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戈多带着罗娜去柜台交上中介费。罗娜之后就掌握了主导权带着戈多走出人才市场大门,向着戈多家方向前进。

  直到走到一个戈多路过多次的小店。门大概也就能过两个人,小巧的店铺里面能有2平米?上面有个小巧的招牌写着《罗娜的炼金工坊》。

  戈多惊呆了,还有这种炼金工坊,不应该是工厂一样的地方吗?不应该是实验室吗?

  “就这?”戈多感觉有点颠覆了对法师的想象,怎么罗娜这么穷困潦倒,住的还不如自己。“不是应该有一个实验室之类的地方吗?”

  “有啊有啊,在后面。这只是我的小店。”罗娜解释道。

  戈多这才释然。“这才对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