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六章 长工戈多的豆子汤
 
  其实这怪不了罗娜,老师莱恩交给她的东西她领悟的很好,“画画”手也不抖。奈何附魔的炼金物品就是不太完美,时而出些小差错。这是冥想法的问题,一是冥想法不适合罗娜,二是冥想法不适合附魔。

  莱恩只给了她这本冥想法,让她完成不适合的工作当然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至于为什么不给她合适的?莱恩也没有。冥想法很珍贵的,为了一个小小学徒不值得花大价钱购买,随便一本能附魔的就行了,反正也是挣钱的工具,好坏差距不大。所以莱恩就随便丢了一本研究塑能系下属火系魔法的冥想法给她。

  这些事罗娜当然不知道,她以为是自己的问题,所以除了狡辩以外还有懊恼。懊恼自己怎么这么笨,明明老师都交给自己了,还是出这种问题。

  这时候天色已晚,罗娜的工作完成了四分之三。她没有继续,而是停下来休息一下,恢复自己消耗过度的精神力,准备接下来一次性将剩下的路灯都附魔完。就可以完成今天的工作准备晚上的冥想了。

  这样的工作对罗娜并非没有好处。虽说劳动量过大,但是也能让罗娜的精神力更凝练,每次消耗完所有的精神力也能磨炼罗娜的意志,让自身能容纳的精神力上限得以提高。虽然不适合的冥想法限制了罗娜的发展,不过水滴石穿也有机会晋升真正的法师。到时候自己也是法师大人,而不是给人打工的小喽啰了。到时候自己也能通过找学徒来扩大炼金工坊,说不定能完成所有炼金术士的最终极梦想‘点石成金’。

  罗娜自付与凡人不同,自己是法师学徒,甚至有机会成为高高在上的法师大人。自己是不会去干一些杂活类活的,所以这才有了戈多的机会。所以颇有老板高高在上的架子,指挥着戈多搬上搬下。

  戈多越发的喜欢这个老板,除了有点脱离群众的傲慢之外。几乎是涵盖了一个好老板的所有要求。大方、指派工作不管过程、不瞎指挥。

  也许大方是出于法师的不同寻常的金钱观;指派工作以后就不管过程是因为自己还有更重要的工作;不瞎指挥是出于法师的傲慢。但不管如何,她是个好老板。

  “等一会就去问问还缺人不,老板。哈哈哈。”戈多坐在小板凳上手里把玩着一个从路边捡回来的石子,想把它盘出包浆来,心里美滋滋的想到。

  店里的东西他也不敢随便碰,只敢用眼睛看看,万一有什么神秘侧的东西自己不懂,结果害了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这个小店到了晚上还变的阴森起来。

  其实用眼睛看看也有可能惹上一些不好的东西,诸如诅咒、幽灵附身一类的。好在罗娜的小店没那么高端,没那些厉害的东西。罗娜毕竟还只是一个12岁的年轻学徒。

  戈多过了一段时间又听到罗娜在屋里面的呼喊,戈多走进去开始再一次的搬上搬下,看似随意的问:“老板,你们这还缺长期工不。”

  罗娜思索了一下觉得长期工的话可能会暴露法师的一些秘密,于是回答:“不缺。”

  戈多看罗娜有些犹豫,觉得还有戏,“嗯~~法师大人怎么能做一些这种乱七八糟的杂活呢?法师应该吧时间利用在更重要的地方,这才能体现出法师的宝贵不是吗?我想找一个长期工也能协助老板你做些不需要浪费法师时间的杂活。”

  罗娜轻轻皱了下眉头,心中想“这是在推荐自己吗?”

  戈多看到罗娜的神情,沉吟一下,又缓缓的说:“而且,时不时的聘用短期工更容易出现问题,比如手脚不干净,你知道的,在下城区很多小偷。长期工也能熟悉炼金工坊的流程,更有利于工作,不至于办错事。对法师来说聘用一个长期工的钱很少。”

  罗娜低头想了想,“嗯,也有点道理,但你能保密吗?”

  戈多看到罗娜态度有所转变,趁热打铁:“当然,老板你看我今天如何?”

  “的确。如果是一直这样的话我想我可以~~”罗娜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

  戈多突然明白罗娜的顾虑,这不就是闭门造车嘛,害怕法师的秘密传出去,然后让人人都是法师了,自己的地位不保。虽然保护了法师的高大地位,但是也同样限制了法师整体的发展。“放心好了,我从来就是个眼睛干净嘴巴干净的人。我白天会一边帮你看店,一边帮你做些脏累的杂活。晚上在完成工作之后也觉不和外人说这里的工作。”戈多用诚恳的眼神看着罗娜。

  “虽然你如此的担保,但我们还是要签订一份合约才行。”罗娜明显是同意了,“用来规定工作中不能干的事。”

  “没问题,老板。还有工资问题。”戈多对说服了罗娜感到很是开心,露出牙齿开心的笑着说。

  “当然。”罗娜在工资上并不打算为难戈多。

  “还有,老板。请原谅的是我需要回家告诉我的妹妹我在这里上班,不然如果每天都回去的太晚会令她感到担忧的。这里的工作看上去很是繁忙。”戈多看到还剩下不少的玻璃灯罩对罗娜解释道。“当然,我不会透露什么不该透露的事。”

  “就像你所说的。”罗娜拿起那支小毛笔,用眼神示意戈多出去。“明天中午吃完饭再来就行。”

  戈多心领神会,“那么,感谢您。”

  直到戈多听到远处钟声响了九下,他才看到那辆白天的大车来到罗那的炼金工坊前面。这时罗娜也刚刚完成了最后的附魔工作。

  路上已经冷冷清清,只剩下晚归的工人在慢慢移动,远远看去,像是一个个僵尸,看的戈多一个哆嗦。还有工作一天之后去酒吧放纵一下自己的单身汉,身上有着劣酒的气味,还有一丝劣质香水的气味。除此之外身无分文。

  车上下来白天的那个大叔,他一把推开倚靠在车门上的酒鬼,将他摔出去好远,还厌恶的在身上擦一擦酒鬼身上的呕吐物。口中骂道:“该死的酒鬼,怎么不冻死在路上。”

  “老板。”戈多敲敲里屋的房门,“车来了。”

  ······

  等到戈多回到家,看向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十点了,所幸罗娜的小店离希顿街不远,但是因为最后的搬运需要更加仔细,以免破坏附魔。所以用了更多的时间。

  戈多带着和昨天一样的战绩回到家里,8凯特。看着门口还没丢的垃圾,决定明天早晨再去丢。现在还是吃饭重要点。

  戈多看着家里的灯已经熄灭,心想蜜儿可能已经睡了。于是掏出钥匙悄悄的打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进入家中。打开客厅的灯光,看到桌子上还有一条切好的黑面包,一杯已经不热但是尚温的水,一盘豌豆汤。感到一丝家的温馨,“有个妹妹真好。”

  戈多做到沙发上,准备吃迟到的晚餐。不料还是吵醒了在楼上睡觉的蜜儿,她在屋里面轻轻地问:“哥哥?是你回来了吗?”显得还有些睡眼朦胧。

  戈多放下手中的面包,走到楼上蜜儿的门前,“嗯,你快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现在还不算晚,没关系的。”蜜儿从房门里走出来,穿着一身可爱的淡黄色睡衣,披着一床小巧的蓝色被子。

  戈多轻轻地笑着,“那好吧,满足你想看哥哥的欲望。我们去吃个晚饭,哦不,夜宵。”

  两人在桌前坐定,还是由蜜儿坐在沙发上,戈多委屈坐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

  “今天怎么这么晚。”蜜儿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害的我白白煮了豆子汤,都凉了。”表情像是一个审问老公的妻子。

  “今天的工作这不刚做完嘛。”戈多一边吃着切好的面包,一边对答。

  蜜儿端起那碗豌豆汤,走向厨房:“凉了,我给你热热,冬天不能吃凉的。”

  “谢谢!”沉吟一下继续说:“今天找了份长期的工作,老板人挺好的,我打算先干着。”

  “什么工作?在哪里?”

  “就是一份给炼金工坊打杂的工作。”戈多解释道。“在希顿街向下城区走的路上,叫‘罗娜的炼金工坊’。实际上是个小店,卖点炼金物品。”戈多吃着饭看着蜜儿从厨房探出脑袋。

  “那还不错,不过我听说法师们都很难相处。你可千万不要惹恼了法师。”蜜儿倚靠在厨房的门上对戈多说。

  “其实还好,她其实比你还小一点。对付小孩子总是容易点。”戈多浑然不在意面前蜜儿翻的白眼。

  “那你自己煮豆子汤吧,我要去睡觉了。”蜜儿翻着大白眼,走到沙发上拿起小被子就向楼上走。

  戈多惊了个呆,我这是又怎么招惹她了?

  还没等戈多反应过来,蜜儿都走到楼梯口了。“戈多,你再不来安慰我我就走进去睡觉了,明天早晨你也想自己做饭吗??”

  戈多还是没想到哪里说错了话,还以为是蜜儿吃醋呢。于是用上男人的通用道歉方法的说:“哦哦哦,亲爱的蜜儿,哥哥错了,是哥哥不对,我再也不敢了。”反正也没说到底哪里错了,就承认错误就完了。因为面对女人你永远不知道错在哪里。

  于是戈多听到了一声,砰~~~

  戈多实在是搞不明白到底哪里错了,难道这就是女人?只好闷闷不乐的吃着饭,喝着凉水,直到厨房传出来焦胡的味道。戈多在懊恼的冲进厨房关上法力炉。顺带刷了个锅,不然说不定蜜儿看见又说自己一顿。

  蜜儿在床上生着闷气,“还不来安慰我,还不来安慰我。你给我等着!!!”

  自己也闻到那股胡味,“哦,我愚蠢的哥哥啊。可怜我那一锅豆子汤。”

  第二天清晨,戈多又被蜜儿用粗暴的方式弄醒,这次连招呼都不打了。上次好歹还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呢。

  戈多本想生一下气,看到妹妹无辜的表情又生不起气来。只好悻悻的起床准备洗刷。心中想道“该不会还在生气吧,不会吧不会吧!不应该睡一觉就原谅自己吗?要是这么记仇以后可怎么过啊。”

  戈多看到妹妹为自己准备了刷牙水,挤好牙膏,心中安慰不已。“还是有妹妹好啊,就是今天的牙膏怪怪的。”

  楼下蜜儿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还是豆子汤,还是黑面包,依旧是热水,这是‘万变不离其宗’啊!

  “还是有妹妹好啊。”戈多看着早饭再次感叹,“哪怕是嘴上说着还是心疼我啊。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