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十章 所以?
 
  杰森又转头对着巴克说,“你也是,快回家吧,要赶海不赶海,要打渔不打渔,整天不切实际的幻想。”

  随后带着戈多站上了那条帆船,“怎么样,有没有特别的感受?”

  巴克紧紧攥着拳头,低头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忽然转头大步向着那边的棚户区走去。让戈多和杰森回头看了一眼,戈多淡定的看着他,摸了摸船上的桅杆:“没什么特别的感受。不过我觉得我可能会操作这个,就像是天生就会一样。”

  “嗯,你12岁就跟着你爸爸出海了,会这个很正常,这么说你还是回忆起来了什么?”杰森又开始双手抱胸,做出思考状。

  戈多又用力的皱起眉头好好回想,然后无奈的说:“事实上,并没有,杰森警长。”

  杰森也知道这个并不能强求,你让一个失忆的人去回想?不头痛欲裂就不错了,你还非要他想起来,能想起来还叫失忆吗?

  “那好吧,这个的确也不能急。你可以开着它去海上逛一圈,或者走一走回去的路,应该能有些熟悉的感觉。也许那就是你走过的路。”杰森还是失望的说道,语气有些低落。

  “我想我会的,我也很想知道我到底干了什么。”戈多表情严肃地说。

  “我还听说那些渔民还借了你家钱?”杰森好奇的问。

  “嗯,没错,不过不打算再去找他们要了,本来他们也还不上,难道把他们的房子也强占了,那我和巴克有什么区别呢?”戈多抬头看着杰森说。

  “那好吧,如果有需要,可以来找我。另外,如果有想起些什么,来警察厅向我汇报。我就不久留了,你自己在这里好好想想。”说完杰森带上他的帽子,下了戈多的船,往警察厅那栋白色的小楼走去。远远地能看到那白白的鹤立鸡群的建筑。

  戈多认真的考虑了杰森的话,还是觉得杰森警长太热情了,不像是一个每天忙于公务的警长。

  他继续在船上待了一会,认真的环顾了一下这个地方,想要寻找一点熟悉感,想要找到那天上岸之后的路线。

  一阵搜寻无果之后,戈多想起还有罗娜的工作没完成,于是又急匆匆的下船准备回店里,以免罗娜真的扣工资。

  回去的路上戈多再一次碰到了荷马,他看上去收获颇丰,遇到戈多笑吟吟的打招呼,“嗨,小比尔。”

  “你好,荷马大叔,又见到你了,今天看上去收获不错。”戈多也向这个看上去有颇多故事的大叔问了声好。

  “是啊,今天收获颇多,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哈哈~~”荷马还是很形象的摸了摸他本来就直不起来的腰。“听说你今天也不错?”

  “嗯,是的,没想到大叔你消息灵通啊。我刚刚要回了我的船。这还得多谢杰森警长的帮助。”

  “哎,这没什么,这地方就是闲言碎语多。老人家我也就有几个朋友,让我听来这些个事情。不过你可还是要小心啊,巴克不是什么好孩子,万一他不善罢甘休,你也要留一份心。”荷马放下背上的箩筐,对戈多说道。

  “放心吧,杰森警长说了,他们不敢的。”戈多反而安慰起荷马来了。

  “嗯,我还是不太放心那孩子,他太偏激了,容易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哎~~~”荷马真是有种杞人忧天的特质。

  戈多听到这话也觉得有可能,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万一做出什么事谁都没地方说理去,万一做完了还说上一句:“我就是烂命一条,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吧。”那可怎么办,杀了他也没法解决那条船的问题,我还打算去卖了它,卖了巴克也不值几个钱啊。

  于是戈多沉吟一会又对荷马说:“大叔,要不这样,您帮我留意着港口的船的事,要是有什么消息就去我家找我。这样我也能第一时间知道,您也就别担心了。到时候我再给您一些报酬,毕竟不能让您白忙活一场。”

  “的确是个办法,虽然没法解决根本问题,好歹第一时间能知道,也好解决。不过报酬就不必了,就当做报恩了。哎~~~”荷马叹了一口气,拒绝了戈多的给报酬的打算。

  戈多好像知道是无法说服荷马,但是他还是打算给荷马一点报酬的,“这样吧大叔,你知道的,我独自一人是没办法出海的,这里也没个人给我当水手。而且我也找了新的工作,不用每天风餐露宿,工资也稳定,还能攒下不少的钱。其实我是想卖掉这条船的,您再帮我找找谁想买新的船。到时候,卖了得钱也算您一份,当做中介费吧。”这个中介费戈多是心甘情愿给的,荷马当真是帮了自己大忙。

  其实平台收中介费无可厚非,毕竟是给了渠道,关键在于符不符合中介产生的价值。例如三和戈多就十分不喜欢,几乎5凯特就要收1凯特的中介费,还双向收费,真是吃人。

  荷马听后有些惊讶:“你要卖船?你说的也是,你现在也没法出海了。你这艘船可不好卖,这是贵族们用的,这个港口可没人会买。”

  “嗯?那西南的港口呢?”

  “那个啊,那里倒是能卖出去,那也得等我想想办法,找人问问。这个我倒是可以收你的钱,因为以前我就是做船只买卖的。哈哈。你也可以去不动产交易中心去看看,那里也有很多出售船只的,以及卖船的。我以前就在那里干。”荷马笑呵呵的点头道,好像能做成一笔买卖很开心。最起码比起打渔来赚得多。

  原来在政府干,怎么成了渔民?也许是喜欢这种生活,还是说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

  “后来,哎~~~”荷马又变成那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我妻子带着我从公司带来的公款跑了,要不是你爸爸收留,让我先住在你家里,我也就······”

  “先别说这些丧气话了,还是想想这交易吧。怎么样。”戈多打断荷马的诉说。

  “建议你卖船去不动产交易中心,毕竟那边正规一点,也有记录和保障,我已经不再是那里的员工了。帮你看一下船倒是没什么,都是小事。”荷马挥手答应下来。

  “那就谢谢荷马大叔了。真是太好了。”戈多也笑着说。

  “你家在什么地方,我怎么联系你。”荷马又问道。

  “希顿街777号,如果不在就去罗娜的炼金工坊,我在那里的工作。位置就在希顿街临近下城区的交界处。”戈多如实报出自己的住址,希望荷马能在出问题的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戈多回到罗娜的小店,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两个小时,这让罗娜很生气,狠狠的数落了戈多一顿,戈多自知理亏就默默的干活,把罗娜画完的灯罩搬到大车上。

  罗娜看到戈多这已付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的态度,也没处发泄,只好一甩门进里屋继续画画去了。

  戈多一看罗娜进去立马精神起来,开始考虑明天的行程。早晨去不动产交易中心,看看情况,如果有机会直接卖了,能卖多少是多少啊,不过最少也得90德本吧。

  下午继续来晒太阳,惬意得很啊。即将有一大笔钱进账的戈多很是开心。惬意的坐在小板凳上,身体倚着小店的门框眯上了眼睛,晒着傍晚的最后一缕阳光。

  戈多并不是很担心那个叫做巴克的法盲,对于一个21世纪的青年来说有困难找警察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信息的不对等让巴克根本无从反抗。况且他还不占着理呢?这让戈多完全不在意这些个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巴克别发了狠不要那艘船了给烧了。

  深夜的时候戈多走在街上,用心分辨着路在哪里,免得碰到了柱子,因为起了大雾。这里因为毗邻着迷雾海,夜晚经常会有大雾,一般来说第二天也就没了,老人们都说这是迷雾海里有东西跑出来了。实际上在那个天气术士看来就是迷雾海里的大雾被风吹过来了。

  等会到家,戈多发现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十点过15分钟了,蜜儿还没睡觉。戈多饥肠辘辘的吃着桌子上热乎乎的土豆炖牛肉。“今天竟然有牛肉?这么好。”

  蜜儿也摸清了戈多的工作作息,所以今天也就没再早睡,笑着看戈多吃东西,“嗯,对啊,今天我在莱妮太太家吃了土豆炖牛肉,真是美味,所以也想给哥哥尝尝。现在我们家又不穷。”

  “说的也是,一顿还是能吃得起的,真香。我快咬到我的舌头了。”戈多眯着眼嚼着牛肉,“好久没吃过了。”

  “这么说来很好吃吧,那哥哥的工资···”蜜儿抱着双腿低着头悄悄的看着戈多。

  戈多突然噎着了,急忙拿起桌上的水杯来,“原来在这等着我呢,我就说准没好事。”

  “不给。”戈多直接的拒接道。

  “你行!那你别吃了。”说着就准备收拾盘子。

  “别啊别啊,亲爱的蜜儿。”戈多拦住她,“我还没吃够呢,你做的太好吃了。”

  “你以为就凭你这几句话就能应付我这个小女孩了吗?”蜜儿掐着腰,恶狠狠的伸出右手。“还不赶紧交给我工资。”

  “哦~~~好吧好吧,蜜儿。你赢了。”戈多好像一下子明白了那天蜜儿为啥生气,随后掏出两张5凯特的纸币,交给蜜儿。

  “就这?”蜜儿接过来点了一遍。

  “你得给哥哥留下点钱啊,我明天有点事。”戈多委屈的说。

  “什么事?”蜜儿点了三遍那两张纸币,随后变戏法一样收了起来。

  “昨天我听罗恩警官说我们家有条船,你知道吗?”戈多继续吃起来那盘土豆炖牛肉。

  “知道啊,我见过,我就去过一次港口。”蜜儿坐下面对这戈多说。

  “今天我去看了看它,我之前都忘了。”戈多又停下讲话去吃了一口饭。

  “然后呢?”

  “我打算明天去卖掉它?”戈多平淡的说道。

  “卖掉?卖了干嘛?”蜜儿有些不解。那毕竟是一份财产。

  “你会开船吗?”戈多问道。

  “不会。”蜜儿摇摇头。

  “我也不会。”戈多看着蜜儿也回答道。

  “所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