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华夏小说网 > 木偶法师 > 第十一章 消失的‘白海鸥号’
 
  “所以不卖掉干嘛?等着下崽吗?”戈多报复性的说。

  “他要是不下崽你给我等着。哼!”蜜儿恶狠狠的说。

  “啊哈哈。”戈多打着哈哈,“所以只能卖了它呗,毕竟留着没什么用。你看蜜儿你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了,我也是。”戈多看到蜜儿眉头松开一点又接着说,“而且,如果卖掉,我们就有钱了,你就可以去高等学校上学了,到时候我们家不就翻了身吗?”

  蜜儿沉吟一下,“说的还有点道理。”蜜儿是真的希望能继续上学,她知道上学的意义是将工作时间投入到更加重要的未来,而不是现阶段靠着那微薄的收入勉强度日。

  “到时候我们能美一顿豆都吃土豆炖牛肉,腌西瓜。”戈多放下下手中的刀叉说道。

  “确实如此。”蜜儿没听到后来戈多说什么,她在想高等学校的美好生活区了,一脸的幸福感。

  “好,那我们就卖了她。”蜜儿突然的一声下了戈多一跳。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说服了蜜儿,毕竟是个小女孩。哈~~”戈多心里得意的想。

  “那我明天就去不动产交易中心登记一下买卖信息,到时候说不定就能有人找上门呢。”戈多对着蜜儿道。

  “那你打算多少钱卖呢?”蜜儿拿了一小片黑面包开始吃。

  “嗯。也许90德本?”戈多尝试着问一下。“我看那张船契上写得100德本,我们应该打个折。”

  “这么多?整整90德本?”蜜儿瞪大了眼睛。

  “没错,整整90德本。”戈多脸靠近着蜜儿肯定的说。仿佛在给蜜儿打气。

  其实戈多完全没必要,这时候的蜜儿早就掉到钱眼里去了。

  “你放开,我来。我明天去不动产中心,交给我吧,我要卖整整100德本。哼。”蜜儿直接包揽下了这个活。

  “你不是有工作吗?”戈多不想让蜜儿去,毕竟他太小了,万一受到欺负怎么办。而且看她这么小,人家万一不给她卖怎么办。

  “哥哥不也有工作吗,凭什么你去?我不能去?”蜜儿仿佛看到了金灿灿的金币在向她招手,说什么不放过这个机会。

  “我的工作是下午的,早晨有时间啊。你不是全天都没时间吗?不动产中心是政府单位,九点才上班。”戈多看着蜜劝说道。

  “明天我就去辞了,我要去上学。哥哥不是说要养我吗?”

  戈多被驳的哑口无言,对着一盘菜较劲。心中想的却是,“完了完了,一分钱也到不了我手里。”

  蜜儿看哥哥怂包的样子,得意的昂起脑袋,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我明天早晨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也没事。”戈多还不准备放弃,怎么也得给我点。早知道不和她说了,这个财迷。

  第二天的清晨蜜儿一早出门决定去辞了职,然后回来和戈多一起去不动产中心登记售卖信息。以希望早日的卖掉好去上学。

  她身穿着一件淡黄的长裙,脚底踩着那双小皮鞋,手里拎着一个小菜篮子,头顶一顶小红帽。怎么看怎么像是去给大灰狼送吃的的小红帽。蹦蹦跶跶的出门,迎接她的是早晨的第一缕阳光,虽然在戈多看来没有蜜儿的笑容美。

  蜜儿偷偷的在菜篮子里放上了昨天问戈多要来的船契,心里想的是“哼,瞧不起谁呢?我是谁啊?蜜儿,懂吗?我是小孩子吗?我今天就自己去把船卖了。哼,你别想拿一分钱,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以为能把我忽悠的团团转???就你???”

  于是开开心心的蹦跶在路上。

  在家的戈多因为昨晚睡得晚了点的关系才刚起来吃早餐。蜜儿刚走一会,就听得房门响起来,戈多在门内喊道:“谁啊?”

  “我是荷马。。出事了。。。”

  一听到是荷马,戈多就意识到自己的船出了什么事,于是快步来到门前打开门,“什么事,快进来说。”

  “哎~~~”迎接的是荷马的标志性的长叹,荷马没进戈多家,就站在门口向戈多快速的说:“来不及了,你的船不见了。”

  戈多大惊失色:“啊???不见了。巴克干的?”

  荷马点点头:“应该是,我听巴克的妈妈早晨说‘小巴克昨天晚上集结了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兄弟一起出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现在我估计着就是去偷船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该不是去迷雾海了吧。”

  戈多突然想起来昨天巴克在招兵买马去迷雾海,于是对荷马大叔说了此事。

  “完了完了,肯定是去迷雾海了,哎~~~这几个孩子啊!”荷马唉声叹气,让戈多有点烦躁。

  “我们快去港口看看,还能不能追上?”戈多急切的说道。他不是担心那几个蠢货,是担心自己的船啊。刚和蜜儿说了这事,就没了,蜜儿不给自己头锤下来。果然人类的悲欢并不想通啊。

  “来不及了,晚上去的,肯定不见了。昨天雾那么大,现在还上还没消,谁敢出海啊?找死不成。”荷马又叹息道。“估计肯定是没了,哎。可怜几个孩子啊。”

  “那我们也要去港口问问吧。”

  “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呢,毕竟你也是受害者。”荷马赞成的回道。

  “我们先去警察厅报案吧,有警察加入也好办事。”戈多建议道。

  “就按你说的办。”

  “嗯,我先留个纸条给蜜儿,稍等片刻。”戈多担心蜜儿回来找不到自己,就直接去把船卖了,万一船没了,那就闹大乌龙了。

  于是写道“亲爱的蜜儿。由于警察办案需要船作为线索,所以船暂时先不卖了,我跟着威尔森警官去港口办案,请不必等我。”

  急匆匆的戈多和荷马来到那栋三层的石质警察厅,问道前台的金发文员,“你好,请问杰森警长在吗?”

  “实在不好意思,杰森警长刚下班,现在由威尔森警官值班。”前台的文员看到是昨天报案的那个金发女人,“请问还是报案吗?”

  “是的,那麻烦找威尔森警官。”戈多听说是老好人威尔森警官,松一口气。

  “你直接进去就行了,他在屋里。”那个金发文员指指威尔森的办公室。

  “非常感谢。”戈多礼貌的道了声谢。急匆匆的向威尔森警官的办公室走去,荷马在身后跟的颇为费劲。

  戈多轻敲房门,里面传来威尔森那厚重但略显轻浮的嗓音,“请进。”

  “威尔森警官,你好。”戈多进门礼貌的轻轻鞠躬。

  “哦,小比尔啊,什么事要麻烦我吗?”威尔森一看是比尔,本来有些惺忪的双眼亮了一下,半躺的身形也微微直了一点,显得稍微重视了一点,然后大喊:“塞西亚,麻烦来两杯咖啡。”

  外面传来那个女声:“你就不会自己冲?”

  “这不是有客人吗,嘿嘿嘿。”威尔森警官解释。

  “昨天我和杰森警长说过这回事。威尔森警官您知道吗?要是知道我就不再赘述了。时间有点紧迫。”戈多急切的想要去港口。

  “没说过,哈哈,我不怎么关注这些的。你说说吧,不用着急,我认为好好说想想办法也许比干着急干坏事有用的多。而且你不能错过警察厅的咖啡。很不错的。”威尔森无所谓的说。

  戈多很赞成那句停下来想想办法也许比干坏事有用的多,有时候不帮倒忙就是最大的帮忙了。于是慢慢的将昨天的情况和盘托出。

  威尔森中途还接过外面那个文员塞西亚的咖啡,并给了戈多一杯:“尝尝,很不错,你只有在这里能品尝到了。经常来哈。”

  戈多可不想经常到警察厅去,这不是什么好事,他又不是警察。警察厅除了警察还剩什么,要么是受害者,要么是嫌疑犯。戈多不想当其中任何一个。

  威尔森听完戈多详细的话,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巴克和几个人失踪了?去了迷雾海?”

  “大概。还不确定,也可能是偷跑了。”戈多不确定的说道。

  “的确有这个可能。”威尔森赞成道。

  “不可能的,昨天雾那么大,出海肯定会迷失,不可能去别的地方的。”荷马在戈多后面说道。

  威尔森想了一下,说:“嗯,也是,那这个问题就简单了,失踪了几个渔民罢了,让罗恩和你去询问一下都有谁就行了。”

  威尔森摸了摸下巴,沉吟一下,抿了一口咖啡,“至于你的船,那肯定是没了,要不就找巴克他妈要。但是你又找不到巴克的人,没法确定谁偷的,这没证据的事警察厅可没办法帮你,除非你找到两个以上的目击者证明是巴克偷走的。那还算是个证据,现在巴克连人带船都没了,我们也没办法。”

  戈多心想这不就是警察的工作吗?“那可是要找证据还是要麻烦威尔森警官你啊。我去哪里找证据啊,刚才我也说了,我去港口那边,人们恨不得把我吃了。只能靠警察啊,您说是吧。”

  “说的也是,那就让罗恩和你去吧。”说完威尔森大喊,“罗恩,罗恩。”

  外面传来一声:“什么事,威尔森警官。”随后那名高高瘦瘦的警官出现在戈多的身后,又重复一遍:“什么事,威尔森警官。”

  “小比尔,你认识吧。”威尔森说道。

  “认识,前几天刚刚见过。”

  “你跟他去调查一下港口的失踪案,他路上再和你说详细情况吧。我就不在这里说了。”威尔森继续躺在他的老板椅上,抿着咖啡。

  “好的,没问题。”罗恩点头答应。

  罗恩又披上了那间明显宽大很多的警服,向戈多询问了具体情况。挠了挠头:“事情比我想象的复杂。我还以为就是失踪了几个渔民,毕竟这种事在今年显得见怪不怪。”

  戈多听得一愣:“这事今年多到什么程度。”

  “大概每个雾天,每个雪天都有的情况,因此我几乎每次都要去那个港口。熟悉的很。”罗恩解释说道。

  我说怎么那里的人都不喜欢我,原来这么多人受害?这可不是我害得他们,他们自己想去的,不关我事啊。

  路过罗娜的小店,戈多准备去请假,没想到的是罗娜直接给他放了一天假,理由是忘记了今天要去找老师上课,没和戈多说。令戈多一阵头大,也一阵庆幸,还一阵的心疼,心疼今天没工资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